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2期 2012年>> 产业发展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6/18
湖南省工程机械产业发展对浙江的启示
陈文杰

     www.yabovip11.com在2011年的生产总值已经突破3万亿元,拥有5400多万常住人口,人均GDP超过9000美金,正处于跨越中等收入发展阶段,全面建设惠及全省人民的小康社会,进而争取早日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关键阶段。扎实发展实体经济,推进大平台大产业大企业大项目建设,对于浙江经济社会实现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近年来,湖南省成功培育壮大工程机械产业,值得www.yabovip11.com学习和借鉴。

    一、湖南省工程机械产业发展的基本态势
    工程机械产业是装备制造业的重要组成部分。长期以来,美国、德国、日本等主要发达国家占据着国际市场工程机械产业的绝对优势地位。近年来,我国工程机械产业快速崛起,2010年实现机械销售额超过4000亿元,占全球市场40%以上,已经形成了长沙、徐州、厦门、常州、济宁和柳州六大产业基地。其中,湖南省工程机械产业作为后起之秀,发展势头强劲,以长沙为中心,包括长株潭地区,已经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工程机械研发、创新和制造基地。
    一是总量规模扩张快速。湖南工程机械起源于20世纪70年代末期。  1978年第一机械工业部建筑机械研究所由常德迁至长沙,使得长沙成为国内两大工程机械科研基地之一。在上世纪90年代,湖南工程机械产业开始实现跨越式发展,先后涌现出中联重科、三一重工、山河智能等行业龙头企业。2010年,全省62家工程机械规模以上企业完成工业总产值1133亿元,增加值362亿元,利润146亿元,分别是2005年的13倍、12倍和21倍。2010年湖南工程机械产业首次超过江苏、广东,规模和效益跃居全国第一,产值占全国的23%,全球的7.2%。从产品出口看,2006年湖南省工程机械产品出口0.74亿美金,2008年激增到5.22亿美金。2009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有所下滑。而在2010年实现恢复性增长,出口达4.16亿美金。
    二是龙头企业带动强劲。湖南已经培育形成以中联重科、三一重工、山河智能等为核心的一批工程机械世界级企业。三一集团拥有员工近7万名,在2010年实现销售收入超过500亿,是中国最大、全球第六的工程机械制造商。中联重科自成立以来产值年均增速超过65%,已拥有员工2.2万人,在2010年实现销售收入508亿元,是中国第六、全球第八的工程机械巨型企业。山河智能现有员工3600余人,2011年成功跻身于全球工程机械制造商50强。
    三是国际化产业链形成。湖南工程机械龙头企业十分重视实施国际化发展战略,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截至2011年2月,三一重工、中联重科和山河智能共在全球22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生产加工基地、市场开拓、产品租赁、销售和维修中心。三一重工在国内建有上海、北京、沈阳、昆山、长沙等五大产业基地;在全球建有24个海外子企业,业务覆盖150个国家,产品出口到11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印度、美国、德国、巴西投资建设工程机械研发制造基地。中联重科生产经营基地分布于湖南、上海、陕西、广东以及意大利米兰等地,已经建有十余个产业园区。山河智能以长沙为总部,分别在长沙、无锡、淮北、天津、欧洲建立了多家子企业。
    四是产品竞争优势突出。湖南企业生产工程机械的绝大部分品种,包括12大类、100多个小类、400多个型号规格的产品,产品品种占全国工程机械品种的70%;实现混凝土机械、起重机械、环卫机械产量全球第一。在工程起重机领域,中联重科和三一重工自2008年开始占据了国内行业老二和老三的位置。另外,湖南在筑养路机械、矿山与凿岩机械以及港口机械等领域的实力也在不断增强。

