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发展规划研究 总第61期 2012年>> 比较分析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阅读 次数 | 发布日期:2012/6/14
浙江与江苏经济总量差距拉大的原因分析
傅白水

    2010年前三季度,浙江GDP为22627亿,经济增速为9.5%,增速排名全国倒数第三;同为长三角两翼的江苏生产总值35113亿,增速为11.2%。前三季度,江苏经济总量进一步缩小了与排名第一的广东差距,相差1840亿,相对于浙江,江苏则进一步扩大了差距,二者相差12486亿,接近于去年全年的差距。同时,江苏在人均GDP指标上进一步扩大对浙江的优势,前三季度江苏人均GDP44639元,浙江人均GDP41389,连续第二年排名全国省区第一。
     近几年,作为中国经济最为活跃的民营经济大省浙江,经济持续发展增长的动力呈现了疲态,在国内经济竞争格局中呈现明显弱势。纵观全国GDP排位形式,浙江经济总量呈现了“标兵越来越远、追兵越来越近”的紧迫态势,与同在长三角的江苏相比,两者差距越来越大,2003年www.yabovip11.com生产总值9050亿元,江苏则实现了12451.8亿元,两省的差距为3000多亿;但2010年,江苏实现了4.09万亿元生产总值,浙江则为2.7万亿元,两省的差距超过了1.3万亿,整整相差了一个北京市的GDP,而今年前三季度差距就达12468亿,接近于去年全年的差距。
    面对经济增长与江苏等发达省份相比出现相对下滑的态势,如何摆脱经济发展疲态,为经济创造新的动力,从而实现转型升级、经济快速成长是摆在浙江眼前的重大且亟需解决的课题。

    一、土地等可用资源的差距是两地差距拉大的客观因素
    近十年来,中国经济发展虽然不断加大转型力度,但本质上包括浙江和江苏仍是以“东亚式的资源消耗型经济增长”模式为主。目前,浙江经济发展速度相对下滑,实质上是由于浙江要素资源瓶颈制约,难以支撑高速增长,以及越来越大的经济体量所致。
    当前,资源与能源的刚性约束不断出现新变化,浙江企业面临的土地、原材料、人才、融资、环保等多重成本上升的压力逐步加大。浙江资源缺乏,尤其是可用土地资源缺乏是浙江发展差距被拉大的重要客观因素。虽然国土面积与江苏大体相当,但相比于江苏,浙江可用土地资源是江苏的三分之一、山东的四分之一,这导致浙江工业用地严重不足,使得许多企业想做大却因没有用地指标而不得不外迁,导致浙江产业逐步呈现空心化趋势。相比浙江,江苏有广袤的苏北平原,苏南企业大量北迁,使得江苏经济发展腹地巨大,发展后劲很足。
    可以说,浙江经济正处于艰难的转型期。目前,浙江转型升级尚未到位,产业结构仍未调整过来,传统产业增长乏力,新兴产业仍处于培养期,产业处于青黄不接的状态,影响了经济发展速度。
    同时,由于国内大环境变化,浙江民营企业难以进一步做大做强,要么维持原状苦苦支撑、要么转移到中西部,这些都会导致浙江经济发展势头出现衰减,这也是浙江与江苏经济总量差距拉大的原因。 

