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1期 2012年>> 政经新解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6/14
按要素分配
刘福垣

    按要素分配是根据市场主体提供的生产要素的数量和功能分配收入的一种经济制度。
    任何分配都是所有制的实现,但按要素分配实现的只是私有制,而决不是公有制的实现形式。按要素分配分配的主体是要素的所有者,不管一个所有者是集合所有者还是单一所有者都是当作私有者来等待;分配的根据是要素的市场价格,进入市场的全部要素都必须根据其数量和功能确定对应的分配对象。因此,按要素分配是在市场交换中的分配,离开了市场就没有按要素分配。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按要素分配是唯一的分配原则,不可能坚持按劳分配原则,更谈不上什么按劳分配为主了。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集体经济的按劳分配也必须转化为按要素分配的特殊形态。
    首先,应该明确按劳动力要素分配的主体和对象。按劳动力要素分配的主体只是出卖劳动力的工资劳动者,物质资本所有者的收入不属于按劳动力要素分配的范畴。劳动力要素的所有者获得的收入是劳动力价值V的货币表现,即劳动力价格P=VD/S。无论是在供大于求的时候P小于V,还是在供小于求的时候P大于V,都是在进入劳动过程之前由劳动力市场决定的。劳动力的出卖者不承担经营责任,企业的盈亏都与他无关。在私有制生产关系中,劳动力没有同生产资料直接结合,没有进入劳动过程的企业经营者不是劳动者,是人格化的资本,从事的是榨取价值的经营活动,不是创造价值的劳动。他们的收入是来源于剩余价值M的财产性收入和企业主收入。劳动者的工资是成本要素,而企业主收入不是成本要素,不应该计入成本。而目前我国由于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模糊认识,还坚持以按劳分配为主的观念,因此对按要素分配制度的建设缺乏自觉性,企业主鱼目混珠,把企业主收入当作按劳动力要素分配的收入甚至一切个人消费都计入企业的成本,大量偷逃了税收。
    现代企业制度中职业经理阶层的劳动力已经转化为资本,既不能简单地把他们的收入等同于劳动力价格的工资,也不能笼统地把他们的收入等同于企业主收入。随着科学技术的巨大进步,人们消费结构的不断升级,消费内容对劳动力商品的价值和使用价值的作用,对社会生产和人们经济关系的影响,都发生了质的变化。特别是当人们的生理性需要基本满足之后,劳动力的再生产就从以简单再生产为特征的阶段向以扩大再生产为特征的阶段过渡。当劳动力再生产达到以扩大再生产为主要特征的阶段之后,劳动力再生产的规律就发生了质的变化。劳动力再生产费用中的训练和教育费用,就从生活性消费需求的费用逐步转化为人力资本投资性消费需求的费用,超过全社会平均水平劳动力素质的训练和教育费用转化为人们对劳动力的投资,形成人力资本的价值。随着市场关系的逐步深化,人力资本的概念日益深入人心,不仅是经理阶层,其他高级劳动者的眼睛已经越过V开始向M伸手了。
     于是劳动者的一个劳动力要素就分化为两个要素:一个是劳动力商品;一个是人力资本。从而,在按要素分配的条件下,劳动者的社会身份也就双重化:一个是劳动力的出卖者;一个是人力资本的投资者或经营者。他会以双重身份,凭借两个要素,从V和M两个分配对象索取应该属于他的份额。作为劳动者,他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商品;作为投资者,他要经营自己的人力资本。他可以在出卖劳动力的同时,把人力资本投入购买其劳动力的企业,而他的人力资本被则折合为一定的股份成为企业生产资本的组成部分,他可以凭借他的这个股份按要素分配企业主收入m­4。他获得了企业主之一的特殊身份,因此也必须承担企业亏损-m4的责任。
