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2期 2012年>> 理论前沿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6/18
构建现代能源产业体系的发展探析
陈柳钦

     一、现代能源产业体系的提出
     能源,作为直接或经转换提供人类所需光、热、动力等任一形式能量的载能体资源,是人类生存与生产的重要物质基础。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能源经济发展“快而不优”,规模“大而不强”。从国际环境来看,在世界能源竞争环境中呈现出低成本、低技术、低价格、低利润以及低端市场的“五低”特点,并依靠这“五低”创造了经济增长的辉煌成就。但与此同时,大家也付出了高能耗、高物耗、高排放、高污染的“四高”代价。从国内外现状以及我国社会经济长远发展考虑,转变能源经济发展模式已是我国政府和社会共同面对的重要使命。
     为此,2010年10月,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指出,“要发展现代产业体系、提高产业核心竞争力”。同时,公布了《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决定》指出,中国计划用20年时间,使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等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整体创新能力和产业发展水平,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撑。加强现代能源产业发展,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决定同时亮相,绝非巧合,昭示了我国政府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能源产业的决心和信心。与此相应,现代能源产业体系建设势如破竹,迅速展开。《中共中央关于制定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对能源行业的“十二五”规划做了明确的要求,明确“十二五”期间加快建设现代能源产业体系,推动能源生产和利用方式变革,构建安全、稳定、经济、清洁的能源体系,加快新能源开发,推进传统能源清洁高效利用,在保护生态的情况下,积极发展水电,加强生态建设,发展智能电网,扩大油气战略储备。2011年1月6日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国家能源局据此进一步明晰了“十二五”时期我国能源发展的总体思路,即能源发展要以转变发展方式为主线,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大力调整能源结构,积极开展能源国际合作,加强科技创新能力建设,推动能源生产和利用方式变革,构建安全稳定经济清洁的现代能源产业体系,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供坚实的能源保障。2011年3月16日正式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提出:“要坚持节约优先、立足国内、多元发展、保护环境,加强国际互利合作,调整优化能源结构,构建安全、稳定、经济、清洁的现代能源产业体系。”这凸显了现代能源产业体系的重要战略地位。

      二、现代能源产业体系的内涵及其特征
     “现代能源”的概念是不断演进的。在世界第一次能源大转换之后,煤炭是现代能源,被替代的秸秆和薪柴是原始能源;第二次能源大转换之后,煤炭、石油、天然气和一次电力中水电、核电是现代能源;随着非水电可再生能源技术的成熟,太阳能热(太阳能热水器、太阳房、太阳灶等直接利用太阳热能)、沼气、风电、光伏发电成为现代能源的组成部分。可以说凡是高效的,低排放的能源生产方式,都可以归入现代能源产业。“现代能源”要求做到安全、稳定、经济、清洁。现代能源建设还需要有关部门的配合,例如交通运输与现代能源建设的关系就非常密切,特别是煤炭和石油离不开铁路网、公路网、和水运网的配合。
