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55期 2011年>> 经天纬地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7/6
实质性推进转型发展(三)——对www.yabovip11.com“十二五”规划的若干思考
刘 亭

     四、抓手综合
    “十二五”要干的事情千头万绪,有没有一个综合性的抓手呢?或者说把这个东西抓起来以后,就可以举旗抓纲,以纲带目,把整个工作都给带动起来呢?几年前,应该是从2007年年中,也即赵书记在省第十二次党代会闭幕后就如何贯彻问题,主持召开的一个小范围座谈会开始,我就一直在宣传这个观点。我认为浙江乃至中国新一轮大发展,其综合性的抓手就是新型城市化。以后我在不同的场合,又反复表达过,今天也是一个宣传。
     我觉得现在关于城市化的问题,首先是要拨乱反正,正本清源。大家现在“市面上”流行的关于城市化的用语,我看一半是误读。因为“城市化”三个字中最重要的“化”字,他们是忽略不计的。所以城市化在实践当中被片面理解为城市自身的规划、建设和管理,理解为城市自身的美化、绿化和亮化。而大家现在就是要“反其道而行之”,把城市化的重点真正落在“化”上。
    化什么?应该不只是化城市的外在形象。什么高楼大厦、车水马龙,那仅仅是“物本”的。应当是“化”人,是“人本”的。什么人?农民!这个“人”就是农民。农民怎么“化”才能“化”得起来?要“化”“农民之所以成为农民”的二元经济结构体制。这句话读起来很拗口,听起来很别扭,但却是很有道理的。大家按照传统的对农民的理解,它的基本定义应该是这个人群,他们所从事的职业主要是农业劳动,他们的收入应该主要从他们的主业中获得,他们生活的空间也主要应该在农村。这些所谓“事物的规定性”,决定了这批人不是其他的社会群体而是农民。
    但是,大家可以沉着观察一下,在大家中国的语境下,所谓的农民是不是看这三条。我看不是!因为大家看全国1.5亿的农民工,首先他们从事的并非农业而是工业和服务业;他们收入的来源主要不是来自农业而是二三产业,他们生活和工作的空间主要不是农村而是城市尤其是大城市,但大家都把他们叫做农民!
    记得我在2007年写就的一篇城市化评论中,引用了知名经济评论家童大焕一篇文论的数据。他说2007年中国农民的人均纯收入是4140元,而其中真正来自于农业的则仅有415元。这也就是说,全部收入无非只有十分之一是来自于农业,而近90%的收入都来自于二三产业,或者其他财产性收入。
    这些人当然也不常年生活在农村,而是长期生活在城市。按照大家的省级农民(张德江书记语)、超级农民顾益康(去年《光明日报》的一版长篇报道言)的概括,他们的际遇好比“两只老鼠”。首先,是他们千辛万苦挣钱在家乡那头盖的房子,三四层的“小洋楼”,也就是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都回家了,可以稍微有效地利用一下。其余的日子呢?都让“农村的老鼠”给住了。其次,是他们自己在城里打工,为了降低生活成本,尽可能地节余或积存更多的“现金”,他们采取的对策就是住得差一点,就住在“城市的老鼠”住的地方,譬如工棚、地下室或者棚户区的简易房里,如此等等。
     把这批人叫作农民,可以说是毫无道理可讲。但是在中国的体制现状下,却又是非常的有道理。因为他们因袭的户籍制度、土地制度和社保制度,在“制度的规定性”背景下,只能把他们叫做农民。户籍在农村其实并不十分重要,要害在于土地。所谓的农民,关键是他们都有三块地:种田的承包地、盖房的宅基地、以及有其一份权益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当然如果是山区的农民,或许还有一块林地,大类也是属于承包地的。至于农民的社保,和城里人不是一回事,不但品种不一样,水平还有高低。所以这三条“制度的规定性”,像“红字”一样,锁定了他们无论走到哪里,不管从事什么职业,收入来源和生活空间已经发生何种变化,“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他们注定永远是农民。当然,中国人面对现实,依靠传统的“中庸”思维,居然也给他们创造了一个新概念,叫作“农民工”。亦城亦乡,在城乡间钟摆式地摇动;亦农亦工,既是产业工人的主体,又从根本上归属农民。
