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3期 2012年>> 色彩规划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6/20
绍兴城市色彩与高度规划研探
王富更 王 臻

     城市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优美、和谐的城市色彩与高度景观,在规划建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城市地形的起伏、建筑的高低、植皮的黄绿、色彩的素艳反映了一座城市的自然环境和人文景观,彰显了城市的历史文脉和本土风情,体现了城市的个性与特色。然而,在快速城市化的过程中,城市色彩与高度产生了严重的同质化现象,“千城一面”的建筑形式,使城市特色逐渐消失,色彩景观混乱无序,城市发展受到严峻的挑战,应当引起领导和规划、建设工编辑的高度关注。本文从研究绍兴城市色彩与高度景观出发,对保护和传承城市历史学问、塑造城市特色提出一些意见和建议。
     一、城市色彩与高度构成的因素分析
     城市色彩与高度是城市中最突出、最抢眼的景观要素,是城市学问符号的具体表现。城市色彩与高度景观由自然环境、人文环境、历史学问等因素构成,它们之间相互交融,浑为一体,成为城市的风景线。
    (一)人工与自然结合的城市色彩
     城市色彩是指在白天下城市某个片断范围内所有裸露物体外部色彩的总和,是城市实体要素通过人的视觉所反映出来的相对综合、整体的色彩面貌。城市色彩不仅有起主导因素的建筑色彩,而且还有地形地物、周围环境,它们共同组成了城市景观元素。
    1、自然环境色彩
    作为城市底色的自然环境色彩,由山丘、土壤、河湖、天空等要素组成。绍兴市域境内地貌类型多样,东、南、西部属山地丘陵,地形起伏;北部为绍虞平原,河湖密布,城市处在山水之间,自然面貌多样。土壤类型除地带性的黄壤土外,还有广泛分布的水稻土、盐土、石灰岩土、新积土等土类;由于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易于草木生长,土壤被植物所覆盖。城市北部河道密布,湖池众多,素有“水乡泽国”之称,河道水系、山丘、田地,不同的质地和颜色,构成了城市的背景色彩。
      以树木、花卉、果实、农作物为主要植物的环境色彩,也是城市色彩的依靠。绍兴城市有越城、柯桥、袍江三大片区和镜湖绿心组成,片区间有大片农田、水面,自然环境良好,植物生长茂盛。自然植被有针叶林、阔叶林、灌木林、混交林、竹林等6类;城市行道树为常绿类、落叶类的阔叶树种;园林植物品种较多,有乔灌木、花卉、草皮等。农作物色彩具有较强的季节性,春天是花的海洋,主要有金黄色(大片的油菜花开)、粉红色(连片作为肥料的紫云英开花),零星有红色(桃花)和白色(萝卜、梨树开花)等;夏天则为绿色,农田大面积种植水稻,旱地则为蔬菜、水果,路边、河旁的树木以及园林植物,绿树浓荫到处;秋天又为黄色,遍地金色稻浪翻滚,树枝上果实累累,一派丰收景象;冬天则多为灰褐色,稻谷收割后农田变成了旷野,露出了土壤的本色;若遇下雪,则天地间银装素裹,城乡一片洁白,这是地外亚热带气候所形成的自然色彩。
    2、人工环境色彩
