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 第十四届创新论坛:领会新精神,谋划新战略

打印 | 字体: | 阅读 171 次数 | 发布日期:2018/11/23

建设集聚开放的创新湾区
徐剑光

湾区这一特殊的地理区域究竟靠什么样的“向湾力”将高端要素资源集聚?这是研究湾区经济最根本的问题之一。观察全球主要湾区演进历程,其动力无外乎三种:一是基础性的动力,由基础设施对经济活动要素产生吸引,如湾区港口群、跨海通道等;二是外部性动力,例如政府政策推动等;三是内生性动力,例如分工深化、规模经济、科技创新等。湾区最初靠港口引发贸易、集聚人口,然后是工业化阶段,高级阶段则是服务经济和创新经济。在这一演进过程中,以创新为主导的内生动力逐步占据主导,基础性动力和外源性动力逐步退居次要。现阶段,高常识、高科技、高附加值、高端人才、新兴产业成为湾区经济主要引擎。

例如,旧金山湾最初是淘金热引起人口导入,依靠旧金山和奥克兰的港口发展临港工业,上世纪硅谷崛起,工业外迁,步入创新经济阶段。纽约湾和东京湾虽然被习惯称为“金融湾”、“产业湾”,但实际上他们持续保持竞争力的根源还是来自创新:纽约湾区有58所大学,2所世界著名大学;东京湾的京滨工业区是东京首都圈的产业研发中心,也集聚了非常多的大企业研发中心和研究所。樊纲教授非常准确的看到了粤港澳大湾区与世界一流湾区的差距,认为其面临两大转型:一是从单一城市向城市群转型;第二就是从以前的金融中心、服务业中心、制造业中心向科技中心转型。

每一次全球工业(科技)革命,都催生了世界级湾区。伴随前三次工业(科技)革命,美国纽约等东海岸湾区(蒸汽纺织机从英国传入美国)、东京湾(电气技术)、旧金山湾(信息技术)分别崛起。Gartner发布的近两年新兴技术成熟度曲线可以看出,人工智能类新兴技术在成熟度曲线上快速移动,人类正处在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第四次科技革命前夜,这一次中国能否抓住机遇,产生世界级湾区?我认为主攻信息经济、智能经济的浙江还是有机会的。所以,浙江“大湾区”定位必须把握这一创新大势,确立核心目标——勇立第四次科技革命潮头、跻身全球领先的产业创新湾区。实现这一目标,关键要以创新为主要驱动力,增强“两个度”:创新的集聚度和开放度。

一、增强浙江“大湾区”的创新集聚度

熊彼特(1912)最早指出,创新不是孤立事件,不是在时间或空间上均匀分布,而是结成集群。大家看全球前50大创新企业、SCI期刊等的全球地理分布,都高度集中于几大湾区。空间集聚有利于产生常识溢出效应、聚集经济性和技术多样性,最终促进创新发展。尹宏玲等(2015)比较了浙江所在的长三角地区与旧金山湾的创新集聚度水平(以专利授权衡量),发现旧金山湾区的创新高度集聚在圣克拉拉县,并自南向北梯次减弱;长三角的创新集聚则呈现间隔性的空间分散状态。可见大家的创新要素集聚水平并不高,“山头多”且缺乏联动。

1.要增加创新要素的密度。浙江还没有国家实验室,“985”和“211”高校只有一所,当务之急是超常规补齐高教短板,加快集聚一流高校和科研平台。可借鉴青岛经验,青岛“贴钱、贴地”引入了中科院、全国一流高校、国内外大企业等的大量分校、分院、分所和研发中心。目前驻青岛高校已经达到25所,计划到2020年引进到50所,山东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一批“985”“211”高校在青岛设立校区。同时,要集中力量在杭州和宁波(在创)国家级自主创新示范区中,集聚国家实验室、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企业技术中心、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等高水平科创平台。另外,应鼓励引导各地市整合国家级高新区、国家大学科技园、科技城、省级高新园等创新平台资源,形成更加统一的创新资源导入机制,空间上更加集聚。

2.要增加创新的浓度。周其仁教授讲到粤港澳大湾区的创新问题时,形象比喻“煲一锅创新浓汤”。创新的本质是个人、企业、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等多个行动者在多种空间尺度上交互学习的过程,因此激发创新需要多要素的协同(浓度)。一方面是主体间的协同。要形成政府引导、企业主导、院校协作、多元投资、军民融合、成果分享的协同创新体系,建设一批高水平的协同创新中心。另一方面是区域协同。要打破行政边界,促进创新要素在湾区城市间合理流动、高效配置。

