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3期 2012年>> 政经新解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6/23
宏观经济
刘福垣

      宏观经济是市场经济时代从整体运行角度考察的国民经济。所谓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是对国民经济这同一个对象从不同角度考察结果的观念总结。
     国民经济能够在整体上被称之为宏观经济,它的微观基础必须是市场经济的主体,统一的市场机制对其决策和运行有着决定性影响。也就是说,总量结构的变化必然带动市场主体选择的变化。这种宏微观运行机制一体化的国民经济才形成了宏观经济。而那种统一的市场都没有形成,奇经八脉不通的国民经济,不过是可大可小的拼盘以政治的行政的力量聚合起来的混合体,所统计的总量不过是不同组别的代数和。
     我国目前的国民经济发展处于工农两个时代的生产方式并存,东、中、西三大地区板块处于三个发展阶段上,宏观经济的基本格局还远远没有形成,经济周期还没有到来,我国政府就自以为进行了多次成功实现“软着陆”的宏观调控。这实际上是在阻挡市场经济的正常发育,与正在形成的“无形之手”对着干。这种时空错位的日常调控代替了国民经济发展的战略调控,严重阻碍了国民经济主要矛盾的转化和地区结构的一体化,极大地延误了全国统一市场的形成,也就延误了国民经济从整体上向宏观经济转化。
     宏观经济并不是国民经济的一种代名词,而是进入了完全市场化状态的国民经济。为了进一步解放思想,扫除泛宏观经济的迷雾,必须重新认识宏观经济的科学内涵及其形成的条件。
     在哲学上,宏观与微观的区别不是观察对象的区别,而是观察视角和手段的区别,是见微知著还是“见著知微”的区别,是从局部到整体,还是从整体到局部的区别。人们常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也就是说,从宏观上看宇宙是一,包容万物;从微观上看宇宙是万,万物组成了宇宙。
    在经济学上,大家面对同一个国民经济体,从宏观角度观察形成的是宏观经济的观念;从微观角度观察形成的是微观经济的观念。宏观和微观也是相对的,观察层次、控制层次不同,宏观和微观的层次也不同。以整个国民经济为宏观层次,由城乡、两种生产方式、二元社会结构组成的图像是微观;以这个“二”为宏观,由三次产业、东中西三大地区组成的图像是微观;以这个“三”为宏观,由几十个省区、千万个企业和十几亿人口组成的图像是微观。
    中央政府把哪一个层次确定为宏观,应该根据国民经济的发展阶段和政府的调控能力。目前我国应该以“二”这个层次为宏观,所谓宏观调控的对象就是这个层次,至多关注到“三”的层次。大家必须明确,宏观和微观是一体化的,是对一个事物观察角度不同形成的不同概念,而不是观察范围不同形成的概念。人们习惯于把企业当作微观经济,把国民经济整体看作宏观经济,这就产生了观察对象的错位。企业作为一个经济实体,是国民经济微观的基础,不是微观的国民经济;在从一粒沙看大千世界的意义上,企业是微缩的国民经济,但它本身是即可宏观也可微观的实体经济。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不是整体与局部的关系,而是国民经济的微观表述与宏观表述的关系。
    必须明确,同一个主体对同一个客体的管理和运营在内容上有着本质的差别。政府管理国民经济着力点是经济的发展,内容是制定国民经济发展战略,转化国民经济的主要矛盾,处理好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经济与社会、政治、学问等诸种关系;政府运营宏观经济的着力点是社会资本总量的运行,是以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上升为国民经济的主要矛盾,对总量的调节能够突破上层建筑的阻碍,比较顺畅地传递到各个层次结构为前提的。因而,当一个政府把国民经济作为宏观经济来运营时,生产方式转化即发展问题基本解决,是可以存而不论的。
     任何范围的经济运行质量都是由投入产出或成本利润关系来体现的。投入产出或成本利润因核算主体不同、核算范围不同经常产生或大或小的差异。大家把以国家为核算主体计算的国民经济总投入称为宏观成本,把宏观成本的增加额称为宏观利润;把全部微观主体投入的总和称为微观成本,其增加额称为微观利润。国民经济进入宏观经济运行状态,宏观经济形成的标志是,国民经济的宏观成本和微观成本,宏观利润和微观利润在国民经济运行处于理论上的最佳状态时应该是相等的,不合理状态形成的差额通过宏观成本总量和结构的调整是可以缩小的。国民经济要达到如此境界,其微观基础必须是同一的以剩余价值为生产目的的按要素分配的生产方式。
    不同生产方式的经营主体承载的经济关系不同,成本核算的内容不同,对市场总量变化的反映也是不同的。小生产方式的社会成本、宏观成本和现代生产方式的成本内容相同,都是物化劳动成本和活劳动成本的总和即C+V,而由于小生产方式所使用的劳动力没有完全转化为商品或者完全没有转化为商品,以小业主或小农户为主体核算的成本只包括物化劳动成本C,不包活劳动成本V。因此,在多种生产方式并存的条件下,微观成本总和还不可能形成统一的观念总结,宏观成本和微观成本的核算内容不同,总量变化对微观主体的影响力也就不同,有时甚至连方向都是相反的。所以,只要微观主体的生产方式没有达到一体化,即小生产方式没有改造为现代化的生产方式,宏观经济只是人们的一种愿景,不能当作实现,因而也就不能煞有介事地没完没了地搞什么宏观调控。
     我国的国民经济目前处于两个时代生产方式从三、七开向四、六开转化阶段,财政包干体制使各级政府都在经营自己的辖区经济,国民经济还没有形成严格意义上的完整统一的经济体,微观主体的市场化水平还比较低。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的主要工作精力应该关注的是发展而不是运行。发展是硬道理,运行还不是硬道理。近几届政府都把主要精力用于所谓的宏观经济运行的调控,几乎没有多少精力考虑发展问题,这就是忘乎所以、本末倒置。中央政府可以说是殚精竭虑、战战兢兢、辛辛苦苦在那里致力于所谓的宏观调控,而国民经济的发展战略问题、小农生产方式的转化问题、改变农民的社会身份问题,这些以人为本发展观的核心问题,一直没有时间认真研究,经济的冷热、物价的升降却成了使某些领导难以入睡的头等大事。
    当前解放思想的当务之急,就是要从这种颠倒的思维方式中解放出来,认真思考发展和运行的关系,只有认准了国民经济的主要矛盾,正确把握国民经济发展的时空定位,真正转变发展观,才能把国民经济发展战略的调整放到政府工作的首位,才能把中国的事情做好。

(编辑系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前副院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

_
  上一篇:加快建设创新型省份:浙江未来可持续发展的重大战略抉择
下一篇:推进学问强省建设的若干思考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