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1期 2012年>> 一线建言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6/16
鄂西南农村居民点土地利用计量分析与优化研究——以湖北省松滋市为例
崔许锋

      农村居民点用地结构反映了人类经济活动在一定地域上的空间组织形式和相互关系,影响着区域经济的发展规模、方向及发展的可能性。农村居民点作为农村人地关系的表现核心,是农村人口生产和生活等综合功能的承载体,是农村土地利用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农村传统的建房用地模式缺乏合理的规划,我国农村居民点布局以方便生产为原则就田或就水而居,这导致在新农村建设用中,难以配套必备的公共服务设施,设计通达的村道。本文以湖北省松滋市为例,采用实证调查的方法,深入当地的农村居民点走访,获得最新的资料,通过数据计量分析,分析鄂西南农村居民点用地存在的缺陷与难点,并据此进行优化。

     一、研究思路
    为了能对乡镇农村居民点土地利用现状进行定量分析,本文拟采用指标计量法。首先获取乡镇农村居民点现状土地利用数据,然后选取能表征农村居民点利用现状的指标,构建乡镇农村居民点土地利用的表征体系对原始数据进行定量分析,得出现状农村居民点存在的问题,最终制定优化方案。

    二、表征体系构建
    为了对乡镇农村居民点用地现状进行实证分析,笔者经过调查选取土地利用类型比重、人均土地利用类型面积、破碎度、土地利用类型区位指数、交通通达度五项指标对农村居民点用地现状进行表征。