    农民工在我国整个社会结构变迁的过程中,作为一种过渡性的现象是不可避免的。问题在于对此是选择尽快地完成过渡,达成农民工的市民化,还是把这种过渡作为终极目标,千秋万代地加以固化。这里面,显然有两种政策取向的选择。现在,应该更多地趋向推动农民的转移转化,推动农村人口的城市化或谓进城农民的市民化。
    在此“核心”引领下来理解城市化,大家就进入了新型城市化的境界。当然,更为宽泛的把握,我认为起码包括了三个层面的东西。第一个是人的层面、主体的层面,以转移、转化农民为主要任务、目标取向。第二个是物的层面,也就是说城市化的发展模式应当是集约的,而不是粗放的;应当是着力提升其功能水平的,而不是简单的平面扩张的;应当是人和自然和谐发展的,而不是人和自然的尖锐对立,并造成大量城市病的,诸如此类。第三个是“制”的层面,就是你必须要以制度的变革来解决人和物的问题,关键是制度创新。人、物、制三个层面融合在一起,如果说都能够正本清源,那肯定就是新型城市化了。
    对于新型城市化的主导战略地位和作用,大家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待。
     1、新型城市化能够促进产业结构的调整。要努力消除农村工业化的负面影响,提高大家产业的发展水平。从制造业来说,正是由于依托了城市的技术、资金、信息、管理、人才等高端资源,大家的制造业才有了竞争力。由于人口在特定城市空间的集聚,因而促成了服务业的长足发展。服务业扩大了就业,尤其是生产性服务业显著提升了制造业水平,从而对大家整个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动力。二三产业发展了以后,又使农业的规模化经营成为可能,农业的相对占比不断下降,整个三次产业的结构不断优化。所以,推进新型城市化的第一个积极的结果,是促进了产业结构的调整升级。
     2、新型城市化能够促进社保体系的完善。由于大家是按照“以人为本”的理念去推进新型城市化的,大家就可以把多年来建设社会主义的欠账给补上。对于大家奉行的社会制度来说,明显短板、最不合格的,就是社会保障体系的不完善。以至于大家过去曾遭到德国友好人士的质询:你们把自己叫做社会主义国家,而且还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旗手,但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够不够格”的问题?因为在他们的理解当中,社会主义的旗帜上天然写着四个大字:“社会保障”。长期以来大家只对国家的公务人员和很小一块的国企职工有那么一点社会保障,但就占人口大多数的农民和在其他所有制形式企业中的劳动者,一概没有社会保障,大家怎么好意思把自己的社会制度妄称为社会主义?虽说不能被叫作“假社会主义”、“伪社会主义”,但起码也是一个“半社会主义”,“含金量不高的社会主义”。在把那种因为社保的落差使城乡人群分开,把一个完整的公民社会分成三六九等趋于一体化的进程中,大家大大地促进了社会的全面进步。这是新型城市化带来的第二个积极的结果。
     3、新型城市化能够促进要素市场的改革。大家现在很多要素市场的不完整、不完善,问题就出在城是城、乡是乡,城乡“两张皮”上。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土地市场。城乡土地的管理和交易,完全是两种体制、两个市场。我过去曾说过,中国的农民为什么穷?不是因为他们本身不努力。说句老实话,他们先是“面向黄土背朝天”,从土里刨食;然后进城打工,舟车劳顿、天各一方;包括“泥腿子上岸”办厂,搞乡镇企业,都是极其努力的。就整体而言,农民为什么穷?就是因为有三次“体制性的剥夺”。
     首先是新中国成立的时候,由于在缺乏资金的情况下全力以赴地要搞国家的工业化,所以就通过工农业产品“价格的剪刀差”,对农民实施了一次剥夺。
     其次,改革开放以后,表面上看起来是放松了城乡的管制,农村的富余劳动力可以自由地进城打工,但是在对这些打工者支付报酬的过程当中,又成功地进行了一次“收入剪刀差”的剥夺。这也就是说,来自于农村的农民工,和城市的就业者之间,存在着“事实上的同工不同酬”。在给予农民工的报酬组成中,缺损了很多的要件。然而就算是最起码的一块“工时收入”,往往还得不到应有的保障。以至于像熊德明这样,因为向温总理去为她的丈夫讨要工钱的这样一个“作为”,使她这样一位普通农妇,成功地获得某年的中国年度经济人物的荣誉。这究竟是对社会公平诉求的一种褒扬,还是对大家现行体制的一种嘲讽,我不得而知。