    人工环境色彩由建筑物、构筑物和街道家具组成。建筑色彩由建筑及附属设施的外观构成,包括墙体、门窗、檐口、屋顶以及各种构件部位,它是城市中的主色调。优秀的城市建筑色彩与景观由于突出的形与色,往往成为引人注目的第一视觉要素,表现出最鲜明、最直接的城市意象。绍兴城市建筑色彩有老城和新区之分,老城以黑、白、灰为主色调,历史街区空间尺度宜人,建筑风格较为统一,粉墙黛瓦、乌黑廊柱、棕色油漆为基调的民居住宅,集中反映了绍兴传统建筑特色与民情风俗。新区则以和谐中带有自己不同的特点,按照建筑物的性质分有多种色调。住宅以灰白(大批多层住宅)、黄(高层住宅建筑)、蓝(一批城中村改造房多为淡蓝或深蓝)色为主,局部也有红色(有如金昌美院的紫红色、镜湖新区小港村和老城罗门小区的淡红色)点缀;教育建筑多为沉稳典雅,以黄、淡红等暖色调为主,表现出严谨务实、团结活泼的风格。商贸、办公建筑外墙多为饰面砖,玻璃幕墙、石质材料以及涂料材质,以暖灰色系基调为主;寺庙建筑又为黄色或暗红色(如大禹陵和禹王庙的外墙),红色柱梁,凸显其佛教建筑的风采,不同的建筑色调反映了各异的使用功能和要求。
      城市建筑色调在人们的俯视或仰视上又有所不同,如站在山丘上或建筑高处向四周围眺望,不同的高度会出现不同的色彩效果。如在塔山的应天塔上向北瞭望,因山与建筑不高,故多为灰色(指屋顶);而从府山上向下望则灰屋顶中夹有不少白墙,还有绿树点缀,色彩稍为丰富;从蕺山文笔塔向北眺望,西侧大滩湖水面碧波如镜,东侧的绍兴天下住宅区多层排屋的蓝色屋顶,后面白露金滩低层住宅的红色屋顶,而旁边的高层建筑的黄色外墙,加上沿湖的绿带,可以说是色彩斑斓。远处山水人家的住宅为灰白色,这是绍兴开发建设地带高层建筑色调的一种有益尝试。
     绍兴道路、桥梁色彩较为暗淡,车行道一般为黑色沥青路面,新区部分为淡灰色的水泥路。人行道多为石板敷筑,呈凝灰岩的石质本色;部分新区人行道为彩色地砖,以墨绿、淡红为主。老城古街巷为石板铺地,这是历史上开山采石、就地取材而形成的。古桥梁、石河坎、古踏道、古石亭以及古井等均以青石砌筑,虽经长期的日晒雨打,但灰白色的基调未变。
      街道家具是城市色彩的组成部分,起着点缀城市的作用,从功能上可分为多种类型。一是桌椅类,主要是在园林、广场边放置的坐椅,分为木质和石质,木质类以黄色为多,石质类的条椅采用地方石材,墩、凳则多用外来的花岗岩石,以灰白式调为主。二是景观类,指雕塑、花坛或树坛(坛边可以坐人),雕塑有石质、水泥、铜质等多种材质,以灰、黑色为多,如老城西廓交通环岛的船浆雕塑、会稽山上的大禹塑像以及环城河边多个历史治水英雄雕像等。三是亭廊类,分布于游憩的园林景点、历史街区和游船码头、停车场地等,建筑多以挑檐、翘角等绍兴地方特色的传统形式出现。四是指示牌类,包括路标、公共汽车站牌、交通指示牌等,除路标有地方特色的木框架构筑外,其余指示牌与其他城市式样差不多,为铝铁制品,色调以蓝色或淡绿色为多。五是灯具类,灯的式样根据道路性质和街区功能而定,路灯灯杆多为白色和黑色,交通性道路以照明为主,色样较新颖,以“海欧”式为主;生活性道路有装饰性功能,如白玉兰灯、圆宫灯之类;商业街道还有霓虹灯、厨窗灯设置,有红、黄、蓝、白等多种颜色;在主要景观建筑、绿树上还布置了射灯和灯带;有些树灌木上还撒上了“满天星”灯珠,这些灯具装饰在晚上各放异彩,扮靓了城市夜景。
      3、人文环境色彩
     人文环境色彩包括民俗传统、学问活动和居民对色彩的偏好。民族传统由非物质学问遗产、民族风情等组成。绍兴是一座历史学问名城,被誉为“没有围墙的博物馆”,城市色彩以素淡为主,有“水乡、桥乡、酒乡、书法之乡、名士之乡”的美称,为首批国家级历史学问名城,首批中国优秀旅游城市,荣获联合国人居环境奖。乌篷船、乌台门,在城内外到处可见;传统商业店铺的招牌多为白底黑字,曲尺柜台,棕色或黑色家具陈设,人文环境典雅。