    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与电力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曾鸣教授认为,现代能源产业体系是指在信息化、常识经济时代条件下,由各类能源产业以及相关产业所组成的体系,是基于先进技术、管理机制、配套政策等保障要素协调运作的体系,是具有结构优化、技术先进、低碳环保、安全可靠、包容增长等现代产业特点的有机系统,是产业结构和消费结构良性互动,产业发展与资源环境协调一致的生态能源产业模式。建设现代能源产业体系关键是要用现代产业体系提升能源产业,用现代经营形式推进能源产业,用现代发展理念引领能源产业。而构建现代能源产业体系的根本目标在于要实现我国能源产业的科学转型和高端低碳发展,实现区域层面、产业链条、各方主体的最优利益,促进我国现代产业体系的优化发展,持续提升我国能源产业的国际竞争实力。
     曾鸣教授认为,现代能源产业体系具有高端融合性、清洁安全性、灵活适应性和规模包容性等4个特征。①高端融合性。是指在先进技术和管理理念的作用下,能源产业体系呈现高度融合互补的状态。②清洁安全性。是指通过产业体系的升级,能源产业体系能够适应我国节能减排和能源安全的需求。一方面,现代能源产业体系可通过大量开发和消纳新兴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更好地履行我国对国际社会的节能减排承诺。另一方面,现代能源产业体系应在大规模清洁性、间歇性能源接入的情况下,同时保障国内能源供需稳定,供应安全,进而满足我国在国际环境下的能源安全需求。③灵活适应性。是指现代能源产业体系能够以其自有的调节机制适应不同层面的外部环境和市场变化。④规模包容性。是指我国的现代能源产业体系能够在行业、区域、主体等多维角度带来广泛影响,并使其协同发展。现代能源产业体系将创造更大的产业规模,更长的产业链条和更高的协作配套水平。与此同时,应更好地促进社会利益的公平分享,引导区域范围内,各产业、各主体之间的公平竞争和优势互补,保证系统能源经济的持续增长。
    三、现代能源产业体系的区域布局
    近代中国以来,我国东北地区和中东部沿海地区的各个能源基地,纷纷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我国的能源产业布局方面,一直也较为偏重于东北和中东部沿海地区。然而,在经历了长期的开采和利用之后,这些曾为我国建设出过大力的能源基地,相继陷入枯竭和低产的窘迫境地。如2007年我国确定的国家首批资源枯竭型城市中,中东部地区占到了全部12个城市中的9个;而在2009年确定的第二批32个资源枯竭型城市中,中东部地区占据其中的23个。相比较而言,我国中西部地区,尤其是西部地区,拥有的各类能源储量,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比重。目前,我国能源总体呈现西富东贫,消费呈东多西少的局面,长距离、大规模的北煤南运、西电东送、北油南运、西气东输是我国能源运输的基本格局。随着西部能源开发的进一步深入,能源生产与消费中心逆向分布将进一步加剧,东部、中部和东北地区为主的主要能源消费区,西部、中部和西南地区将成为主要的生产和调度区,其中部分地区还将成为承东启西的调节区。能源分布的不均,给我国能源利用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因此,“十二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统筹规划全国能源开发布局和建设重点。按照“加快西部、稳定中部、优化东部”的原则,构筑区域能源优势互补、资源高效配置、能源开发与环境相和谐的能源发展布局。在西部地区,继续加快能源资源开发利用。要建设大型煤炭基地和现代化矿井,发展大型煤电基地和坑口电站群,加强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大力发展风能和太阳能。在中部地区,稳定能源开发。要稳定山西煤炭资源开发,河南、安徽煤炭资源在逐步减少,调整开发强度,在提高回采率上多下功夫;合理布局燃煤电站建设。因地制宜发展可再生能源。在东部地区,优化能源资源开发。要加快海上油气带建设,稳定陆上油气生产,控制东部煤炭资源开采,大力发展风电等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因地制宜发展燃气调峰电站和热电联产。同时,还要加强国家综合能源基地建设。山西、鄂尔多斯盆地、内蒙古东部地区、西南地区和新疆5个区域,煤炭、油气、水力资源蕴藏量占全国的70%以上,要统筹作好开发规划,把握开发强度、节奏和时序,把这5个能源资源集聚区域打造成为支撑我国经济长期发展的国家能源战略基地。