     第三次剥夺,也是最大的一次剥夺,就是城乡土地“地租的剪刀差”。大家现在基本的运作方式,是城市在空间扩张的过程中,政府把农地通过拆迁补偿征收过来,将集体土地变身为国有土地,然后进入土地市场拍卖出让。这些土地给开发商拿走以后,城市政府得到“大头”,充作“第二财政”。杭州市去年卖地收入高达1200个亿(当然不会有那么多的“实得”,但理论上计算是这个数),超过了当年1018亿元的财政收入量,结果成了名副其实的“第一财政”。这个钱拿到手以后,并不是说政府的官员把它私分了,那是不允许的。但大头是用来搞城市自身的量(扩大体量)化、优化和强化了。其次用于城市社会福利的增进、社会保障水平的提高、社会公益性服务的加强、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普及,等等。但其中优先获得和更多拿到实惠的,当然是城市户籍的居民。只是其中的很小一部分,被用来解决进城农民工及其赡养人口的公平和正义问题。比如教育、卫生、居住、出行等领域,再适当地分享一下。这个数额,不过是源自农地转换的天量收入的“一个零头”。按照吴敬琏老先生的说法,这种土地制度的安排,这些年来城市政府已经从“三农”这里拿走了20-30万亿人民币的资金总量。
     有这么三次对农民的“体制性的剥夺”,才是造成了大家现在城乡收入巨大落差的深层次原因。到最后城里人收入是农民的三倍,这不是哪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体制安排的问题。大家拿土地市场“说事”,是因为土地市场在中国,是要素市场当中的高端和精华,又因为涉及宪法和各种法规,显得过于政治和敏感。所以它的变革和突破,必然能起到一个“多米诺骨牌”效应,带动其他一系列生产要素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深化。
     4、新型城市化能够促进空间开发的优化。大家现在在农村搞工业化,农村变得不像农村;在城市大量吸取农村富余劳动力,但又不分享相应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这种半城市化人口的大量存在,城市又变得不像城市。城市里有“城中村”和农民工,新农村又要建设得和城市“一样化”,现在是不是这么一回事?这样做,实际上对大家有限的土地资源、空间资源的低效、无效乃至负效利用。搞新农村建设,如果不是在新型城市化大战略的引领之下,到最后肯定会落入“两张皮”的窠臼。初级阶段的中国,哪有这么多的土地资源,又哪来这么多的建设资金?没有的!最后大家所看到的,必定是一个“无言的结局”。因为城市有卖地的收入,足可以把城市自身建设得花团锦簇、流光溢彩。但对于广大的农村地域和众多的农村人口来说,只能是搞点新农村建设的“盆景”。这些盆景搞出来以后,领导们到农村“走马观花”时是可以看一看的,但不一定能解决根本问题。
      真正的新型城市化,不但从人文的角度看,是一个人口迁徙、(城乡)文明融合的过程;从物质的角度看,也是一个国土重整、河山再造的过程。当然我这里讲的,不是“人定胜天”,给整个国土面积都折腾一遍。还是我前面讲到过的主体功能区的理念,适合于干什么就干什么,“硬发展没道理”。“顺其自然”的,大家该“退让(如退耕还林、退田还湖之类)还要退让,生态该修复的还要修复。最后推进新型城市化出现的愿景就是“两个一边”(“一边是二三产业和人口高度集聚的城市及其连绵带,另一边是适合农业产业化经营的大片绿野良田和景色怡人的秀美山川”)。这个提法我说了十来年,它的必要性和紧迫性现在看得越来越清楚了。尤其是今年二月份,看到党中央的主要领导都在专题研究班上大讲国土开发空间结构的优化和调整,我觉得这个提法确实还是对的,是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如果新型城市化真正做到位,我认为自然而然地会出现这样一种“两个一边”的国土开发格局。这也应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一句话:“人间正道是沧桑!”
