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3期 2012年>> 区域发展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6/20
荷兰兰斯塔德地区城市网络的形成与发展
卢明华

       21世纪是城市的时代,更是城市逐步走向网络化的时代。多中心、网络化是新的时代背景下城市空间发展的重要趋势。通过构建多中心城市网络来促进均衡、可持续的地域发展成为规划界的研究热点。理论界对此也是积极探讨:在美国,大量的研究关注大都市区的多中心化现象;在欧洲,更多地关注多中心城市区域。在我国,随着城市化进程不断加速,一些特大城市如北京、上海、广州等已显现出多中心空间结构,开始从传统的单中心城市向多中心网络城市转变。而且,多中心、网络化的空间发展战略也开始在城市规划中被强调。如《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年)》就明确指出,要在市域范围内构建“两轴、两带、多中心”的城市空间格局。
      城市网络是在信息化、全球化与网络化时代背景下出现的新型城市空间组织形式与发展范式。这种范式明显区别于传统城市地理学中所普遍接受的中心地发展模式,其概念内涵也有别于一般意义上的城市体系。城市网络是在互补或相似的城市中心之间形成的主要是水平和非层级性的联系和流动的网络体系,它可以提供专业化分工的经济性,以及协作、整合与创新的外部性。城市网络具备多中心空间结构、紧密分工与合作的网络联系,以及网络化的管治结构与模式等特点。目前,关于“城市网络”(urban network)的相关提法很多,如网络城市(network cities)、网络化大都市(networked metropolis)、多中心都市区(polycentric metropolitan area)等。这些概念大多用于现象描述,远未形成完善的理论体系。现有研究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概念辨析与特征描述、形态与结构演化、功能联系与整合分析、典型案例研究等。国内对于城市网络的相关研究更是非常有限。
       城市网络主要出现在发展成熟的城市区域,尤其是在欧洲盛行,典型的代表包括兰斯塔德地区、柏林-勃兰登堡地区、莱茵-鲁尔地区等。兰斯塔德地区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由多个规模相近的城市中心组成,并有明确的专业化分工,基于发达的基础设施和管理协调网络密切互动,形成相对独立又彼此关联的有机整体,共同承担全国的政治、经济和学问中心,并成为特色鲜明的世界城市。本文立足于案例研究,系统全面先容兰斯塔德地区的城市网络。文章将重点分析兰斯塔德地区多中心空间结构的形成,认为其发展与当地的自然地理条件、行政体制以及城市与区域规划等因素有关,历史偶然、路径依赖式的发展轨迹对此也有影响;接着详细阐述了兰斯塔德地区多中心之间的分工与合作网络及其最新趋势;最后进行了总结,指出在借鉴国外经验引导国内城市空间发展中需要关注的内容。

      一、兰斯塔德地区概述
      兰斯塔德(Randstad)位于荷兰西部,地跨南荷兰、北荷兰、乌得勒支和弗莱福兰4省,是一个由荷兰最大的4个城市(阿姆斯特丹、鹿特丹、海牙和乌得勒支)及其间众多中小城市集结而成的环形多中心城市区域(图1)。通常将兰斯塔德分成北翼和南翼两部分:北翼城市从北海海岸开始,包括阿姆斯特丹(Amsterdam)、哈勒姆(Haarlem)、乌得勒支(Utrecht)、阿姆斯福特(Amersfoort)和希尔弗尔瑟姆(Hilversum)等;南翼城市从海牙附近的北海海岸开始,包括鹿特丹(Rotterdam)、海牙(The Hague)、莱顿(Leiden)和德雷赫特(Dordrecht)等城市。