二、增强浙江“大湾区”的创新开放度

2003年哈佛商学院学者Henry Cheshrough首次提出了开放式创新概念,他讲的主要是企业层面如何整合内外部资源,构建创新生态网络。当前,全球进入开放式创新新阶段。企业层面,创新不再是由一家企业或机构在实验室独立完成,而是通过与包括自己的竞争对手、合作伙伴、供应商和顾客在内的对象开展合作。例如波音在中国、马来西亚、印度、欧洲、巴西等设立了6个研发中心、16个合作联盟和22个联合研究中心,与国外的50多个一流大学建立了长期合作伙伴关系。国家(地区)层面,国别合作的实验室等科研平台涌现,欧洲正在建设“欧洲研究区”,美国的科技供应也只能占到其全部科技需求量的1/4,其余3/4则要通过与其他国家的科技交流而获取。一张覆盖全球的开放式创新网络已经浮现,而浙江“大湾区”必须嵌入这张创新网,并努力成为中心的节点,才能跻身全球创新中心的行列。

1.加快浙江“大湾区”创新国际化,在全球创新网络中提高联系度和中心性。跨国企业在华研发中心数量从1999年的30多个迅速增长到目前的3000多个,但大部分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浙江杭州等城市还不是全球创新网络的中心节点,因此近期必须依托上海全球科创中心,打通全球“创新管道”,承接“创新溢出”。与上海的创新合作要“南北并进、形成闭环”。杭州湾北线主推沪嘉杭G60科创走廊(对标旧金山湾的101公路科创走廊),其中嘉兴要依托“浙江全面接轨上海示范区”,打造若干个类似于港深科技合作的“河套地区”,如嘉兴科技城、秀洲高新区、张江长三角科技城(平湖科技园)等;湖州也应纳入这一科创走廊,湖苏沪高铁开通后湖州一小时可达上海,实现同城化;湖州是绿色产业为特色的“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湖州的国千人数全省第三,且商务成本低、环境好、有空间,上海也有大量科技成果选择在湖州转化。杭州湾南线主推浙沪合作示范区,宁波主攻智能经济,符合第四次科技革命方向,以杭州湾新区为主平台,强化沪甬创新合作,有利于带动浙东南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南北两条科创走廊将促进形成杭州湾与上海创新合作“闭环”,加快提升浙江在全球创新网络的中心节点位势。

2.远期来看,要全面加快推进杭州等创新中心城市的“创新国际化”,营造开放式创新生态。目前浙江的创新国际化水平还较低,例如以PCT国际专利申请量衡量,浙江远远落后于广东、江苏,2016年深圳的PCT国际专利申请量是2万件(中兴和HUAWEI合计有7800多件),整个浙江才1200多件。建议点上突破,加快推进创新龙头企业、开发区、国际产业合作园等平台的创新国际化,打造一批嵌入全球创新网络的引爆点。2015年国务院批复《苏州工业园区开展开放创新综合试验总体方案》,其经验做法值得借鉴。要出台优惠政策,对于跨国企业海外研发中心、国际创新组织分支机构、国家合作建设的国别合作实验室、国际科技合作中心、双向互动的国际科技孵化器等的引进给予竞争力的政策扶持。要营造开放的国际化创新环境,按照国际通行规则,加强关键技术领域常识产权保护,建立科技人员竞业禁止制度,鼓励企业开展国际专利布局,积极参与国际标准制定等。另外,杭州要通过会展国际化、建设国际组织集聚区等方式,加快促进国际创新组织的导入,提升国际创新城市知名度和影响力。

综上,湾区发展最终要靠创新驱动,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大背景下,浙江“大湾区”要把握创新大势、集聚创新资源、提升开放式创新的国际地位,努力跻身全球领先的产业创新湾区行列。虽然任重道远,但方向明确方能砥砺前行。

当前访问 4815402 人次 | 联系大家 | 友情链接 | 访客留言 |本网站支撑的最佳浏览器:IE 8.0版本以上
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版权所有 英文域名:www.zdpi.org.cn
浙 | 浙ICP备05019917号 技术支撑:杭州健源网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