     三、实例研究
    (一)研究区概述
     松滋市地处湖北省中南部,长江中游南岸,东连江汉平原,与江陵、公安毗邻;西与五峰、宜都接壤;南接湖南澧县、石门;北枕长江,与枝江隔江相望。东西长约80.44公里,南北宽约48.48公里,国土总面积2177平方公里。
    境内地形西高东低,形成山地丘陵平原兼有的地貌特征。西南部山地、中部丘陵岗地、东部平原,丘陵岗地占国土总面积的59.50%。松滋地处亚热带过渡性季风气候区内,气候温暖湿润,四季分明,雨热同季,季风明显,具有夏热冬冷,光能充沛,热量丰富,雨量充足的气候特征。
全市总人口84.09万人,其中农村人口61.64万人,城镇人口22.45万人,城镇化水平是26.70%。三次产业比重为32:30:38。农业和农村经济稳步发展,“五大板块”农业格局基本形成,农业产业化经营深入推进;工业经济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初步形成了轻纺、机械建材、化工、农副产品加工等主导产业;服务业得到快速发展,商贸流通日趋活跃,城乡市场进一步繁荣,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21.50亿元;旅游资源得天独厚,旅游业逐步壮大。
    松滋市辖区面积217692hm2,其中耕地面积为95308hm2,占全市面积的43.78%;城镇用地2776公顷,占全市面积的1.28%;农村居民点用地17013h m2,占全市面积的7.82%,交通用地3932hm2,占全市面积的1.81%,水域面积为31957,占全市面积的14.68%。
松滋市农村居民点东部平原区布局紧密,西南部山区零星分布。
    (二)研究区居民点用地计量分析
     采用松滋市土地利用数据,根据所构建的农村居民点用地现状表征体系,对调研数据进行分析:
    1、农村居民点比重与区位分析
     松滋市农村居民点比重为7.82%,其中极大值=12.77%,位于八宝镇,比全市高了4.95个百分点;极小值=2.72%,位于卸甲坪土家族乡,比全市低了5.1个百分点。原因在于八宝镇毗邻市区,农村民建房活跃,农村居民点面积相对较大。而卸甲坪土家族乡处于山区,经济发展落后,人口较少,且山地建房较为分散,故而农村居民点面积较少。
     根据松滋市农村居民点用地区位指数分析结果,八宝镇、老城镇、涴市镇、陈店镇、纸厂河镇、万家乡、街河市镇、斯家场镇、南海镇、沙道观镇、杨林市镇农村居民点区位指数均大于1,说明这些乡镇农村居民点分布密度高于全市同类土地的密度,农村居民点在这些乡镇具有很强的区位性,从布局上看,农村居民点在这些乡镇分布较密;王家桥镇居民点区位指数等于1,说明该乡镇农村居民点分布密度等于全市农村居民点分布密度;新江口镇、洈水镇、刘家场镇、卸甲坪土家族乡农村居民点区位指数均小于1,说明这些乡镇农村居民点分布密度小于全市的分布密度,农村居民点在这些乡镇具有较弱的区位性,从布局上看,农村居民点在这些乡镇分布较疏。
     2、农村居民点用地释放潜力分析
    根据人均农村居民点面积的正态P-P图的分析可知,其分布状况不服从正态分布,数据离散度大,标准差=81.48,这说明各乡镇的农村居民点整理潜力数据呈离散状态,各乡镇整理潜力差异较大。在农村居民点整理潜力数据分布上,偏度=1.19,偏度大于0说明松滋市农村居民点比重整体数据分布,与正态分布相比右端有较多极端值,即人均农村居民点面积在数值较高水平上有较多较大值,表明较多乡镇农村居民点整理潜力大;峰度=2.25,说明人均农村居民点面积数据分布形态与正态分布相比为陡峭,即乡镇数在农村居民点潜力适中位置分布较多。 松滋市人均农村居民点用地面积为276.50m2,陈店镇人均农村居民点用地面积为496.30m2,在松滋市16个乡镇中人均面积最大。沙道观镇人均农村村居民点面积最小,为155.51m2。由此可见陈店镇、刘家场镇、新江口镇、斯家场镇人均农村居民点建设用地面积在300m2以上,农村建设用地释放潜力较大,街河市镇、卸甲坪土家族乡、沙道观镇农村建设用地释放潜力较小,且农村建设用地释放潜力“极端”较大的乡镇比潜力“极端”较小的乡镇数量多。其他乡镇人均农村居民点用地面积均在282.48m2左右,农村建设用地释放潜力适中,且数量分布多。
    3、农村居民点整理必要性分析
    破碎度可以表示景观被分割的破碎程度,可以用来表达一个区域居民点用地的集聚度,其值越大,农村居民点用地越破碎,区域居民点用地的集聚度越小。农村居民点破碎度越大的地区,其进行“迁村并点”、农村土地整理的迫切性就越强。根据分析数据,松滋市农居点破碎度最大为卸甲坪土家族乡,这表明居住最分散,说明在客观上具有迫切“迁村并点”、整合农村建设用地资源的需求;破碎度最小的为八宝镇,说明农村居民点用地相对集中。一定区域的用地模式的形成都受区域所在区位因素的强烈影响。卸甲坪土家族乡地处山区,农地布局分散,按照方便生产的原则,农村居民点布局也呈现“跳跃式”拓展。八宝镇毗邻松滋市市区,一部分已经纳入松滋中心城区,一部分处于城乡结合部,其用地布局受到松滋市城市规划的较大影响,所以农村居民点经过规划相对集中有序。
     4、农村居民点交通分析
    交通运输是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命脉,是促进区域经济发展的先决条件。交通运输方式或运输干线的枢纽度及密集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区域的运输能力及其与外界交流联系的便利性。交通通达程度表征了这种区域交通运输能力及便利性。农村居民点交通通达度,反映了农村居民点与外界联系的便捷度和密切程度,通过农村居民点交通通达度大家可以知道农村居民点利用效益状况。
    松滋市新江口镇、沙道观、刘家场镇农村居民点交通通达度比较高,促进了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推动了当地农村居民点用地的集约利用。街河市镇、纸厂河镇、王家桥镇农村居民点交通通达度比较低,不利于当地经济发展,阻碍了农村居民点的高效利用。卸甲坪土家族乡地处山区其交通通达度为838.30m/hm2的,远远高于松滋市413.20m/hm2的水平,但实际上其交通并不便利,而农村居民点交通通达度值较大的原因在于一方面其农村居民点面积小,另一方面山地地形小路较多,使得交通线路长度累积较大。卸甲坪土家族乡小路多而公路少,所以即使其计算得出的交通通达度较大不合适,应予以数据剔除。