     四、构建现代能源产业体系的实现路径
    (一)加强能源先进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加快能源自主创新
     现代能源产业体系首先应该是先进技术的载体,应该拥有强大的技术研发能力和先进技术的应用能力。因此,必须要加强先进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包括传统能源的高效、清洁利用技术和转换技术,以及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和利用技术,依托国有、民营大型企业、科研院所,组建国家能源研发实验中心,充分发挥好、利用好国家能源研发实验中心的作用,根据国家经济发展和市场需要,加强自主研发,开展核心技术攻关和成果转化研究,建立新能源发展专项基金,把支撑的重点放到科技研发和工程示范上去。增加能源科技投入,对洁净煤技术、高效能源利用技术、先进发电技术、新型用能技术、新型核电技术等,制定具体的发展路线图并进行国家主导的科技攻关,重点在核电、新能源和大型油气田、页岩气等领域,发展一批对产业发展整体带动性强、对资源开发和可持续发展具有战略意义的关键技术。继续组织开展“大型油气田及煤层气开发”和“大型先进压水堆和高温气冷堆”两个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并以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实施为载体,增强能源领域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取再创新能力,抢占未来能源科技竞争制高点。提高能源装备自主化发展水平,应用开发重大装备和工程示范四位一体的能源科技装备体系,并将能源工程建设和重大能源装备自主化相结合,加强技术攻关和综合配套。
    (二)形成合理的能源产业结构
     合理的能源产业结构是建立现代能源产业体系的关键。为此,一要打破受煤炭资源禀赋的约束,合理控制煤炭生产和消费量,从而降低煤炭在一次能源生产和消费中的比例。从出产看,目前有两种定见值得考虑,一种是对煤炭出产总量设定上限,年出产总量不得打破上限;另一种是在对煤炭企业进行兼并重组、成立大型煤炭企业,从根本上对大型煤炭企业实施煤炭出产配额治理,节制其增添幅度。从消费看,新上各类项目鼓舞鼓励优先用气,其次用油,不得已的经过审批才能用煤。
    二要积极推进传统能源清洁高效利用。经权威测算证明,燃烧洗精煤比燃烧原煤可节能10%。为此要继续提高煤炭加工转换比重,加大煤炭洗选比例,发展清洁煤技术,继续实施“上大压小”,积极发展热电联产、集中供热,鼓励发展低热值煤、煤矸石发电等综合利用。
     三要降低国际石油依赖,保证石油安全。要着眼全球,从战略的高度借鉴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经验,采取多种途径实施多元化的能源战略,突破单一的能源外交模式,积极参与国际石油市场竞争,加强国际石油领域合作,加快建立现代石油市场体系,建立完善现代石油储备制度,合理石油储备布局,丰富石油储备方式,逐步形成符合中国国情的石油储备体系。
    四要加快新能源开发。加快构筑促进新能源产业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加大对新能源发展的政策支撑力度,完善有利于新能源产业发展的财政、税收、投资、价格及信贷等方面的政策。加强新能源产业市场培育,规范新能源产业市场秩序,制定新能源技术规范和产品标准,健全质量控制和认证制度,完善质量监督体系和配套技术服务体系建设,加强对新能源市场的规范和管理。
    (三)要积极发展新型电力
     在构建现代能源产业体系的过程中必须要充分发挥电力产业在现代能源产业体系中的支撑作用。为此,一要积极加快发展水电。水电是当前技术最成熟、最具规模化开发条件的非化石能源资源。按照我国已经承诺的非化石能源消费方针倒推可知,到2015年,常规水电装机规模需要达到2.7亿千瓦时。这样,在“十二五”时期,水电的新开工量估量要达到接近1亿千瓦,才能够知足上述要求。今后,要促进水电的科学经济利用,加强水电建设的环境保护,规划时给河流保留足够的生态空间。