      人文环境色彩也包括传统工艺色彩、民俗传统以及居民的色彩喜好。绍兴传统工艺根据不同的产品有不同有色彩,如绍兴老酒是橙黄色的,酒瓶子(玻璃瓶)也多为棕黄色;陶土制作的酒坛(50市斤装)为淡黄、棕黄、淡绿等色,盛酒后坛外刷成白色,有利于注明生产日期和产品类型(如加饭、元红、醇酿等类酒名称);而小坛(3.25斤装)多为棕色或褐色陶罐,与黄酒的本色相对应。历史上绍兴纺织业发达,安昌、齐贤一带有“日织万丈绸”之称,这些布匹与绸缎坯布多为白色,加工染色后为黑色或蓝色(包括深蓝和淡蓝),也有印花布生产,以蓝、黑色花纹为主。历史上男人喜欢戴乌毡帽(现农村地区还可见到),具有防雨、防晒和冬暖夏凉的作用,这是水乡城市人们的习俗。绍兴人不喜欢大红大绿的色彩,逢年过节不象北方人那样在家门口挂上喜庆的红灯笼,而人们一般在门上贴一副对联而己。城市居民服色总体素淡。绍兴是越剧、绍剧的发源地,各种剧目的演出服饰大不相同,形成了多彩的戏曲服装特色。然而,广受民众欢迎的“绍兴莲花落”演员则身穿青布长衫,手拿纸扇,边唱边说,平淡质朴,反映了绍兴地方戏曲艺术独特的道具,也折射出人们对艺术的喜爱。
     另外,城市还有一些流动色彩,如在道路上行驶的各种机非车辆,有赤橙黄绿青蓝紫等多种颜色,加上河中航运的各式船只,公共汽车上的广告图案,这些都为城市增加了动感的景观与色彩。
    (二)多元素构成的城市高度
     城市高度由自然地形、人工建筑和河道水系等元素构成,按城市空间景观来分,城内的山体为第一高度,新旧建筑为第二高度,绿化树木为第三高度,道路广场等为第四高度,河道水系则为第五高度(实际上是城市的凹空间)。影响城市高度的主要因素是建筑物和地形地貌,城市规划建设要遵循与山水环境相协调的原则,如“建筑不能与山比高低”等,体现“以人为本”和谐自然的设计理念,创造良好的城市空间和生态环境。
      1、城市格局的演变
      绍兴老城处地平原与半山区的衔接带上,祖先在选择城址时,利用突起在平原上的几个孤丘(即小山)来规划建设城市,这里地势高燥,用水、交通方便,宜于城市的发展。因而,绍兴老城经过2500年的历史演革,城址一直固定在原来的位置上,总体格局也未有多大变化,为我国春秋时期140多座诸侯城市中6个幸存者之一,这是难能可贵的。
      绍兴老城是依托鉴湖水系,围绕府山(高70余米)、蕺山(50余米)、塔山(30余米)等山丘,因山就势而建,生产生活方便。整座城市形如龟甲,俯卧在稽山镜水之间,头部(昌安街)向北伸出,预示着城市今后的发展方向。城内主要河道呈南北走向,东西向支河甚多,空间结构称之谓“鱼骨状”。城周的青甸湖、大滩湖、迪荡湖等主要水面和府山、蕺山、塔山等山体,控制着城市的地域形态。城市除自然山体有30-70余米的高程外,建筑高度均不高,传统民居一般在二层左右,檐口高度在6米以下;有少量的三层公共建筑,檐口高度也在9米以下。现代民居以多层建筑为主,一般为5-6层,檐口高度在14-17米之间。主要街道也有部分高层建筑,性质多为公共建筑(如银行、饭店、电力、电信等大楼),起着点缀城市景观和丰富天际轮廓线的作用。
     从总体上讲,绍兴城市的建筑高度分布是老城低、新区高,建筑布局是老城密、新区疏(老城低层建筑较多、密度大),相反建筑容积率是老城低、新区高(高层建筑多),这是由技术条件、经济社会发展、开发建设时序等因素所决定的。当前,应积极疏解老城密度,加强建筑整治,增加开敞空间,创造宜居环境。
     2、老城空间肌理的分析
     绍兴老城“三山万户巷盘曲,百桥千街水纵横”的结构形态,展现了城市的空间肌理、河道纵横的水城格局。从总体布局上看,老城肌理可归纳为“二环环抱、鱼骨交错”,即内外两条环河,形成以主要河道为依托,鱼骨型伸展的交错网络,街路顺河而布,形成纵横交织的肌理。房屋建筑沿河而造,有背街面水、前街后河等到布局形式,形成了西小河、上大路河、鲁迅路河、咸欢河、稽山河、环山河、蕺山街河等水乡风貌带。历史上绍兴老城主要河道号“七弦四达”,即南北向四条与东西向的七条河流相互交汇,水运可达各主要站场、馆舍及居民区,为城市的水上交通要道。这种河街交织的形态是绍兴水乡空间的典型,也是影响绍兴建筑高度的重要因素。