    二、湖南工程机械产业崛起的关键因素
    一是十分重视把握我国城市化带来的产业发展机遇。改革开放后,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我国城市化进程明显加快,铁公基等基础建设投资规模巨大、房地产行业十分活跃,对工程机械产业发展形成长期的利好。湖南省很好地抓住了这一历史机遇,保证了工程机械产业良好的发展空间和持续力。同时,该省重视城市化带来“汽车社会”形成的产业机遇,将工程机械产业与汽车产业合作对接,提出实施“以轿车作为突破口,壮大长株潭汽车产业集群,带动五个零部件基地,重点发展六种车型和六种零部件产品”的“11566”汽车产业发展战略,实现装备制造产业链的延伸。三一集团抓住我国大力发展海洋经济的机遇,决定在珠海投资100亿元建设占地9000亩的港口机械、海洋工程装备及工程船舶制造产业园。考虑到我国正在开始进入工程机械设备老化报废高峰期,湖南省在2009年依托浏阳制造产业基地建设再制造产业试验园,专注发展以工程机械、轨道交通、重大装备及汽车零部件为主的再制造产业,并于2011年成为中国再制造产业建设的首批示范基地。
    二是十分重视加强省级层面产业政策引导与扶持。湖南省委、省政府建立了“重点产业联系责任制”,明确省里主要领导和职能部门联系重点产业的责任。近年来几乎每年1月初,湖南省委书记都要亲自主持召开一次全省工程机械产业座谈会,帮助理清产业发展思路,解决产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2007年,湖南省政府出台《关于加快发展工程机械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在“十二五”规划中,湖南将先进装备制造业发展列入该省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首位,并将中高端工程机械产业作为其中的重中之重。近年来,湖南省在财税、金融、土地、政府采购、进出口等政策方面大力支撑工程机械产业发展。
     三是十分重视走自主创新的发展道路。中联、三一、山河这三家企业每年用于研发的资金投入都超过销售收入的5%以上,这一投入达到国内行业平均水平的3倍,达到行业国际领先水准。先后建起中联、三一、山河、江麓4个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拥有了包括大量外国专家在内的由机、电、液等专家组成的企业研发队伍。中联重科形成了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建设机械关键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混凝土机械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级城市公共装备技术研究院、国家级博士后工作站五位一体的高端创新体系,负责制(修)订国家行业标准300多项,近年来新产品对销售收入的贡献率超过50%。龙头企业都十分重视和敬重技术创新人才,通过打破传统固定的技术职称评定模式,建立自己的技术职称体系,他们的首席研究员的待遇等同于企业副总经理或副总裁。三一重工面向社会广纳贤才,其研究院现有博士后、博士和高级工程师近200名。
    四是十分重视资本运作和跨国购并。湖南工程机械龙头企业的快速成长,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上市融资和跨地区乃至跨国并购重组。中联重科在1992年脱胎于原建设部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科研体制改革,先后收购了英国保路捷、湖南机床厂、浦沅集团、中标企业、陕西新黄工、湖南车桥厂、华泰重工、意大利CIFA、常德信诚液压;于2000年在A股上市,2007年实现整体上市,2010年在香港联交所H股上市。三一重工在1994年脱胎于湖南省涟源市一家的焊接材料小厂,于2003年7月上市,是中国股权分置改革首家成功并实现全流通的企业;2012年上半年将正式收购世界混凝土巨头德国普茨迈斯特股份有限企业。山河智能在1998年由中南大学机电工程系何清华教授创办,于2006年深圳中小板块上市,是湖南知名院校与企业相接合,以自主创新和国际化经营实现跨越发展的一个成功案例。
     五是十分重视引导行业竞合发展。湖南省十分重视加强工程机械产业内部的组织协调和管理作用,引导核心企业理性竞争。2010年11月,湖南省科技厅、长沙市科技局和三一重工、中联重科共同出资3000万元,就“工程机械液压元件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项目向全国公开招标。这是由政府与企业共同出资实施科技重大专项,明确出资企业拥有专项实施取得的常识产权。2011年8月,湖南31家工程机械企业联合签署了《湖南省工程机械行业公约》,这是我国工程机械行业以省为单位所签署的首个自律性公约,用来规范签约单位之间在产品产销、常识产权保护、人才流动等方面的竞争行为。

