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 青年圆桌

打印 | 字体: | 阅读 4688 次数 | 发布日期:2014/9/9

留一点书香给自己(上)
    推荐书,在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已不是第一次了。这次,借世界读书日之际,院里的一些同志又推荐了几本书给大家。在这个电子化、碎片化阅读的时代,大家依然想回归慢阅读,回归经典阅读,静静地回味阅读的味道,回味阅读的心境。读书不是因为世界读书日,不是因为马尔克斯或是莎士比亚去世,读书是为了“回家”。
   
    庞亚君:学问,软实力
    我向大家推荐的一本书是《战后美国在日本的软实力》,副标题是“半永久性依存的起源”,正是这个副标题吸引了我,非常坚定地要看这本书。当前美国和日本的依存关系,大家都知道,但这种关系是怎么起源的,我不大清楚;还有美国和日本的这种关系,是永久性还是暂时性,还真没去想过,这本书的观点是“半永久性”,想探个究竟。
    先前读过露思•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书中对日本国民性的刻画非常逼真——“菊”是日本皇家的家徽,象征着典雅、淡定、谦和,“刀”即日本的武士道精神。这反映出日本学问的双重性,如爱美而黩武,尚礼而好斗,服从而不驯,等等。我的理解是,日本的国民性是“菊”包裹着“刀”,实质上是“刀”,但外在表现是“菊”,这说明日本的民族心理是内敛性的,其国民性非常顽固,民族自尊心超强。
    1945年日本投降,美国接管日本。这对日本来说,可以说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不只是物质上,更多的是指精神上。当时,日本对美国的了解主要通过好莱坞影片,认为美国崇尚物质主义,充满暴力、色情和种族歧视,怎么能治理“高人一等”的大和民族?而美国同样“看不起”日本,麦克阿瑟曾经在美国国会演讲,说日本象个12岁的少年,整个民族心理未成年。这是指日本的自我感觉非常好,总觉得大和民族很伟大,实际上一种不成熟的表现。
    美国接管日本后,军事上、经济上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还进行学问层面的国民性改造。对国民性顽固、自尊心又强的日本,进行民族学问心理的改造,美国处处“小心翼翼”——为避免“刺激”日本人的神经,美国政府并不直接出面,而是委派洛克菲勒基金会之类的民间组织,并由洛克菲勒三世全面负责,具体以“学问交流”的形式推进;基金会递交的《美日学问关系报告书》,事后以机密件形式保存起来,也是为了“照顾”日本人的情绪;在美日“学问交流”中,突出强调“双向性”理念,就是为了不让日本有一种“不对等”的感觉;等等。
    美国对日本的“学问交流”,主要分两个层面。对精英常识阶层,通过学科建设、课程设置、人才交流等途径,最大程度地运用美国化的概念、范畴、理论、方法,进行导向性的模式构建,逐渐构建起美国化的常识谱系和价值观念,使日本常识分子“沦”为精神上依附于美国的“弱势群体”。对普通民众,则通过广播、报纸、影片、杂志等大众传媒,全方位地宣传和普及美国价值。这方面,美国照样做得很巧妙,如美国在日本实行“翻译奖励制度”,即翻译出版美国著作,不但实行优惠的版权政策,而且还向出版商承诺回购相当数量的成书,以确保出版商不至于亏本,并将回购的书籍捐赠给学校、社区、图书馆等机构。通过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学问交流”,日美同盟关系日趋紧密,曾经有一度,出现了一个拼接的词——Japanamerica,可以想象得出这种关系的亲密程度。
    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其中一个重要依据,就是美国改造日本的成功案例,通过发挥美国“软实力”的巨大作用,不断扩大在东亚的影响力,使日本精神上半永久性地依附于美国,试图在伊拉克再次复制日本这一模式。
    《战后美国在日本的软实力》出版时,曾经开过一个学术研讨会,专家分析日本的民族学问,说日本学问象一个洋葱,一层一层地剥开,每一层都是对外来学问的吸纳沉淀而成,实际上都不是自己的东西。一个民族的学问,如果没有“内核”,即便是最最“顽固”的,也非常危险。
   
