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1期 2012年>> 发展时评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6/14
市场化是个好东西
入 化
市场化以平等的、和平的交易,换取了以往强权的、暴力的替代,这种更加符合人性理性的选择,理所当然地会成为绝大多数人的共同选择,因而成为“普世价值”和“世界潮流”。
    借用俞可平先生写的那篇流传甚广、知名度甚高的《民主是个好东西》,也来涂鸦一篇《市场化是个好东西》。
    其实,这不该是本文的题目,应该还给茅于轼老先生才对头——尽管他原文起得题目是叫作《入世十年看中国的市场化改革》。
    为市场化正名,深入剖析市场化的真谛,纠正种种对市场化的误读和扭曲,捍卫市场化在中国改革和发展进程中的应有地位和作用,告诫人们抛却市场化的种种危害,如此等等,似乎是近来茅先生的一大任务。去年我写就的《人间正道是沧桑》,就是评述他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说明了什么?”一文的。
     茅文一如他既有的娓娓道来风格,历数了市场化对于财富创造、供给保障、政治民主、社会进步和世界和平的种种好处,并且是根源性的好处。他说:“200年以来市场经济的普及化使得人类历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直观的,莫过于“人类奋斗好几万年只活了26岁,而这200年,人类活到了68岁,增加了40多岁”。而且,市场化的必然——“全球经济一体化”,“使得争夺资源的战争永远不会再有了。”
    我是同意茅先生的观点的,所以我才说“市场化是个好东西”。为了佐证他的正确,我在这里再画蛇添足地加几条注脚:
    其一,人类社会走到今天的一大基本动力,也即工业化以及与之相伴生的城市化,其实是赖以市场化才得以成为现实的。试想,如果土地还不能交易,劳动力还不是商品,工业化所需要的劳动资料和劳动力在新的大工业技术手段基础上的新的结合,又怎么可能发生?工业化怎么能创造出千万倍于以往的巨大的社会生产力?而亿万人又怎么可能改变其传统的生产和生活方式,融入到城市的空间和文明中去?
     其二,人类社会走到今天的一大基本选择,也即民主化或谓民主政治,其实也是赖以市场化才得以成为现实的。试想,如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人身还处于封建依附状态,包括自由迁徙、择业等在内的自由选择都还是奢望,人们在自主权益意识觉醒和维护基础上的民主学问,又怎么可能发生?民主化怎么能创造出有史以来人类社会的最大公平和正义?而亿万人又怎么可能行使自己的神圣权力,将自身的部分权益,让渡给公正选举产生的领导人手中?
     其三,人类社会走到今天的一大基本目标,也即和谐世界或谓人类大同,其实也是赖以市场化才得以成为现实的。试想,如果集权和专制盛行,“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如果所有赖以生存和发展的资源不能通过平等的国际市场交易去获得,大家又怎么可能避免生灵涂炭的残暴战争发生?人们当然可以质疑,是先有市场经济而后才有上个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的,世界各地每日每时都在发生局部战争而随时可能引发全面大战的,但我要说的是,全球经济一体化不但大大降低了大战发生的几率,若是人类的理性和良知都因明白了交换可以利人利己地得到自己所需要的全部东西,那实在是没有必要再去大开杀戒,搞得满世界不得安宁的。
     市场化何以如此根本?只是因为它由此改变了人与物、物与人、人与人的基本关系。世上的东西千千万,但在哲学家的眼中,无非是人和物、主体和客体两大类。而基于其上的,更如列宁同志的断语:“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人和人的关系则成了人和物关系的集中体现。市场化融入并渗透了以上全部的关系内涵,并以平等的、和平的交易,换取了以往强权的、暴力的替代,这种更加符合人性理性的选择,理所当然地会成为绝大多数人的共同选择,因而成为“普世价值”和“世界潮流”。
    就像世上任何事物都不完美一样,市场化在其发育发展的过程中,也会有种种不尽如人意之处。作为亲历人,不妨可以静心想想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是其的本意还是因其在实行中的变形,是其的终极还是因其在成长中的半途,是其的广谱还是因其在移植中的特例。但无论如何,迄今为止给我的结论,似乎还是那句话:“市场化是个好东西”!
_
  上一篇:浙江与江苏经济总量差距拉大的原因分析
下一篇:入世十年看中国的市场化改革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