     5、新型城市化能够促进生态文明的建设。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现在对环境造成更大负担的,还不是集聚起来的产业和人口,而是分散的农村面源污染。大家也曾参与了太湖水环境污染的综合治理工作,从种种科学研究、技术分析和专业咨询的结果来看,为太湖污染做出“最大贡献”的因子,恰恰是农村的面源污染。这包括了两个方面,一个是分散的种植业、养殖业生产造成的污染;还有一个就是分散的农居生活造成的污染。另外,就是那些农村工业化的污染点。要治理中国的环境污染问题,一定要走人口和产业集中化的路子,舍此别无选择!正因为人口和二三产业都在一个特定的空间高度集聚了,所以才有条件进行污染的集中治理。像大家这样“天女散花”地布局,农居高度分散,农民都搞兼业化经营,治污干脆“没戏”!
     节省从事农业的劳动时间,并替换到二三产业增加就业收入,这对农民来说,是非常明智的选择。因为二三产业的收益更高,所以他宁可兼业化地从事农业。尽管化肥、农药也很贵,农本也很高,但是稀里哗啦地一撒一喷,好了,总耗时一个来月就把一年的农活搞定,大田就不用多伺候了。时间省下来我就进城去打工,最后现粮和现金都有了,岂不惬意得很!所以对农民来说,不是他一定要滥施化肥和农药,是因为由此可以降低他的机会成本,提高他的机会收益。这跟农民为什么要生男丁,道理是一样的。其实农民才是最聪明的。这种农民的小聪明,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狡黠”。大道理他不一定去深琢磨,但是从他自己鼻子底下能够“看得到的利益”出发考量,谁也算计不过农民,这就叫作“农民的智慧”。大家过去也当过农民,和底层的农民一道生活过好些年,对于农民的狡黠深有体会。那是聪明,是真的聪明。这些人就是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没有可能到更大的平台,要是教育和选拔的机会平等的话,不知要出多少治党治国治军的人才!
     大家搞城市化,不但有物质的建设,而且有人文的进步。到最后上升至宏观的层面、综合的角度,就是科学发展、社会和谐。我认为,如果是正确地把握和推进新型城市化的话,完全可以使其成为一个综合性的抓手,对整个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举旗抓纲的作用。而所有那些具体的战术性的安排,一旦被新型城市化带动起来,就会越来越接近大家这个国家发展的最终目标——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大家老是把眼睛盯在人均GDP的水平上,这不是现代化的要害。现代化的要害,就是前面大家讲到的两个重大结构性的指标:服务业占到三次产业结构的80%以上,城市化人口占到社会总人口的80%以上。到那时候,大家的现代化可以“靠谱”了,否则,现代化肯定是水中月、镜中花,“墙上挂帘子——没门!”

(待续)

(本文系编辑2010年5月31日在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专门家培育系列讲堂之五”上的讲座)
 

_
  上一篇:协同进取 再创佳绩——孙景淼主任在省发展规划研究院走访座谈时的讲话
下一篇:威风锣鼓响起来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