      根据河道与街巷、房屋的不同组合关系,可将街河空间划分成沿河外街、两街夹一河、沿河内街、沿河无街等四种类型。河道宽度为5-10米(除府河、咸欢河、鲁迅路河窄一点外,八字桥河、上大路河、西小河、环山河均在10米左右),沿河建筑多为二层,局部一层,檐口高度为3-6米,建筑与河道的比例较为协调。沿河外街和两街夹一河的建筑空间尺度在1:1与2:1之间,使位于河道另一侧可以清晰地见到对岸建筑的整体效果,在河中可看清同侧建筑的细部;在岸坎街边,建筑中部突出的檐口,很好地分割了人们对建筑的空间感受,使得建筑更具亲和感。沿河内街和沿河无街的建筑依水而建,屋前开路的街河空间形式,河道宽度与建筑高度略大于1:1,在整体上给人以较强的围合感,两岸均可看清对方,为以水巷为交通特征的居所提供了相互交流空间,宜人的尺度是江南水乡特有的风俗情景。水道——主街——小巷的空间组合,建筑主轴垂直于主街,并纵向延伸,增加空间层次感,以为水巷内街的空间尺度,适宜于商业等氛围的形成与发展。
     3、城市建筑高度地域分布
     绍兴城市建筑高度分布按照“三大片区、一中心”的布局结构来衡量,主要集中在“三大片区”内。中高层、高层与超高层建筑以柯桥片区为多,主要分布在迪扬路、金柯桥大道、裕民路、群贤路、山阴路、鉴湖路两侧;袍江片区次之,主要分布在世纪街、育贤路和袍中路、中兴大道附近;越城片区最少,老城除中兴路沿线和城东新区有零星高层建筑分布外,高层或超高层建筑主要集中在迪荡新城内。“一中心”的镜湖新区核心区目前正在建设之中,大滩湖北侧地段高层建筑耸立,在解放大道沿线、凤林路与洋江路之间,将会有一批高层或超高层建筑崛起。
     城市建筑高度可分为四种类型:一类是50米以上的高度区,主要集中在各片区中心、重要节点和界面,分别位于镜湖新区中心区、迪荡商务中心、金柯桥大道和世纪街两侧;二类是30-50米高度区,主要包括中小型商业建筑、中高层住宅、医疗卫生、体育服务设施等,主要分布在人口密集的居住中心附近;三类是12-30米高度区,包括多层居住建筑、商业休闲建筑、市场、车站码头等设施,主要分布在交通要道、广场周围和城郊结合部的居住小区;四类是12米以下的高度区,主要分布在老城内八片历史学问保护区(越子城、鲁迅路、八字桥、蕺山、西小路、石门槛、新河弄和前观巷)和镜湖国家湿地公园内(许多自然村落)。这四种建筑高度类型及分布既与历史街区和湿地景观保护相协调,又与现代城市发展相适应。
     (三)主要存在问题
      绍兴城市的建筑高度与色彩存在着与国内许多城市相类似的地方,主要缺少对城市建筑色彩与高度的基础研究,老城区“黑白灰”的色调,被简单地应用为实体,导致传统建筑色彩意蕴淡化和简单化;新的高科技建造手段和现代建筑材料的应用,导致新区建筑色彩与其它城市趋同。在推进城市化的过程中,大量的新建筑拔地而起,打破了城市原有稳定的空间肌理和色彩环境,缺少与文脉关联的新建筑;“唯我为大”、喧宾夺主,缺乏与周围建筑形态与色彩的对话,形成本土建筑形象弱化、建筑色彩形象混乱的状况,致使城市整体形象受损。
      解决城市建筑形象混乱的核心内容是建筑色彩与高度的控制,其根本在于寻找属于绍兴城市的建筑色彩与高度景观特征,特别要建立建筑高控制的色彩体系,使城市建筑色彩的引导,落实在具体的高度形态上。

    二、城市色彩与高度规划策略
