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55期 2011年>> 文史杂谈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7/6
史林散叶(二十六)
俞剑明
 

     苏东坡的不合时宜
一天酒后,苏东坡捧着肚皮,问身边的人:“这里面装的是什么?”有人说都是诗文,东坡摇头;有人说尽是机关,东坡又摇头;他的爱妾朝云回答:“是一肚皮的不合时宜。”东坡微笑颔首。
     苏东坡21岁进士及第,头顶耀眼的光环登上了历史舞台。他步入仕途的路走得太顺了,不免有些年少气盛,桀骜不驯。更要命的是他抱定读书人的良知与操守不放,在波涛汹涌的宦海中不会见风使舵,更不屑指鹿为马。连他自己也觉得“受性刚褊,黑白太明,难以处众”。王安石变法,他持不同政见,多有诗作讥讪。“老翁七十自腰镰,惭愧春山笋蕨甜。岂是闻韶解忘味?迩来山中食无盐。”这是对新盐法的嘲弄;“杖藜裹饭去匆匆,过眼青钱转手空。赢得儿童语音好,一年强半在城中。”这是对青苗法的讽喻。待司马光入朝要彻底废除新法,他又站出来反对,说新法有不少可取之处,应当“校量利害,参用所长”,不可全盘否定。
     这样的不合时宜,注定他会在政治生涯中四处碰壁,也注定他要成为宦海中一片沉浮无助的漂萍。他的一生时起时落,但大部分的时光是在贬谪与流放中度过的。晚年的苏东坡,回首一生,不无感慨地给自己下了这样的评语:“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黄州(今湖北黄冈)、惠州(今广东惠阳东)、儋州(在今海南),都是他的贬谪之地。
     精神和肉体的磨难,给了苏东坡思想上的滋润。如果说他早期的诗文大多是才情的挥洒,那么,他后期的艺术作品则是思想光华的绽放。如果苏东坡的人生之路一直春风得意,一帆风顺,那么,中国文学的花园里便不会再有“淘尽千古英雄”的长江之水;不会再有“徘徊于斗牛之间”的东山之月;中国书法的长卷上,也不会再有酣畅淋漓的寒食笔墨。
     苏东坡以其切身的体会说过这样的话:“秀语出寒饿,身穷诗乃亨。”没错!仕途蹭蹬,人生坎坷,是文人的不幸,却是文学的大幸。


     欧阳修的丑与美
    北宋文坛,人才济济。文坛盟主,欧阳修也。
    欧阳修的诗词在北宋风靡一时,散文数一数二。善弹琴,好金石,能弈棋,是“文人书法”开创者。他主修《新唐史》与《新五代史》,是名重一时的史学家。他曾官居副宰相,举荐了众多人才,如包拯、富弼、韩琦、文彦博、王安石、司马光、曾巩、三苏父子……有“北宋伯乐”之美誉。
     欧阳修举荐人才,纯粹出于公心。宋仁宗请他选接班人,他推荐了三个人:王安石、吕公著、司马光。此三人,与欧阳修私交并不好。王安石虽是他的学生,但放任不羁,自比孟子,说老师是韩愈;吕公著因反对范仲淹,迁怒欧阳修;司马光则对欧阳修有非议之词。但欧阳修却不因私怨而埋没人才,即使在现在,这样的干部路线也值得称道。
     欧阳修的仕途,由于他的为人正直而屡遭挫折,被贬官至滁州,迁亳州,住颍州,但他忧民之忧,乐民之乐,政绩可书。
     欧阳修长得很丑,身材矮小,脸色苍白,高度近视,唇不包齿,在当时的文人中,很难挑得出有比他长得更丑的。以致风流宰相晏殊初见他,十分惊讶地说道:“原来是个目眊瘦弱之少年。”说完,扬长而去。
欧阳修尽管长得丑,但他娶的三房夫人都是如花似玉,而且都是“官二代”。第一房夫人的父亲是胥偃,翰林学士兼汉阳知州。胥小姐命薄,18岁去世。欧阳修续娶杨氏,亦高官之女,可惜嫁后一年也去世了。他鳏居两年又娶薛氏,其父官职更大,位居户部侍郎,相当于现在的财政部副部长。
    长相难看的欧阳修缘何屡得丈人、美女青睐?因为他文章写得美,而文章是文人的第二张脸。他写的《秋声赋》、《醉翁亭记》、《朋党论》、《六一诗话》……哪一篇不是脍炙人口的美文?他写的小令也显缠绵之美:“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青衫袖。”他的小令被四处传唱,成为当时歌伎最喜欢的曲儿。
     欧阳修不仅诗词文章俊美,而且精于书法,擅长古文,在弹琴、品画、饮酒、喝茶、弈棋之间也显示了极美的情致。如此多才多艺的文人,样子长得丑一点又算得了什么?
    话虽这么说,欧阳修毕竟是幸运的。因为越到后来,文人的命运便越与容貌有关。
据《清人笔记》载,文名满天下的蒲松龄参加科举考试,有望进入前三甲。可皇上一见蒲松龄的容貌,被吓了一跳:如此丑陋怪异,将来如何做官?朱笔一挥,将他打入另册。蒲松龄做官无望,便回去发愤著书。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几十年后终于写成了那部《聊斋志异》,成了一代文豪。
      上世纪30年代,由刘半农作词的情歌“教我如何不想他”,风靡一时。不少青年学子以为此公必是风流倜傥人物,很想一睹风采。一次他去北京女大讲演,学生早早恭候,夹道欢迎。见面后才发现此君“矮身躯,方头颅”,怪模怪样,颇为失望:原来是个丑老头!刘半农心中也不是滋味,归来后作打油诗自嘲道:“教我如何不想他,请来共饮一杯茶;原来如此一老叟,教我如何再想他?”