    三、对浙江做强实体经济的几点启示
    改革开放以来,浙江实现GDP年均增长约13%,高出全国3.1个百分点。浙江是民营经济大省,其中70%以上的经济总量来自于民营经济。全省拥有72万户民营企业,在2011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占据144席,连续13年居全国之首,其中年销售额超100亿元的企业42家,超500亿元的企业4家。近年来,浙江经济出现增长乏力的迹象,特别是在这次国际经济金融危机冲击下,浙江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其一是浙江以民营经济为主导的产业结构仍然呈现“轻、小、集、加”的特征,块状经济集聚,创新能力不足,在全球产业价值链中普遍处于中低端环节。其二,随着浙江土地资源日益紧张、劳工成本上涨,融资成本高企,加之我国中西部地区投资环境快速改善,近年来浙江产业“离浙江化”趋向突出。据统计,目前在海外、省外投资创业的浙江人每年创造的财富总量,与浙江全年GDP相仿,相当于在省外、国外再造了一个浙江。其三是浙江部分民营企业家的投机心理较重,近年来热衷于炒房、炒大蒜、炒煤矿、炒地皮等投机行为,造成产业资本“离制造业化”趋向突出。其四是地方对土地财政的依赖非常明显,这些年浙江很多地方政府对发展实体经济的重视程度明显不够。随着浙江作为沿海地区改革开放先行先试的发展红利正在逐渐消失,在国内区域经济新的竞争格局中,如何确保浙江经济持续走在全国前列,值得深入的研究。从湖南省工程机械产业发展中,对浙江如何做强实体经济有四点有益的启示。
    第一,工业经济是实体经济的核心,浙江需要重新认识工业经济在省域经济发展中的基石地位。目前,浙江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进入现代化发展阶段,仍然离不开工业化的快速增长;离不开依靠先进制造业,作为推动经济增长的主动力。现在,大家经常强调工业经济与服务经济要实现“两轮”驱动,这个提法是符合客观发展趋势的。但是,对于其中的工业经济与服务经济的地位和作用,还是需要加以厘清主次关系。美国虽然是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最强的国家,在2008年国际金融经济危机爆发后,连奥巴马政府都在深刻反思,高调宣布要重回制造业时代。对浙江来说,目前工业仍然是经济增长的主动轮,在重视发展现代服务业的同时,切不可忽视工业经济的扩量提质,仍然不宜过早过快地将经济“软化”。对于一个区域来说,工业经济的竞争力,体现在一定的增长速度和不断提升的增长质量上。浙江还是应该努力去保持工业经济的一定的增长速度,确定较高的总量目标。
     第二,主导产业是区域实体经济发展的支柱,浙江需要在省级层面精准选择打造若干个大产业。浙江主导产业的选择,要跟踪全球产业竞争和消费热点演变的态势,把握我国扩大内需、促进消费结构由温饱型向发展型、享受型升级的机遇。重点抓好三个着力点。一是加快改造提升传统优势产业,培育一批产业长青的大产业。就像浙江萧绍平原的纺织产业,虽然是传统产业,但是依然具有旺盛的生命力,通过不断地加快产品升级换代,继续将传统优势产业的生产环节和剩余产能向省外国外转移,同时在本地培育高档消费品乃至豪侈品生产,完全可以实现从块状经济向在国内外具有重要影响力的现代产业集群转型升级。二是积极寻找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突破口,培育若干异军突起的大产业。现在,全国各地都提出要抢抓机遇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浙江也已确定了生物、物联网、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高端装备制造业、海洋新兴、新能源汽车和核电管理等九大战略性产业。具体实施时,要与浙江自身的科教优势和产业基础有机结合,选准方向、突出重点、发挥比较优势,培育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三是大力培育以头脑经济为重点的生产性服务业,打造完整发达的大产业链条。大产业只有在大脑经济和智慧经济的支撑下,才能攀升到产业价值链“微笑曲线”的高端环节,真正成为实力强大的大产业。如中国虽然是美国苹果企业最大的代工基地,但是处于低端的生产环节,利润率只有不到2%。湖南省就并没有拘泥于工程机械生产基地建设,而是十分重视科技研发、现代物流、金融服务、商务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提出在长沙打造世界工程机械之都。为此,浙江应该加快生产性服务业发展,当务之急是要依托杭州、宁波、温州等中心城市,建设一批具有综合服务功能的产业总部基地。
     第三,龙头企业是区域实体经济增长的动力源,浙江需要加快培育造就一批世界级的大企业集团。湖南省工程机械产业的国际产业竞争力,其实就是靠几家世界级龙头企业支撑起来的。湖南工程机械龙头企业能在短短十多年就成长为世界级大企业集团,靠的是将资金投向实体经济的资本运作,靠的是在全球进行产业布局。二战后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的韩国,快速成长为现代化国家,也是跟韩国政府大力培育现代、SAMSUNG、LG等大型产业集团(财团)不无关系。而浙江大产业的缺失,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缺少世界级的大企业集团。据相关机构调查表明,浙江民间资本有近万亿元。当务之急是有效解决浙江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成本过高问题,引导民间资金投向实体经济,避免出现产业空心化现象。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产业通过国际化分工嵌入全球价值链,其所处价值链的位置决定了其全球竞争力。为此,浙江应该像支撑吉利集团以18亿美金并购沃尔沃企业那样,继续支撑一批行业龙头企业加快在省外乃至全球的产业布局,加快形成跨行业、跨区域乃至跨国的资源整合能力,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和更高层次上参与国际产业合作与竞争,打造一批本土跨国企业。
     第四,自主创新是实体经济发展的灵魂,浙江需要加快建立产业创新平台,培育产业自主创新能力。一方面,要依托浙江国家技术创新工程试点省建设,加快推进青山湖科技城、未来科技城等创新平台建设,大力支撑杭州滨江新区、大江东创新基地、宁波研发园、温州科技城和孵化城、湖州南太湖科创中心、舟山海洋科学城、丽水中药科技园、德清科技城等一批科技创新基地建设,形成汇聚科教资源、支撑新兴产业发展的公共性功能载体,探索科技、教育与经济紧密结合的新机制与新模式。另一方面,要鼓励企业站在全球的视角,以全球行业领军企业为参照,敢于实现超越。加快企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技术中心、重点实验室、工业设计中心、公共检测中心等科技创新平台建设,加强标准化技术建设。围绕主导产业竞争优势的培育,组织实施一批重大科技专项和重点项目,争取突破一批制约产业发展的重大关键技术与瓶颈技术,培育形成一批有发展潜力和核心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成为浙江区域创新的主力军。

(编辑单位: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经济研究所)

_
  上一篇:防治PM2.5的思考和建议
下一篇:基于旅游视角的宁波市海洋学问产业发展研究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