兰斯塔德地区呈马蹄型,其开口指向东南,长度超过50km,周长为170km,最宽地带约50km,内部有一个面积约400km2的农业地带,这一绿色开放空间就是“绿心”,荷兰语“Rand”意思同“rim”,“Randstad”指出了兰斯塔德环绕绿色开放空问的位置。由于城市之间的地段因地势低洼而难以利用,城市开发与基础设施建设环绕“绿心”进行,因此兰斯塔德也被称为“绿心大都市”(Green Metropolis)。
兰斯塔德是荷兰城市化水平最高、经济最发达的核心区。兰斯塔德地区面积约为830km2,占荷兰国土总面积的1/4,居住着全国45%的人口,提供了全国50%的工作岗位。兰斯塔德区位条件优越、交通发达,拥有世界最大的海港和欧洲最大的空港,作为欧洲大陆的门户和商贸枢纽,是全球知名的世界城市区域,更是多中心网络城市的典型代表。
      二、兰斯塔德地区多中心的形成与发展
    “兰斯塔德地区作为多中心网络城市的典型代表,其发展模式是多个相互独立、规模相似的中心,各自在人口规模和地理范围增长的基础上,影响范围相互作用,并通过交通联系的改善而‘融合’成一体”。每一个城市体系都源自不同的发展起点,有各自路径依赖式的发展轨迹,并且是在众多结构性驱动力和偶发因素的综合作用下被塑造而成的。兰斯塔德地区多中心空间结构的形成与发展也不例外,其与该地区的自然地理条件、行政体制、城市与区域规划等因素均有关。
      兰斯塔德地区多中心空间结构的形成与该地区的自然地理条件、行政体制有关。该地区历史上是一个难以利用的泥炭沼泽地区,河网纵横,早期的村落只能沿着河岸堤坝相对分散地布局。随着周边国家的商贸发展,该地区作为欧洲大陆重要贸易通道的必经之地得到发展,加上堤坎建造和排水工程推进,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等贸易城市开始发展。分散的居民点和城市促使了行政体制的松散,地方当局对于土地使用拥有很大的控制权,地方高度自治、分离的政治和行政结构在此区域流行,这又进一步使得各城镇相对分散地发展。
      兰斯塔德地区多中心空间结构的形成与发展和城市与区域规划紧密相关。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兰斯塔德与绿心一直是荷兰规划政策的核心,荷兰政府历来注重在兰斯塔德地区因地制宜地推行多中心规划。早在1950年代,针对该区域人口集中、城市快速扩张所引起的空间紧张等问题,荷兰政府成立了由经济部、农业部、交通部、公共事业部和三个省(北荷兰、南荷兰和乌得勒支)四个主要城市(阿姆斯特丹、鹿特丹、海牙和乌得勒支)政府部门代表组成的国家西部工作委员会为兰斯塔德制定发展纲要,指出该地区要发展成为荷兰独有的分散型的世界级大都市区,保留既有的多中心都市区域结构,严格保护区域中心的农业用地。通过“绿色缓冲地区”,形成空间分割防止城市连成一片,推进城市向都市区域的外围发展。荷兰政府为防止城市过分密集和连片,从区域整体出发,疏散阿姆斯特丹、鹿特丹、海牙等大城市的人口,建设新城作为中心城区的副中心,来提供住房和缓解社会、环境问题,并在城镇间保留缓冲地带,防止人口过分集中和城市无序蔓延。面临郊区化快速发展的趋势,l966年的第二次国土规划提出组团式分散的概念,实行有集中的分散,力求既满足从城市迁出的人们对于高质量居住环境的要求,又能防止城市的过度扩张从而保持兰斯塔德特有的空间结构和形态。进入1970年代以后,随着疏散和郊区化的推进,内城有所衰落,出现一系列问题,为了实现内城更新、促进城市繁荣,兰斯塔德地区实行有限制的人口疏散,提出“城市区域”的概念,即将中心城市与周围的增长中心(新城)通过交通等设施有机地连接成整体。后来又提出“紧凑城市”(Compact City)的主张,集约化使用土地,通过严格的建设政策阻止城市扩张。