    在绍兴城市色彩与高度的规划中,应以山丘、河网、水乡肌理为依据,将建筑色彩引导与建筑高度控制相结合,研究塑造城市轮廓、视线走廊,提出色彩引导、特征强化的建筑色彩与高度的规划策略;制定分片区的建筑推荐色谱、重点片区高度控制与色彩规划方案;针对不同建筑体量与高度、不同建筑施色面积,拟定色彩应用导则。通过色彩的表现力,强化建筑高度控制的形态特征,形成城市色彩与建筑高度的控制体系,使城市色彩与自然景观和谐共融。
     (一)城市层面的色彩与高度规划
     城市层面的色彩与高度规划,其范围应为城市总体规划中确定的建成区,总面积达170余平方公里,这是绍兴城市建筑、景观规划的重点区域。根据城市色彩与高度要求,确立系统的城市建筑推荐色谱,构建城市色彩形象与高度景观,为建设“特色产业城市、学问休闲城市、生态宜居城市”创造条件。
     1、规划城市总体色彩
     绍兴城市的总体色彩为“凝灰淡彩、墨韵华章”,结合城市分区结构,合理组织城市色彩环境的平面分布。历史学问保护区、古镇区和河湖水系周围以淡彩为宜,其他地方如商贸区、城市综合体按其功能可适当浓墨一点。对建筑而言,结合自然和人文景观中个性化色彩基因,对居住类、行政办公类、金融商业类、学问教育类、工业科技类和生态保护类等各类建筑,实行由区域专门编制的建筑色彩规划,来效法自然、继承传统。城市色彩印象的变化主要来自于对明度和艳度的使用,商业建筑的入口、墙面的装饰,虽只占整体建筑很少一部分,但色彩却达到了意想不到的醒目效果。历史建筑外立面使用石材(石板墙)和木材,这些材料随着岁月的流逝,明度和艳度逐渐降低,形成了质朴沉稳的色彩景观,将这种色彩融入周围低艳度的自然景观中,会显得韵味十足。城市建设应多采用一些地方的建材,使城市色彩凝灰淡雅,接近自然,融合新旧建筑。
     2、构建城市高度体系
     绍兴城市的发展从半山区走向鉴湖,形成了以镜湖为绿心的大城市格局,城市高度体系将通过城市功能需求与空间肌理进行规划,以山为屏、以河为脉,构建古今交汇的水乡城市肌理,融山、水、园林、建筑于一体的城市高度形象。
     根据城市功能、景观要素和学问特点,考虑城市土地珍贵的实际,在适当提高建筑高度、增加容积率的情况下,可将城市规划用地划分为5个建筑高度区:一是绍兴历史学问名城(老城区的历史街区)和东浦省级历史学问名镇、斗门古镇等为历史学问保护区,建筑以2、3层为主,高度控制在10米以下;二是小于24米的多层建筑,主要分布在老城区和镜湖城市湿地公园及周围地区,一些山傍、水边的建筑也应考虑此高度;三是24-50米的中高层建筑,主要布置在越城片区南部、柯桥片区南部、镜湖新区高速铁路以北和袍江片区群贤路两侧地区;四是50-80米的高层建筑,主要布置在袍江片区与镜湖新区的凤林路、洋江路路两侧,越城片区的人民东路(包括城东新区和生态产业园),柯桥片区的大小坂湖西侧和瓜渚湖东侧;大于100米的超高层建筑主要分布在镜湖新区的城市中心区、柯桥片区的裕民路与兴越路附近、袍江片区的高速公路以南以及越城片区的迪荡新城等区域。这样的建筑高度分布,不仅体现了“优地优用”的原则,提高了土地利用效率;而且还丰富了城市景观,使城市的天际轮廓线美妙、奇特、多彩。
    (二)片区层面的色彩规划与高度控制
     片区层面指城市规划确定的越城、柯桥、袍江三大片区,片区面积为50-70平方公里,若加上相关的风景名胜区面积会更大一些。片区层面的色彩与高度规划应比城市层面更细一些,操作性也更强一点。根据城市层面推荐的色谱要求,科学地编制各片区色彩与高度规划,并结合重点片区的建筑高度分布,制定分层次的规划控制措施。
     1、分层次的建筑高度控制