目前,有些企业的所谓年薪制、期权制,不过是变相承认经理人员的企业主身份,变相承认他们的人力资本价值,但没有和分配对象m4挂钩,而当作是对V的分配,这就颠倒了分配关系。不管企业经营成果如何,他们的薪水已经成为企业成本C+V的组成部分了。当m4转化为V之后,企业的利润就减少了,甚至成为负数,偷逃了政府的税收,侵犯了其他要素所有者的权益。这等于不管企业经营结果如何,都要确保人力资本所有者的利益。这不是按要素分配,也不是按劳分配,而是按权力分配、按政策分配。某些上市企业经理获得年薪数百万元,奉献给广大股民的是每股“净亏损”,这种年薪制是违背按要素分配原则的典型。不但国有企业分配体制改革不能采用这种年薪制,任何企业采用这种年薪制都是不理智的。
    劳动者按劳动力要素分配,其劳动力价格是劳动力进入生产过程之前确定的,劳动者不承担企业经营后果,不承担任何责任;人力资本是所有者对企业的投资,人力资本所有者获得收入的多寡,不仅取决于其人力资本的价值,而且受企业经营后果的影响。作为生产者和投资者,他们必须承担企业经营的责任,他们有权利“分盈”,也有责任“分亏”。人力资本也是资本,按资分配的对象也是剩余价值,人力资本家首先占有自己劳动创造的剩余价值,也有机会占有他人的劳动,也可能有剥削行为。这是无须回避的,也是回避不了的。但是,只要人力资本家占有别人劳动收入不超过其总收入的一半,他还是一个劳动者,不属于剥削阶级。
    其次,还必须明确剩余价值分配的主体和根据。对剩余价值M的转化形态毛利润的分割,可以形成如下四个部分:m1利息;m2地租;m3税收;m4企业主收入,即纯利润。不管企业的垫资资本是企业主的还是贷款得到的,m1作为资本金的利息必须分割出来;由于土地所有权的垄断,土地所有者必须得到地租m2;提供社会公共品的政府也必须分得各种税收m3;余下的m4归企业主或企业主们所有。剩余价值被初步分割为四个部分,是根据四种要素确定的,但分配过程还没有结束,在不同企业里要素的主人是不同的,还必须进一步明确。
    在我国,目前难以处理的是所谓国有企业的分配关系,因为搞不清谁是企业主。如果说政府是企业主,它实际上没有也不可能进入企业,政府不可能直接经营企业,实际上是厂长、经理们在经营企业,政府从企业得到的只是税,根本没有企业主收入的概念。大家也没有明确厂长、经理是企业主,他们也没有把企业主收入公开算到自己名下。无论是否把政府还是厂长、经理们看作是企业主,他们都没有向全民提供利息和地租。土地占用税是交给政府的,实际上是一种资产税。人们把资本金和土地都当作企业自有的资产,只有临时向银行的贷款才偿还利息。显然,所谓国有企业的产权关系和分配关系都是十分混乱的。
    国有企业要实现真正的按要素分配,成为真正的市场经济主体,必须重新明确分配的主体和分配的根据,理顺产权关系。
    作为分配对象之一的利息,分配的主体应该是资金的所有者。企业的原始资本中来自全民的资产或资金,是作为全民这个主体获得分配对象利息的根据,根据全民资产或资金占企业资本的比例,确定全民应该获得利息的份额。全民作为债权人拿到了利息,作为土地的所有者拿到了地租,政府作为公共品的提供者拿到了税收,那么余下的企业主收入归谁所有,这是决定企业性质的关键因素。
    全民和政府所提供的要素都得到了回报,他们按要素分配的权利都得到了实现,要想得到企业主收入已经没有根据无以为凭了。这个企业主收入的分配主体只有到企业内部从业人员中去寻找。要么厂长、经理是企业主,要么全体劳动者都是生产者,是集合的企业主,只有这两种可能。目前绝大多数是前者,后者是极少数。如果是独资的企业,则企业主收入归一个生产者所有,如果是合资的企业,企业主收入归全体合资者所有,按股份分红;如果是集体经济,则按劳分配企业主收入。
    可见,如果真正实现按要素分配,国有企业就消亡了。但是,如果不完全按要素分配,那么,国有企业和市场经济的关系只能是两层皮,国有资产的流失还将继续下去,最后国有资产和所谓国有企业也避免不了消亡的结局。摆在大家面前的是两种前途:一个是力图维持国有企业形式上的存在,结果是国有资产与国有企业一起消亡;另一个是完全实现按要素分配,让国有企业快速消亡,保留国有资产,使国有资产不断增值。要公有制企业的外壳,还是要公有资产的内核?毫无疑问大家应该选择后者。