    二、浙商以行商为主与苏商以坐商为主导致差距拉大
    比较浙商与苏商,两者经商方式不同是最大的区别。浙商以行商为主,喜欢满天飞,在国内、全球各地做生意,就是人们常说的“有市场的地方就有浙商,有浙商的地方就有市场”,目前有近700万浙江人在全国和全球从商。而江苏商人则大不相同,苏商以坐商为主,绝大多数都喜欢呆在江苏本土办厂、经商,走出江苏做生意的不多。
    目前,“省外浙江人经济”量大面广。改革开放以来,浙江出现了全国范围内的跨区域经济流动,大批浙商相继到全国各地经商务工创办企业,谋求异地发展,形成了“省外浙江人经济”这一特殊的经济现象。据统计,截止2010年12月,www.yabovip11.com有超过640万人在省外投资创业,占全省总人口10%以上;创办企业超过26万家,投资总额达3.89万亿元,其中从浙江输出的资本约1.3万亿元(2005年是800亿元),由当地经营收益转为投资的资金达8000亿余元,年产值几乎接近浙江全省的GDP。根据2009年7月调查的数据,2008年浙商在省外的销售规模达到17672亿元,相当于当年浙江GDP的八成以上,向当地缴纳税收1243亿元。
    而根据www.yabovip11.com商务厅公布的统计数据,截止2011年8月底,全省经审批和核准浙江到境外企业和机构共计4902家,累计投资总额112.2亿美金,累积中方投资98.99亿美金。其中2009年参加年检的企业平均投资规模为314.35万美金,比上年增长26.92%,中方协议投资额在1000万美金以上的境外项目有37个,同比增长42.31%,3000万美金以上的有18个,同比增长50%。2010年1-12月份,浙江对外直接投资规模居全国大陆省市第一。
    事实上,如果把近700万浙江人在省外创造的生产总值计入,浙江的经济总量还是远超江苏和广东的。

    三、江苏产业梯度转移在省内顺利推进增强发展后劲
    无论是在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还是在银根紧缩的宏观调控的作用下,江苏经济自始至终保持着平稳较快的发展态势。其中一个因素就是江苏积极在省内推进产业梯度转移,在很大程度上提供了支撑经济快速发展的土地等要素保障,保持了经济可持续发展。
    相比浙江,江苏有广袤的苏北平原,苏南企业大量北迁,使得江苏经济发展腹地巨大,发展后劲很足。作为江苏省推动区域协调发展的创新之举,苏南企业向苏北“转移”,使得江苏发展增加了强劲的苏北新增长极。在后金融危机时代,苏南部分企业发展遇到困难,转到交通基础设施完备、发展空间更大、资源更多的苏北,这批向北转移的先行者尝到了甜头,产业转移效应不断被扩大。据统计,从2001年到2008年,苏北地区新开工500万元以上南北产业转移项目达12925个,项目总投资5028.9亿元。一个明显趋势是:江苏南北产业转移的速度在加快、规模在加大、质量在提高。
    到苏北去!恒力、波司登、长江润发等一大批在全国响当当的苏南企业在转移中形成新的市场竞争力,实现产业升级。苏北努力把转移效应做大,一个好项目就争取做成一个全新的产业板块。“中能加速度、世界新硅都”,就是徐州由一个项目拉出一条产业链、再做出一个产业园,最后形成一个千亿级产业板块的真实写照。产业转移,苏南企业开拓了新的发展空间,苏北经济发展速度显著加快。如2009年上半年,苏北五市规模以上工业实现增加值1020亿元,同比增长20%,比苏南和江苏省平均水平分别高4.9个、3.6个百分点。
    正是苏北的强劲崛起和快速发展,弥补了江苏苏南等发达地区在危机后增长缓慢的不足,使得江苏在金融危机中逆势而起,从2008年开始,经济总量再次超越山东,并且逐步拉大了浙江的差距。