     城市中的山丘、水体确定了城市建筑的空间形态和尺度,建筑高度遮挡线需低于山体高度的1/3,这样才能保持良好的山体景观与视线廊道。分层次的规划也要提倡“显山露水”,体现绍兴水乡城市的肌理和地形特征,充分利用这些山水环境,保持或开辟重要建筑、广场、道路对山体、片区之间的景观廊道。
     片区建筑高度控制结合山水城市格局、历史学问与未来发展,可分为特殊控制区、重点控制区、一般控制区三个方面。特殊控制区主要为历史街区和生态敏感地区,为保证区域的生态安全和城市学问特色,建筑高度应严格控制,范围涉及到“三片区、一心”。特殊控制区的高度控制,应按生态绿地规定及历史学问名城、名镇保护规划要求,划定控制区域和制定具体的对策措施。在生态保护核心区如央茶湖周边100-200米内为生态风貌协调区,老城或古镇历史街区及重要文物、主要河道附近30-100米为水乡风貌区,建筑高度控制在3层以下,檐口高度在9米以内。禁止在老城或古镇区、生态保护区内建高层建筑,原则上只能建园林建筑或地方特色建筑,建筑高度按保护要求详细确定。历史街区内的建筑以整治、修缮为主,历史文物建筑应“修旧如旧”,对危房拆除而重建的建筑,其形式和高度应与原有建筑相一致。重点生态保护区不得新建与保护要求不相符的建筑,可以建些以生态为主的旅游服务配套设施。生态保护区、历史街区周围区域建筑以4-6层为主,新建建筑高度不应大于24米。
     重点控制区主要包括生态保护区、城市河道周边建设区域、老城周围相邻地区和一般城市景观区,为保持绍兴的水乡特色和与城市相连的景观廊道,应严格控制其周边地区的建筑高度,老城及沿重要湖泊周边的建筑应控制在多层或小高层以内(如袍江片区的湖则坂、洋泾浜两湖周边),保护山、河自然景观的通达性。控制区周边相邻地块应以老城及生态区为背景,形成相延续的城市空间,老城周边地区的建筑高度应与老城有所协调,形成错落有致的布局形态。生态保护区的建筑应考虑生态视野的控制要求,区域内以多层建筑为主,适量建些小、中高层建筑,但必须做相应的视线分析,建筑高度应控制在24-48米之间。
     一般控制区包括城市湿地公园外围的居住功能片区及部分越城、袍江、柯桥片区,越城片区除老城和重点控制区外,城东、城南、城西等非重点地区建筑高度控制可适当放宽;镜湖新区是绍兴城市发展的核心区,建筑高度应“有的放矢”,展现新城、新貌和新地标。柯桥、袍江片区的定位为绍兴中心城市新组团和以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的现代化工业新城区,建筑高度在50-80米之间,部分标志性建筑可突破80米,以体现城市现代化的特征。在建筑的体量上应符合城市空间要求,处理好与城市中心区高层建筑的对比关系,在高度上形成梯次与节奏,创造新的城市景观。在道路、河道两岸和中心地段的建筑高度宜弹性控制,最好能编制控制性详细规划或做好城市设计,使建筑高度与河、路宽度上有个黄金比例。
     2、分层次的城市色彩规划
     在片区内,结合城市高度控制分区、城市结构和发展模式,色彩规划宜分为老城(包括古镇)历史学问区、城市重要发展区以及一般色彩控制区。根据功能特点,按城市色彩总体要求推荐相关色谱,划分若干个色彩控制区,为既有分区特色、又有城市整体性色彩环境创造条件。
老城、古镇历史学问保护区的色彩控制,按照历史学问名城、名镇的保护规划要求,确定老城、古镇区等历史保护片区的色彩,在调查研究历史文脉的基础上,结合现状色彩特点,提出具体的推荐色谱,有针对性的进行规划设计。
      城市重点发展区色彩控制,主要为老城环城河以外的的片区,包括柯桥片区、袍江片区、镜湖新区和重要发展的区域,有色彩特征和有条件进行色彩控制的重点地段,其色彩规划需要针对各自的功能属性、空间结构特征,单独编制色彩规划,提供主辅色谱、点缀色谱和禁用色谱等。