     现代各种股份制企业对企业主收入m4的基本分配原则,和其他企业没有本质区别,不过是操作形式和层次更复杂而已。企业从独资变为几个股东合资,再从少数股东发展为众多股东,经济关系确实复杂化了。从形式上看只是企业主的数量增加了,而实际上对企业运营资本来说,投资者分化为职能资本家和非职能资本家两类,从而出现了职业企业家阶层,他们获得了企业的实际产权。这时那些不行使职能资本家功能的一般股东,仅仅是按股获得股息、按股份分得企业利润即“股红”,成为用脚投票的特殊投资者。一般股东获得股息和信贷资本家获得利息m1没有本质区别;他们之所以在获得利息之外还可以按股份分得企业利润,是因为这种投资比信贷投资风险要大,盈亏和企业的经营状况密切相关。但当股东们把注意力重点放到股市上时,他们已经不是对企业投资而是对股市投资了,他们对具体企业的注意力逐步下降,成为投机性投资者。目前绝大多数所谓股民都是这种状况。他们虽然买了某个企业的股票,实际上并不是向企业投资,而是向股市投资。这种情况,对企业家们发挥专业特长,集中精力经营企业十分有利。这是社会分工的深化和进步,有钱的人不一定是合格的资本家。
    在现代股份制企业中,企业主收入m4被分为三部分:mx“股红”;my人力资本回报;mz经营企业主收入。一个企业的股东可以成千上万,也可能数以百万计,但数量越多,股东们对企业的所有权的意义越空泛,甚至只剩下一个抽象的概念,每个股东不过是逻辑上的企业主。目前不少人把股份制等同于社会所有制、公有制,实际上这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无论如何股东们可以得到“股红”,真正的企业主收入只剩下m4-mx-my即只有mz。企业高级管理层由提供人力资本的企业家和居于控股地位的投资者组成,其中有人可能是一身二任。他们在按要素分配中得到了my和mz,这正是他们创建和经营企业的目的。在他们同广大股民们的博弈中,会尽量提高自己的工资和人力资本的估价。在企业效益好的时候,他们会把人力资本转化为股权,在效益不好的时候,他们会最先卖掉他们的股票,纯粹的企业家会跳槽。当然,趋利避害,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是天经地义无可指责的。现代股份制企业在贯彻按要素分配方面是最透明的,它是社会化生产的先进组织形式。
    同时,大家也应该看到,无论股东数量是多是少,劳动者还是出卖劳动力商品的雇员。资本的本性丝毫没有变,企业还是资本主义企业。不管有多少人能得到剩余价值,剩余价值还是剩余价值,它的因子一个也没有改变,一部分人占有另一部分人劳动的社会现象依然存在。只要按要素分配,就不可能不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指鹿为马不行,“指骡为马”也不行。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面前,玩弄任何小聪明都无济于事。大家不需要欺骗别人,更不要欺骗自己。大家需要的是实事求是,按经济规律办事。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经济,按要素分配就是资本主义分配关系。大家既然大力发展市场经济,就没有必要回避资本主义。有资本主义不等于没有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不是由企业的分配方式决定的,而是由社会生产总过程中剩余价值的分配方式和分配结构决定的。一个国家只要剩余价值的大部分通过税收归政府支配,建立了全覆盖按需分配的社会保障分配方式,这个国家具备了剩余价值大部分归社会占有的社会主义本质属性,就成为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按要素分配和劳动力简单再生产范围内的按需分配有机结合的产物,它是一个过渡态,既有资本主义因素,又有共产主义因素,否定了资本主义因素,它就是共产主义,否定了共产主义因素,它就是私人资本主义。既然目前还不可能实现完全的共产主义,就必须正视承认按要素分配的现实。
     总而言之,一切市场经济主体都必须坚持按要素分配的原则。社会主义阶段的市场经济也必须实行按要素分配为主的分配方式,社会保障分配是在市场之外对按要素分配的修正。
 

(编辑系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前副院长,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

_
  上一篇:浙江与江苏经济总量差距拉大的原因分析
下一篇:老旧设施的丰腴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