    黄佳侃:诙谐幽默的“不省心”
    给大家先容最近我刚看完的一本书,冯小刚导演的散文随笔集《不省心》。冯小刚大家都认识,中国贺岁片之父、著名导演,他的《不省心》,分为八个章节,是冯导五十年人生历程沉淀之作。“我这么让人不省心的主儿,也能全须全尾,平平安安活到现在,老天爷真是厚道了。”在新书中,冯导言辞犀利,不时踢爆圈中劲爆话题。书中既有讲述影片拍摄时不为人知的内幕故事(“拍影片累心”),也有他对家人和好友的真情描述(“只有亲人,没有仇人”、“冥冥之中都是缘分”),更有对热点时事的酷辣点评(“别伤了您单纯的心”、“庙都拆了还留什么神啊”)。冯导的文字如同他的影片语言,极具调侃性,同时又不失深刻和睿智,书中鲜明的平民化倾向并且穿插了大量的最为广大观众所津津乐道的京味语言,字字珠玑。同时书中首度公开,冯导的家族照、朋友照、新片《私人定制》剧照等。
    推荐这本书主要是被他的人格魅力吸引,想让大家学习冯导的减压方式。书中有不少“自嘲”语句,诙谐幽默,展现了让其感到不省心的事,也展现了应对不省心的事的心态和处理方式。这本书比较“小”,读的时候比较轻松、愉快。现在大家的工作都比较忙,说实话看书的时间不多,我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出差,所以我有了一个比较理想的看书场地——大巴车。而这本书也非常适合茶余饭后读,诙谐幽默、通俗易懂,不需要太费脑子,一个下午就能读完,讲的也不是太深奥的道理。虽然这本不是专业书,也不是国学书,看似一本闲书,但是书本里的字句有一定的启发,读后有一些收获,让大家对事件、事物要有多面性的思考,所以我推荐大家有空的时候看一看。(www.yabovip11.com基础建设投资集团)
   
    章静波:感受不一样的温度
    不同的人看书就像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脾性一样,存在着不同的却较为固定的爱好、选择,也正因此对于书很难说推荐,更多的只是一种分享。
    《风尚——魏晋名士的生活美学》分享此书出于两个原因。其一,喜爱魏晋这个时期,这个时期是政治上最动荡最混乱,社会上也较为苦痛的时期,却是精神上最为自由、解放,最富于智慧、最为浓烈、热情的时期。在那样一个时期玄学、清谈、禅道、佛教、道教、儒教,各种教派,各种思想,都可以找到一个切入点,恣意生长,那个时期有着一种包容的禅意。在那样一个时期,在那样的状态下生活的那样一群人与其他朝代或者年代来说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精神面貌,他们在精神上更为自由、豁达,生活也好,交友也罢,呈现出的是一种随性、放达的状态,但凭真心,风月等闲。喜欢魏晋那个年代,喜欢那个年代的随性洒脱,恣意傲然,喜欢那个年代的魏晋风骨,林下风度,那个年代有清谈,有玄学,有嵇康,还有广陵散。不知是因古琴喜欢着嵇康,还是因嵇康喜欢着古琴,广陵散一直以来是琴曲中尤为想学的曲目,犹记彼时看书,三千太学生刑场请命,嵇康广陵一曲以谢之,随后断琴从容赴死,一句“广陵从此绝矣”,每每想来甚是遗憾,没有生在那样的一个年代,领略过那样的一种神韵是憾,没有遇见那样的一群人相识相交是憾,没能好好的听过一次广陵散是憾。对于魏晋的喜欢是夹杂着一种遗憾以及向往的喜欢。
    其二,这本书不仅仅呈现一种感性的吸引,提到一些典故,一些故事,一些趣味,同时它还拥有着理性的逻辑脉络,从人物品藻、清谈析理,到服饰风尚、饮酒服药、雅趣爱好、文艺才情,涵盖了魏晋名士日常生活的主要方面,构成了一部非常鲜活的魏晋名士学问生活全图。同时兼顾感性认识与系统学术两方面,为读者了解魏晋整个时期的精神脉络,整个时期的学问艺术,整个时期的审美观念,整个时期的时尚状态,绘制了一个直观、系统的蓝图。譬如书中谈到名士这一词,会将其划分为,清谈型、任达型、事功型、儒学型、文艺型、高僧、隐士七种,并逐一举例、阐述。譬如书中谈到魏晋名士的“美”,将其分为形貌之美,风神之美两方面进行论述,在论述的同时又会加入当时的人物品藻,服饰风尚等等。同时这本书的脉络不是静止不动的,它不仅仅停留在魏晋这一时期,在书的最后一章中还谈到魏晋时期产生的文学对后世的影响,比如说《世说新语》里对魏晋名士形象的构建,《幽梦影》里对魏晋文学形式、清谈以及名士形象的接受,以及后世小说、诗词受魏晋时期学问影响的延续,后世编辑、学者,如鲁迅、冯友兰等对于魏晋时期文学的研究等等。因此,就我个人认为这本书同时融合了娱乐性与学术性,寓教于乐,乐教相融,让读者在精神放松,通过文字穿行与魏晋时期且行且看的同时又学习到了一些深入的知识。
    另外推荐一本书是苏芩的《世上没有人比你更重要》,依托于红楼梦故事基础之上的衍伸读物,但与其他研究红学的书有所不同。当下红学书大多专注与讨论编辑的意图、隐喻,讨论红楼人物所对应的时代、形象,探究更深层的政治背景、政治因素。但这本书很纯粹,很简单,仅仅只专注与故事、人物本身,单纯的从一些人物的小片段,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出发,谈及一些编辑自身的感受、以及由此而延伸的对于生活的体味。
    在我看来,读书也好,听歌也罢,都有一定的共通之处,始终觉得文字和歌曲是有温度的,安安静静的看一些字里行间,安安静静的听一些旋律歌词,是能够感受到藏在字里行间,藏在音符转承间的温度的,那种温度可以是夏日午后阳光温暖慵懒的感觉,也可以是秋风吹过清凉萧茫的感觉,这些都是用心、静心就可以在文字里,在歌声中感受到的。看一本书,在字里行间寻找大家内心深处的感受,那是一种可以会心微笑,或者低眉沉思的状态。于我而言,每个编辑的文字都存在温度,我希翼感受那份他们所给与的温暖,让那份温暖晕染上我的文字,然后用我的文字去温暖那些看我文字的人。
   