一般色彩控制区,虽不需要单独进行色彩设计,但要参照城市总体色谱,在分区推荐色谱等色彩的指引下合理确定,与城市整体环境相和谐。
     (三)制定视廊控制要求
      视廊控制是掌握城市景观、高度与色彩的重要因素,也是历史名城保护的一项内容。由于绍兴城市规划范围较大,各片区的视廊控制需作进一步研究,应在保持现有景观视廊的基础上,结合新区开发增加视线走廊和生态廊道,使老城更具活力、新区独具魅力。
     1、老城视廊控制
    绍兴老城的视线走廊可分为城内和城外二类。城内视线走廊有府山越王台至塔山应天塔、府山望海亭至西小河、广宁桥至大善塔、题扇桥至蕺山、城市广场至府山等条,在这些视廊内不应有体量较大、遮挡视线的建筑出现;在视廊两侧也不应有与对景建筑比高低、色彩艳丽的建筑分布,以确保视廊通畅、色彩和谐。与城外联系的视廊有蕺山文笔塔至大滩公园、府山望海亭至梅山、塔山应天塔至亭山、龙山的对景等,要加强其保护,控制廊道道两侧的建筑高度。在保持老城风貌的前堤下,向外拓展的建筑风格、色彩、体量、功能等也要和谐,以统中求变、凝聚特色。建筑设计要因地制宜,传承创新,突出现代生产技术与功能的“产品形式”;建筑色调根据片区规划要求,结合周围景观环境和视廊实际,合理选用,使老城、新区有个很好的过渡。
     2、镜湖新区的色彩与视廊规划
     从镜湖新区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资源条件看,色彩规划可分为三个圈层,第一圈层是国家级湿地公园,即15平方公里范围;第二圈层是湿地公园周边及外围地区,包括萧甬铁路以北地区;第三圈层是开发建设的地区,包括行政中心附近、高铁站南侧地区和高教园区。对这三个圈层的色彩规划,可以不同的建筑高度、色彩的明暗加以控制,使之与整体环境相谐调。
     镜湖新区的景观规划应以央茶湖、梅山等生态基底作为新区的保护区域,以绿心及开敞空间、山丘的制高点为眺望区域,把老城山体等景观区、重要城市节点作为被眺望对象。应以宜人的空间与愉悦的视觉感受为标准,确保央茶湖、梅山、凰凤山、老城的府山等主要景观与标志点的视线廊道通畅,控制新区内重要道路和梅山江、大树江等主要河道两侧的建筑高度,划分色彩控制范围,合理引导行政中心和以高铁站为中心的地块建筑高度。从对绍兴水乡的肌理分析,确定新区建筑高度与河道宽度之比为:宽度在30米以下的河道不应超过0.6:1,宽度在30米以上的河道不应超过0.4:1;建筑高度应充分考虑景深要求,由沿河、湖等逐步向外递增,以丰富景观层次。
      加强对央茶湖(百米以外进深区域)沿岸建筑高度与体量的控制,高层建筑以点式(塔式体形)为宜,形成疏朗、通透的视觉观感。构建层次分明的纵向景深秩序,按人们观察视点的变化和转移,将镜湖新区景观分为远景、中景和近景,构筑良好的全方位新区色彩与景观体系,并导入规划设计之中,实现有针对性的规划控制。
       在时代发展的今天,全球化与地域学问的融合,促使城市色彩与高度景观引发了深层次、学问理念的冲突,需要在城市规划设计中严格把关,建立相应的管理机制,塑造整体和谐、丰富有序、多样统一的城市色彩与建筑高度形象,把城市建设得更加美好。

(编辑工作单位:绍兴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浙江工业大学)

_
  上一篇:加快建设创新型省份:浙江未来可持续发展的重大战略抉择
下一篇:荷兰兰斯塔德地区城市网络的形成与发展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