1990年以后,兰斯塔德地区重点转向网络城市和城市网络的建设,在2000年第五次国家国土规划报告中明确提出“城市网络”(Urban Networks)的概念,而兰斯塔德是其中最重要的建设地区。城市网络是高度城市化的地区,由大城市和密集的小城市借助基础设施网络共同构成网状,每个城市在网络中各有特点。规划城市网络的目的在于通过网络层面的协调合作,统筹基础设施建设、商业和服务业布局和公园建筑(包括城市外大规模绿地及城市内绿色建筑),提高可通达性,实现同一城市网络内空间利用的集约化,保持空间的多样性和差异性,从而为每个人提供完整的生活、工作环境及服务。在荷兰政府最新发布的远景规划“2040年兰斯塔德战略议程”中,强调将兰斯塔德地区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通过建设国际高速交通网络、加强具有国际地位的专业功能、促进集聚经济、推动一体化进程、提升城市品质等使兰斯塔德成为可持续发展的、极具国际竞争力的地区。
       兰斯塔德地区多中心空间结构的保持还与荷兰将保护“绿心”作为国策密不可分。尽管随着城市发展对空间需求的增加和农业本身经济规模的扩展,“绿心”成为城市化过程中城乡用地矛盾最突出、空间争夺最激烈的区域,但荷兰的国家政策和空间规划历来强调保护“绿心”的开放性,通过保持“绿心”的开放性防止城市蔓延,并获得较高的空间质量。尽管面临众多压力与争议,荷兰政府保护“绿心”的努力一直没有减少。正是这种努力,使得荷兰形成了相对分散的区域空间布局以及良好的空间环境,在发展的同时避免了普遍存在的大城市病。这也使兰斯塔德成为众多世界城市中具有鲜明多中心网络型城市特征的典型代表。
      可见,兰斯塔德地区多中心空间结构的形成与发展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难以利用并进行成片开发的自然地理条件使得该地区很难发展出一个特大规模的城市:分散的行政体制又进一步促进了各城市的独立发展。城市的发展则具有路径依赖的特点,众多规模相当、各具特色的城市共同发展,该地区大部分城市都至少拥有400年的历史。而且各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其影响范围开始相互交织,加上交通等基础设施联系的加强,该地区的城市逐渐“融合”成一体,成为典型的多中心城市区域。政府的调控尤其是城市与区域规划,在该地区的融合过程中更是发挥了重要的引导和协调作用,既促进了各城市的分工,又推动着相互之间的联系与合作。

      三、兰斯塔德地区多中心之间的分工与合作网络
     兰斯塔德是由多个功能上互补的专业化中心构成的互补型城市网络的典型案例。它素来强调多中心之间的分工与互补,把一个大城市所具有的多种职能 分散到大、中、小城市,形成既独立、又联系、并有明确职能分工的城市区域。20世纪90年代后,兰斯塔德尤为重视多中心之间的互动与合作,推进基础设施网络以及管理协调网络的建设,致力于发展为城市网络。
     阿姆斯特丹是荷兰的首都,也是荷兰最大的城市,区内水网密布、桥梁众多,被称为“北方威尼斯”。阿姆斯特丹是荷兰的金融贸易、旅游和学问艺术中心,金融服务、网络和通信技术、出版和印刷、旅游和学问业等行业占据主导地位。阿姆斯特丹拥有世界上最古老的证券交易所及欧洲最大的交易所之一——阿姆斯特丹交易所,金融银行业位居欧洲前列,是国际商务中心之一。阿姆斯特丹拥有40家博物馆,包括国家博物馆、市立现代艺术博物馆和梵高美术馆等世界知名博物馆。阿姆斯特丹交通发达,拥有欧洲最大的空运中心——斯希波尔(Schipho1)机场和荷兰第二大港口,成为欧洲内陆水运和空运的交汇点,承担着国际门户的角色。阿姆斯特丹工业也比较发达,造船、飞机制造、化工、电子等工业企业众多,钻石加工业更是世界驰名,工业用钻石产量占世界总量的80%。
