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3期 2012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6/20
转型:为了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入 化
转型要能够转得起来,转得到位,还非得要有革命性的变革不可,或谓小平同志说的“第二次革命”。不一定要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但一定会刮骨疗毒、壮士断腕。
      辜胜阻先生是一位专家型官员,曾任湖北省副省长,现为全国人大常委、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也是民建中央的副主席。他在《北京日报》上公开发表的这篇关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谈话,是一篇敢于直言、切中时弊的好文论。
    “中等收入陷阱”俨然是当下的一个时髦词汇了。民间议论,官方也说;专家研究,官员也谈。辜先生一上来就先对这一概念作出了自己的解读:“我认为,中等收入陷阱是当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由于不能顺利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原有提高收入的因素不可持续,导致发展没有新动力、经济失去活力、贫富鸿沟加深,最终出现经济社会停滞的一种状态。”换句话说,就是该转型的时候没有转型,结果照东北老乡讲话:“赶不上趟了”。
      对于落入陷阱的诱因,他用极其通俗的“蛋糕”理论进行了概括,一是“做大蛋糕”的动力不再;二是“分好蛋糕”的落差太大。那如何跨越陷阱呢?最重要的是做好制度创新和环境营造,要靠“制度红利”替代过往的“人口红利”,为了推动转型发展,还要深化改革,做好改革的“顶层设计”,防止和破除改革的“碎片化”、“应急化”和“部门化”。
短短一篇不足两千字的文论,能把中等收入陷阱问题讲得如此明白、如此到位,可以看出编辑的功力。若无独立的调研和思考,观点也不会表达得如此酣畅、如此给力。当然,制度创新和顶层设计的相关论述中,有意无意地回避了政治体制和政治改革问题,或许是一种疏漏,或许也是一种超脱。
     在我来看,当下中国的问题,的确如小平同志所说,是“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过去大家讲先发展起来。现在看,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摘自《邓小平年谱》下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小平同志原话中的“发展”,我想其实更多的是当时语境下所指的“增长”和“致富”。这句话,或许也是他对自己提出的“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本质是发展生产力”论断的一种反思。也就是说,大家在改革开放搞活从而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并使人民的生活摆脱了贫困,解决了温饱,开始进入小康和富裕以后,由于不能及时地改弦更张、另辟蹊径,充分化解那些“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结果大家就有可能和不少发展中国家一样,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从而导致经济社会发展徘徊不进、停滞不前。
       这意味着什么呢?第一,要看到增长和致富仅仅停留在物本主义的发展观,增长和致富以后的问题恐怕更多更难;第二,要看到这种发展中的挑战具有普遍性,即便是“中国特色”也要面对,“中等收入陷阱”现象恐怕是一个客观的规律;第三,按照“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正宗,或谓“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入什么时令吃什么果”的俗话,转型发展恐怕是一个跨越陷阱的必然使命。
     党中央已经提了很好的理论,那就是科学发展观。人类社会迄今为止的一切值得正面肯定的努力,大家都将其称之为“发展”。如果这种发展又能上升到遵循规律的层面,那当然就是“科学发展”了!所以,科学发展观的名目取得太好了,似乎已经可以穷尽所有的真理。为此,即便是召开党的十八大,恐怕也不要轻易地“城头变幻大王旗”,只是把已经想到的事情扎扎实实地做到位就是了!
     但是,说到科学就能做到科学吗?人都是站立在现实的基础之上,事也都是历史性地演变过来的。不经历一个洗心革面、脱胎换骨的转型,传统会进到科学的境界吗?我想是不会的。所以,不要让大家科学发展的美好愿景泡汤,成为海市蜃楼、一纸空文,最切实的努力就是推进经济社会发展的全面转型。这是绕不过去的坎子,任何侥幸心理和取巧办法都是行不通的。
    当然,利益格局是明摆在那儿的。鲁迅当年沉痛于国人的麻木和保守,曾就改革说过那样的话:“可惜中国太难改变了,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也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动,能改装。”那在当下难道就没有这个问题了吗?照样存在的!所以,转型要能够转得起来,转得到位,还非得要有革命性的变革不可,或谓小平同志说的“第二次革命”。不一定要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但一定会刮骨疗毒、壮士断腕。
      现在中国的改革不是什么技术问题、策略问题,甚至都不是什么“顶层设计”的问题。毛病有如“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路径有如拨云见日,“心里明镜似的”,关键的关键是有没有那份胆识,有没有那份对于历史和国家的责任感。“不改革,毋宁死”,到了那个境界,中国的改革不成问题,中国的转型也不成问题,中国的科学发展就更不成问题了!
_
  上一篇:加快建设创新型省份:浙江未来可持续发展的重大战略抉择
下一篇:破除改革的碎片化、应急化、部门化——也谈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