     二要大力开发风电、光电、生物质能发电等可再生能源发电。风电开发要实现大中小、分散与集中、陆地与海上开发相结合,实现风电设备制造自主化,提高风电市场竞争力。在“三北”(西北、华北北部和东北)地区发挥其资源优势,建设大型和特大型风电场,要同步开展开发、外送、消纳研究,统一规划。在全球发展低碳经济、提倡节能减排的背景下,光电等可再生能源产业将成为转变发展方式的重要力量,应鼎力推进太阳能光伏发电。加大扶持生物质发电,加强规划引导和项目管理,完善生物质能利用产业链和相关的产业标准体系建设,增加科研投入、支撑人才培养以促进技术进步。
     三是安全高效发展核电。目前,我国铀矿资源勘察程度较低,探明有限,潜在总量较大,前景广阔。要尽快掌握新一代百万千瓦级压水堆工程设计和设备制造技术,加大核电规划布局和建设力度。要处理好安全与发展、高效发展与高速发展、自主创新与国际合作、集中统一与市场竞争、核电产业与相关领域的关系。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高效发展核电,把我国建设成为世界核电大国和强国。
      四是加大可再生能源分布式发电的比例。要继续加强各级电网协调建设,建设特高压输电线路,实施“西电东送”、“北电南送”和“全国联网”工程,促使可再生能源发电与传统的高容量、高参数发电、高电压远距离输电为特征的集中式电力设计模式的协调发展。这样既能够提高清洁能源生产比例,又不断增强电力系统的灵活性和稳定性。近几年,“智能电网”已成为世界电网未来发展的新课题。“十二五”期间,我国将扶持“智能电网”发展,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发电环节,主要解决新能源接入问题、标准问题,还有大容量的储能研究和应用。二是输电环节,主要是输变电的监测,而变电环节的关键是智能变电站的建设。三是配电环节,要建立配网的智能化、一体化。
    (四)建立并完善现代能源市场体系
      现代能源产业体系的基础是市场体系。也就是说,大家要什么样的市场,用什么样的交易方式,用什么样的发展机制,使中国的能源更加有效率,更加有活力。建立符合现代能源产业体系要求的能源市场体系,要分别从市场类型、交易方式以及发展机制三个方面分别对现有的能源市场体制进行改革,建立能够反映市场机制的电力市场体系、煤炭市场体系、石油市场体系、天然气市场体系和碳交易市场体系,从而确保我国现代能源产业体系的健康与可持续发展。这几大市场体系的建设,是现代能源产业体系的基础。
     在我国“十二五”现代能源市场体系的构建中,应该打破目前现代能源市场体系发展的区域间和产业间不平衡格局,更加重视中西部地区的发展,增大中西部地区发展新能源尤其是太阳能和风能方面的政策倾斜力度,将中西部地区打造成集研发、制造和应用为一体的风能和太阳能产业基地,鼓励新能源行业、龙头企业到中西部地区发展,加快其他新能源产业发展步伐,从而实现新能源产业的全面、均衡的发展,真正实现我国现代能源市场体系的构建。
    (五)继续扩大能源国际合作
     当前,能源已经成为制约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大瓶颈。能源形势的紧迫性要求中国必须广泛开展国际能源合作,抵御能源安全风险。中国能源的国际合作领域在扩大,大家从最初的石油天然气为主,扩展到了天然气、煤炭、电力、风能、生物燃料、能源科技等各个方面。今后,要把立足国内开发与加强国际合作结合起来,坚持“走出去”、“引进来”,充分利用国内外两种资源、两个市场,不断提高我国能源国际合作的影响力和竞争力。重点加强和周边国家以及中东、非洲、南美等地区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合作,建设好能源国际大通道,确保中俄、中哈能源国际大通道建设顺利推进。扩大合作领域和范围,从以油气为主扩展到煤炭、电力能源,重大能源装备。今后,中国政府一方面要在现已参加的多边能源合作机制中争取发挥更大的作用,另一方面还要加入国际能源机构。为此,一方面应尽快增加战略石油储备;另一方面可以与国际能源机构及其重要成员国协商,采取特别协定的方式,建立特定的“中国—国际能源机构合作协调机制”。在寻求合理的、基本的能源安全保障的同时,应充分注意到国际社会的利益诉求,并努力使中国国家能源安全利益与国际社会的安全利益相协调。

(编辑单位: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

_
  上一篇:防治PM2.5的思考和建议
下一篇:城市化,加速还是减速?——苏州城乡一体化发展的启示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