     鹿特丹是荷兰第二大城市,位于欧洲莱茵河与马斯河汇合处,拥有世界最大的港口,连接欧、美、亚、非、澳五大洲,素有“欧洲门户”之称,是国际航运枢纽和国际贸易中心。鹿特丹是一个典型的港城一体化的国际城市,在交通运输业和临港制造业上地位突出,围绕港口已发展成为荷兰重要的工业基地,拥有一条包括炼油、石油化工、船舶修造、港口机械等部门的临海沿河工业带,这里是欧洲最大的炼油中心,也拥有荷兰最大的造船厂——范罗尼船厂。鹿特丹旅游业比较发达,拥有港口、博物馆、画廊、音乐厅及其他众多观光景点。拥有作为鹿特丹象征的高达185m的高塔,在塔身32m处是航海博物馆,100m处是一个旋转餐厅。
海牙是荷兰第三大城市,全国的政治中心,众多的政府机构、国会议事堂、大使馆、国际组织等,包括现任女王与皇室家族的宫邸都设于海牙,海牙又有“皇家之都”的称号。海牙也是国际事务及外交活动中心,这里不仅聚集了众多跨国企业设在荷兰和欧洲的总部,而且是第四大“联合国城市”,是许多欧洲和全球组织的机构所在地。海牙专业化于公共管理职能,而且近年来公共行政部门就业数量还在增加。海牙也是学问名城和旅游胜地,设有艺术学院、交响乐团和14个博物馆,并拥有荷兰最热门的海滨度假胜地——席凡宁根(Scheveningen)。此外,海牙商业和金融业也比较发达。
      乌得勒支是荷兰第四大城市,位于国家主要的铁路、公路干线交汇点,是重要的交通运输枢纽城市和全国性会议中心。同时拥有大学城,荷兰最好的大学——乌得勒支大学就坐落在此,因此学问教育职能突出,批发贸易也很发达。
      这四个荷兰最大的城市是兰斯塔德城市网络中的主要节点,围绕它们还有一系列中小城镇,这些城镇各具特色,发挥着各自的作用,共同构成了职能分工明确、专业化特点明显、相互联系密切的多中心城镇群体。位于海牙东北16km的莱顿教育职能明显,拥有莱顿大学这样历史悠久的世界著名大学,为周边的海牙等大城市输送高层次人才。希尔弗尔瑟姆是国家电视台所在地,创新性人才众多,形成了大规模的多媒体集群。阿姆斯福特、哈勒姆、德雷赫特等城市规模不大,人口密度不高,环境较好,能为在周边大城市工作的高层次人才提供很好的居住环境,在区域中承担着居住职能。将这些城镇有效区分开的是一个不规则形状的“绿心”——农业和游憩带,这里是荷兰精细农业(如暖房园艺业)和精细畜牧业最为发达的地区,也是周围城市间的游憩缓冲地,为人们提供了高质量的生活空间。将这些城镇有机联系起来的是高度发达的基础设施网络,使多中心网络型的城市空间结构得以完善。
      近年来,兰斯塔德地区专业化分工出现了一些变化。一些城市专业化部门就业相对减少,经济结构趋向均衡化,例如鹿特丹制造和交通部门就业数量相对减少,又有一些城市专业化部门就业有增加的趋势,例如海牙公共行政部门就业数量增加。在1996-2002年间,城市间经济结构差异存在缩小的趋势,尤其是四大城市之间。不过,城市之间的地域分工不仅体现在部门专业化还体现在职能专业化上。在兰斯塔德地区,企业的总部、研发部门和商业服务部门主要集中在四大城市,而生产职能和日常办公职能则向周边的中小城市集聚。
     目前,兰斯塔德地区已经构建了涉及多个空间尺度的合作网络,重点强化地区间的合作机制:①4大城市和周边10个城市之间的合作平台,涉及交通、住房、就业、经济事务和福利事业等方面,在更小的城市之间也存在类似的合作网络;②北翼和南翼的城市之间的合作网络,可能由于经济发展水平低些,合作愿望更迫切,南翼城市之间的合作更加紧密;③整体区域尺度上的合作网路,其中最重要的是兰斯塔德管委会和三角洲大都市协会。兰斯塔德管委会是政府组建的由四省、四个城市区域和四个主要城市当局参与的正式合作网络,目标在于促进荷兰西部地区平衡和动态的发展,尤其是兰斯塔德,提高了其在欧洲的国际竞争力。三角洲大都市协会是非正式合作平台,最早于2000年由12个市和4个兰斯塔德内部的委员会构成,作为开放网络,成员数量不断增加,现已包括房地产企业、农业和园艺组织、环境组织和水务部门等。