    四、结论
    根据松滋市各乡镇用地数据,提出农村居民点土地利用优化的建议:
    (一)加强城郊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衔接,控制近郊农村居民点总规模
毗邻市区的乡镇,比如八宝镇、老城镇、陈店镇,农村居民点比重较高,由于这些乡镇处于城区近郊,经济活跃,中低档房屋需求量大,促使了乱搭乱建、违法占地建房以及非法转让集体土地使用权等问题的出现,严重影响了城市建设的和谐推进。所以近郊乡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必须与松滋市土地利用规划衔接,城乡统筹发展。城市近郊乡镇农民建住宅,须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市总体规划、村庄(集镇)规划以及土地利用年度计划,使得松滋城区近郊乡镇规划能和市区规划协调,土地高效集约利用。 

    (二)核准农村住宅面积,严格农村住宅用地审批
    陈店镇、刘家场镇、新江口镇、斯家场镇人均农村居民点建设用地面积在300m2以上,存在“一户两宅”占地现象,部分宅基地闲置,农村建设用地利用粗放,农居点建筑密度较低。《湖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强农村宅基地管理工作的通知》规定:“农村村民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农村村民兴建、改建房屋宅基地(含附属设施)总面积,使用农用地的每户不得超过140m2,使用未利用土地(建设用地)的每户不得超过200m2。”
     所以审批过程中,严格控制用地限额,根据一户一宅,每户宅基地占用农用地不得超过140m2、占用农用地以外其他土地不得超过200m2的原则,有效遏制浪费、粗放利用土地,促进土地的集约和节约利用。
   (三)迁村腾地,构建新型农村社区
    中国传统农村建设往往以“方便生产”为原则,分散居住,这导致了村公共服务设施配套成本高问题,迁村并点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项重要举措,这对于降低配套成本、推进土地集约利用具有重要意义。
杨林市镇、新江口镇、刘家场镇、卸甲坪土家族乡农村居民点破碎度较大,“迁村并点”客观需求强烈,需要整合村公共资源,加强村公共设施建设。实施迁村腾地还必须因地制宜制定迁村腾地规划,根据不同用地情况,分别实施工业项目用地、城中旧村改造、旧城改造、土地整理和高产农田建设、村庄整治八种“迁村腾地”模式。
    (四)扶持交通落后乡镇交通建设,促进当地经济发展
     交通是社会生产力系统的脉管和神经,交通网所到之地,这些土地就成为社会生产力系统中的有机组成部分,土地中潜在的各种自然力随之转化为社会经济力,土地的使用价值因交通而迸发出来。近期内松滋市交通建设的重点是江南高速公路松滋段、沙渔线升级改造、荆石一级公路等交通线路的建设,但是交通落后乡镇的交通建设尚未提上日程。斯家场镇、杨林市镇、街河市镇、纸厂河镇、王家桥镇、卸甲坪土家族乡交通通达度比较低,政策上应该侧重其发展。
    (五)开展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盘活农村存量建设用地
     我国实行世界上最严厉的耕地保护政策,使得城市建设用地指标日益紧缺,成为制约城市发展的瓶颈,于是各地开始探索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的用地新模式。陈店镇、刘家场镇、新江口镇、斯家场镇人均农村居民点建设用地面积在300m2以上,说明这些乡镇农村建设用地释放潜力巨大,可以优先开展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在挂钩项目实施中,工作的关键在于是否充分敬重农户意愿、保障农户的合法权益,所以挂钩工作必须组织实施有效的民意调查工作,充分敬重农民个人意愿,增强挂钩规划的公众参与度,避免“逼农民上楼”现象的产生。

(编辑单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工商管理学院)

 

_
  上一篇:浙江与江苏经济总量差距拉大的原因分析
下一篇:基于SWOT分析法浅析中国轻纺原料城的发展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