     朱彝尊的美贬与雅赚
     孔乙己窃书,被人打折了一条腿,清代朱彝尊到国家图书馆抄书,被皇上降了一级官。
    朱彝尊一生嗜书成癖,每有好书,必尽手段获得以读。康熙十七年,年已半百的朱彝尊以一介布衣参加博学宏词科考试,被相国冯溥叹为奇才;康熙二十二年,入值南书房,当上了康熙的“行走”。皇家的藏书让朱彝尊见之心花怒放。虽然他记忆力好,过目成诵,但对于好书,他不仅想藏于脑海,还想摆之几案。于是利用上班机会,带了一位小楷特好的叫王纶者偷偷抄书。抄书之事被人举报了,康熙很是震怒,将朱彝尊官降一级,并逐出南书房。古之遭遇贬谪者,有贪腐者,有渎职者,有忠言抗辩者,而像朱彝尊那样因抄书而被降级的,绝无仅有。在时人看来,朱彝尊被贬得光荣,贬得合算,故誉为“美贬”。
    除了美贬的佳话,朱彝尊还有个雅赚的典故。他每次出游,就打听好书,有钱则购之,无钱则抄之。时有钱遵王,是清初大家钱谦益之族孙,家藏特富,其著有《读书敏求录》,是从宋元600种秘籍中所读而来。钱氏同样嗜书如命,所藏之书概不外借。朱彝尊典试江南时,闻说有此奇书,几番低眉,几番下气,欲求一览,都遭钱氏断然拒绝。于是朱彝尊又用上了在皇家偷偷抄书的老招数。他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一边花大钱在秦淮河畔摆了几桌,把前来赴宴的钱氏灌了个烂醉如泥;一边以数十金外加一件青鼠裘衣买通钱氏管书小吏,让十多个抄书手“启扃而进”,把钱氏那秘不示人的秘籍抄了个不亦乐乎,无一字遗漏。待钱氏归来,始捶胸顿足,悔恨莫迭,这席酒,吃得真是亏大了。
     朱彝尊后来著述甚多,如《经义考》有300余卷,抄录典籍1000多种;《明诗综》100卷,采择诗集2000多家。其“美贬”者,使中国历史少了一个官僚政客;其“雅赚”者,让中国历史多了一位国学大家。

 _
  上一篇:协同进取 再创佳绩——孙景淼主任在省发展规划研究院走访座谈时的讲话
下一篇:国有化和私有化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