所有这些合作网络都由区域内部的行动者发起,网络都是俱乐部式的网络,大家目标一致,拥有相应的利益,并共同资助网络的运行。各种正式和非正式合作网络的发展增强了兰斯塔德的区域组织能力,各城市在发挥专长的基础上加强了合作,使得整个区域的合能增加远大于各城市的简单加总,网络的参与者从而获得网络的外部效应。这些合作网络的建设更好地推动了兰斯塔德地区城市网络的完善,城市网络的发展又强调开放性,明确提出要通过建设国际高速交通网络(尤其是高速铁路网络),加强与西北欧另外两个主要多中心城市区域,即德国的莱茵-鲁尔区和比利时的弗兰德区的联系与合作,这将有利于其国际竞争力的提升。

     四、总结与启示
     可见,通过发展城市网络,兰斯塔德地区多个中心间很好地进行了分工与合作,既有明确的分工网络又有日益密切的合作网络,很好地发挥了网络的合能效应,成为能与伦敦巴黎、纽约、东京等大都市相竞争的世界性城市区域。这对我国的城市空间发展有着很好的借鉴意义。对于国内一些中小城市而言,应与周边城市一起发展多中心城市区域。而对于北京、上海这样人口多、面积大的大城市而言,应在城市内部构建多个中心,各中心既要有明确的职能分工又要重视相互的合作,努力建设成网络化大都市。这样既能获取城市发展的规模经济又能缓解集聚不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可在促进城市增长的同时避免城市的无序蔓延、实现城市的可持续发展。这样还有利于缓解中心区的发展压力,促进周围地区的发展,推进城乡统筹发展,充分发挥多中心群体化发展的整体合力,提升城市整体竞争力。
      对于如何促进城市网络形成,李国平和孙铁山指出在空间组织上,强调构建面向区域的开放的多中心区域城市空间格局;在功能整合上,强调分工与合作,形成有机联系的功能实体;在区域治理上,强调网络化管治实现权益平衡。其中,功能整合是重点也是难点。即便是兰斯塔德地区的城市网络也更多是形态上的网络,没有形成强有力的功能实体,内部并没有形成关键的功能性关联。城市网络的发展,需要强化空间与社会经济的互动联系,并要充分考虑社会和环境效应。
      借鉴兰斯塔德地区的经验,政府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制定空间发展规划、建设交通和通信等基础设施网络、确定产业和投资等引导政策、保护环境提升城市品质等。需要指出的是,在推进城市网络发展过程中,必须考虑多中心城市结构形态上的多样性,不同的形态意味着不同的产生来源和空间发展轨迹。多中心的形成有三种不同的模式:离心模式、组合模式和融合模式,每种模式有着不同的发展过程,驱动力也不同,由此发展而来的城市网络类型也不同。对于不同类型的城市网络,其空间整合战略的政策重点也有所不同。互补型城市网络,强调垂直整合,互补是关键的整合机制,重点要促进城市中心之间的专业化分工,通过分工与协作实现网络整体效率的提升。整合型城市网络,强调水平整合、合作是关键的整合机制,其效率来自合作带来的外部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重点要提供各中心之间交流的物质性与非物质性网络,促进城市中心之问的合作。
      在国际经验借鉴中一定要考虑到体制的差异性。兰斯塔德地区城市网络的发展与荷兰分权式的行政体制有关。而我国的行政体制以集权式为主,从中央政府到省政府再到市政府有着严格的等级隶属关系,跨区域地方政府之间的协调是个难点。此外,在推进城市网络或者网络城市建设中强调政府作用尤其是规划作用的同时,一定要充分重视自下而上的市场化作用,城市空间发展不仅要体现规划意图,更要适应经济发展的空间要求。

(编辑单位:首都师范大学资源环境与旅游学院)

_
  上一篇:加快建设创新型省份:浙江未来可持续发展的重大战略抉择
下一篇:转型:为了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