    马高明:思大师归来
    《南渡北归》是岳南先生的作品,共三册:一是《南渡》,讲抗战伊始,民国常识分子向南逃难的事;接着是《北归》,说抗战胜利后,民国大师们回归故地之事;最后是《告别》,内战及以后文人们在海峡两岸间的痛苦抉择。具体内容可以看书,我仅和大家谈谈我的感受,主要是对“大师远去,再无大师”这句话的思考。
    这八字可能是出于宣传发行的需要,但是个人觉得这句话太自负。我时常想,评论历史人物是件极难的事情,大家既没有生活在那个年代,又无法耳濡目染他们的风采,往往容易以自己臆想去猜测,这很糟糕。我感觉编辑竭力避免这样的臆想,用了许多考据论证,但是还是抑制不住评论的冲动。民国时期,外有强寇,内有纷争,人民困苦之极,许多读书人都怀有极强的救国热情,于是涌现出许多的英雄人物。这与明末清初颇有几分相似,许多人奋起抗争,但是真正被几百年后的大家记住的有几位?大概只有刘宗周、王船山、顾炎武、黄宗羲等寥寥数位。可以想见,大浪淘沙之后,民国也没有那么多大师,如果凡喝过洋墨水的都可以够上大师,现在不要太多了。
    我想,古往今来深具爱国之心又欲报效祖国的常识分子,莫过于三类:其一者,以常识与名誉为本国政治奔走,以实现文人家国天下之志向,然而极易沦为权力的打手;其二者,深具悲观之念而欲在覆巢之下保存完卵,于是游走于强寇之境地,最后往往变成汉奸;其三者,念念于民族之学问长存绝续,在现实生活中秉持独立思想与人格,此类人最不为政权所喜。然而,真正能够成为存古续今之大师者,多出自第三类。以此而论,民国大师几何?陈寅恪先生应是,其对冯友兰《中国哲学史》的审查报告可见其伟大心性。胡适先生应是,其高尚人格与独立思想旷古绝今,可惜学问之贡献略有缺憾。其他还有马一浮先生、熊十力先生、徐梵澄先生诸位于中华儒佛学问的功勋卓著,可惜编辑并未提及。相反,书中提到许多风流故事,好似如今的明星绯闻一般,我实在看不出大师的影子。
    再说今天“再无大师”的问题,这些年似乎成了共识,我有点不同的想法。今天的国家处境与民国大不一致,国家日益强盛,人民安居乐业,常识分子的作用也从“主义”转向“器用”,可以说造英雄的时势过去了。而且,不仅中国如此,全世界的思想创造似乎也处于慢行状态,人们对技术创新的推崇远过于思想。
    但是,难道真的“再无大师”吗?绝对不会。我倒认为接下来大师辈出的国度必定在中国。大家千万不能指望第一类常识分子能够成为人物,但凡被政府圈养的常识最容易流入短视的功利主义,美其名曰“有用的知识”。第二类也不能指望,因为他们没有坚忍不拔之精神,慈悲喜舍之真义,对生活在此时此地的民众毫无同情之心,甚至不自觉地成为其他国家和主义的说教者。希翼,只有在那些以圣贤之志存心而又甘于冷板凳的学者。他们需要解决困扰百年的问题,中华学问何以自新?中华民族何以自信?
    他们首先会向传统学问中求,儒家思想的再创新,释道两家的再诠释,格物致知的再升华,这是中华学问的根基。其次,以美国为代表的宗教信仰、政治民主与经济自由“三位一体”模式,这已经在全世界大行其道。但这套制度修修补补,缺乏对弱者的同情,容易陷入道德虚无与物质享乐主义。大家还要向马克思主义求其精神,这个传统颠覆了血腥的资本主义,创造了伟大的苏联试验,以及当今中国的成就。怀抱全人类福祉的马克思,敢问世间几人可与之比肩?除这些以外,还有许多的领域值得开拓,甚至是浩瀚的宇宙,以及大家现在无法企及的境地。
    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新人出!我坚信若大一个国家,多么智慧的民族,必定有那么几位不甘世俗的学者正在考虑这些问题,甚至知行合一,躬行不懈。或许,大家不应害怕没有大师,而更需要害怕那个让大师辈出的时代到来。
当前访问 2686044 人次 | 联系大家 | 友情链接 | 访客留言 |本网站支撑的最佳浏览器:IE 8.0版本以上
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版权所有 英文域名:www.zdpi.org.cn
浙 | 浙ICP备05019917号 技术支撑:杭州健源网络 蒋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