    四、两地产业结构差异导致差距拉大
    “江苏的经济在全国最为健康,产业结构比较突出,相对比较稳定,所以增速迅猛。”这是一位学者对江苏经济发展态势的评价,事实上也是如此,江苏的制造业基础扎实,产品层次较高,大企业和外资企业居多,实体经济厚实。相对于江苏,浙江的产业结构和产品层次仍是以“低、小、散”为主,产品仍是以服饰、眼镜等日常消费品为主,创新能力不足、投入不足,产品升级缓慢,却热衷于房地产、资源等领域的投资与投机等虚拟经济。反观江苏,由于一开始就是以外资高端产业为主,机械装备、大石化、机电、电子产品、新材料、新能源等占据主导地位,使得江苏整个产业层次比较高。有了这些中流砥柱,江苏经济无论经历何种“风雨”,总能平稳较快前行。
    近几年,浙江在实体经济上的投入严重不足,“浙江这几年较低投资增长中,制造业投资比重相对更低”,www.yabovip11.com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郭占恒认为,浙江“十一五”规划的重大建设项目中产业类项目比重只有13%,近三年制造业投资比重比江苏、山东低8-10个百分点。
    更为严重的是,近年来,浙江经济虚拟化倾向更加明显和突出。一方面是企业大量外迁,目前在外经商的浙江人多达640万,每年创造近乎一个浙江的产值,但企业大量外迁对浙江经济发展产生了一定影响,处理不当很有可能导致产业空心化;另一方面,是浙江大量实体企业因实体难做、很难赚钱,纷纷转行进入房地产领域,但由于最近房地产不景气,浙江民间资金又跨入了股权投资等领域,浙江经济出现了让人担忧的虚拟化景象。
    近十年来,由于浙江大量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利用中国地产的黄金十年,纷纷进入房地产领域,导致企业资金都陷入地产领域,严重削弱了浙江制造业等其他产业的发展。“产业升级的缓慢、不愿意将过多的资金投入研发和企业升级上,而满足于追逐房地产、炒作资源等近年来获利丰厚的行业,成为了大多数的浙江民营企业的“通病”。
    为什么出现制造业势头削弱的现象呢?其实道理很简单,资金进入楼市这些领域,是由于流动性的羊群效应更容易赚钱,而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赚钱效应远不如虚拟行业。房地产业和建筑业利润巨大,吸引了浙江大量社会资本进入了房地产业和建筑业。浙江的资本不但在省内大量投资于房地产,就是在省外情况也基本相似。浙江到底有多少民间资本进入楼市也无从准确的统计,仅温州一地据测算就大约有6000亿民间资金在全国楼市中转悠。另外,台州、宁波、绍兴、金华以及湖州等地也有大量民间资金进入了楼市。 
    这酷似亚洲金融危机之前日本和东盟各国的情形。认真地去梳理一下亚洲经济的发展历史就不难发现,当“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发展模式”受到美国等西方严厉压制之后,日本、东盟各国经济全都一步步地掉入了“三明治陷阱”,而这个“陷阱”才是诱发泡沫经济的关键所在。所谓“三明治陷阱”,反映的是一个国家“实体经济”恶化的生存环境,即在成本大幅提高和销售价格不断下跌的双向挤压下,实体企业利润(中间层)迅速变薄。落入“三明治陷阱”的国家,其经济一般都会极速泡沫化,因为企业为了维系生存、维系收益,被迫将大量资本投向房地产、投向股市,以至整个经济迅速泡沫化。
    一方面浙江产业结构升级慢、层次较低;另一方面热衷于虚拟经济,实体经济弱化,导致浙江在金融危机和这轮宏观调控中经济出现波动,与平稳发展的江苏差距拉大。

    五、江苏与浙江两地人的性格差异也是两省差距拉大的因素
    在南京经常称人“大萝卜”,“大萝卜”指的是南京人比较傻,“大萝卜”傻的背后实际上隐含着憨厚的意思,这实际上反映了江苏人的性格特征,江苏人比较憨厚,做事比较扎实,一步一个脚印。这也反映在江苏人办企业、抓经济上,办企业比较扎实,企业属于慢牛型的增长,如苏宁电器、沙钢集团在不知不觉中,占据了中国民营经济的前3把交椅。
    浙江人有着中国犹太人的称号,素以反映快、市场嗅觉灵敏而著称,善于抓机会,善于投资和投机,善于赚快钱,对于赚钱慢的行业兴趣不大,缺乏江苏人那种一步一个脚印的慢牛精神。这也决定了浙江人善于炒房、炒煤等投资和投机,热衷于搞虚拟经济,赚快钱。这样一遇到金融危机或银根紧缩等力度较大的宏观调控,浙江经济就会产生较大的波动,比如近期在浙江尤其是温州等地出现的因资金断链导致企业老板跑路和企业停产、倒闭现象,实际上就是浙江经济出现波动的显现。久而久之,逐步与慢牛型的江苏差距就逐步拉大。

(编辑系区域经济研究青年学者)

_
 
下一篇:安徽省“十二五”时期发展思路和重大问题研究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