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 第七届创新论坛:转型时期的价值追求

打印 | 字体: | 阅读 661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6/8

转型价值 智慧探求
刘亭
    ——在院第七届“创新论坛”上的总点评
 
    早在谋划本次创新论坛的时候,我就曾对让我沿袭总点评的动议提出“辞呈”。因为在上一次,我已经感到了“江郎才尽”、能力不逮。面对院里各位同仁的精彩演讲,我实在是拿不出更好的意见和观点来跟大家分享。但是几经周折,看来我依然要遵循“恭敬不如从命”的古训,最后还得勉为其难地说上几句。借此机会,我讲三层意思。
    第一层意思是,本次论坛办得很好。
    首先,论坛的主题选取得好。“转型时代的价值追求”——大家当下正处在这么一个大转型的时代,无论是大家单一个体还是整个社会,都需要有一个对于价值追求的深层思考,才不至于在急剧转型中迷失方向和自我。杨院长为首的策划组能够精准地触及这一问题,确实既很宏大,又很有针对性。
    其次,大家的水准发挥得好。或是积极地主张,或是深沉地思考;或是重温个人阅历,或是针砭社会时弊;有不少的老面孔,但更多的是新形象;有的是携稿陈述,有的是即席发言,也有的是精心准备了PPT的论坛正式演讲,各有千秋、异彩纷呈。
    再次,现场的氛围调动得好。这次推出的互动访谈,确实体现了观点的宣示和激情的演绎。略微可惜的是,受访者大都限于自拉自唱,径自表达本我的感想。如果能够进入到论辩这个层次,想必更为精彩。吴总颇具知名女主持的风采,她的穿针引线如行云流水,她的精要点评又恰如其分,都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第二层意思是,大家现在的确正处在一个大转型的时代。
    其实纵观人类社会的发展,就是一部与时俱进、不断转型的历史。远的不讲,就拿大家新中国成立六十年来,大家已经经历和延续了“两个转型”。
    首先是第一个30年。自从打下了江山,执掌了政权,全党全国全社会的主旋律就是政治上闹翻身,经济上搞建设。大家对外的仗倒是打得不多了,但心思却用在了对内的阶级斗争上,结果最终酿成了十年“文革”这场惨痛的内乱,那是一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
    1978年底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把大家的党和国家带入了第二个30年,这是一个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这个重大决策本没有错,但是在实践中,大家却不幸地把经济建设作为了全部——大家把几乎是所有的注意力和兴奋点,都集中在经济总量的扩张和物质财富的增加上,由此大家实际上经历的是一个物本主义的发展时代。
    可以这样说,经济社会的发展,人类文明的进步,都伴随着一系列长长的转型过程。当然,特定的转型期,一定有其独特的鲜明主题,且这一主题会贯穿较长的一个时期,就像大家前面分析过的两个30年。
    在我国开始崛起为全球经济大国的同时,大家正在进入一个新的转型期。这个时期的主题,就是坚持以人为本,敬重人的生命和尊严、着力于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就是坚持人和自然的和谐相处,着力于经济的内涵、集约和可持续的发展。
    这一个主题的大转型,或许又会是一个新的30年。这其中,一定会有一个具有重大历史转折意义的时点和事件,来作为转型切实启动的标志,这就像改革开放之初的真理标准大讨论及其后在全国推开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一样。而这个标志,或许就是“科学发展观”的提出和“十二五”时期转型发展的实质性推进。我在之前曾有一个预测,现在看来或许是可以实现的,那就是我说“十二五”规划的主线,就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或谓浙江化、本地化的表达,统称为“转型发展”。当然,按照我个人对胡锦涛总书记在今年省部级领导干部研讨班上讲话精神的理解,这里讲到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经济”,其实是一个“大经济”的概念。也即“经济”里面有“社会”,“经济”里面有“学问”,“经济”里面还有“生态文明建设”。为此,要力戒对“经济发展方式”望文生义、单一经济的误读,而从更为宽泛的“转变发展方式”,或“发展模式转型”的角度去加以把握。
    第三层意思是,转型时代一定会呈现出更加多元、更多碰撞的不同价值追求,其间大家所需作出的努力,应该是智慧探求。
    就像前面各位所演讲到的,身处于这种转型期特别是历史性转折关头的人们,他们的思想和精神,一定会呈现出更加多元的趋势。对此,十位演讲者已经从不同的角度,都做了充分的展示。不要说每个人的价值取向会有所不同,甚至是就一个个体而言,或许都会有双重甚至多重的价值取向。当然,就其总体而言,总会有一个基本的价值取向在起着主导的作用、基础性的作用。实际上,特定转型期的性格分裂、取向多重或许也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在这个问题上,大家的看法不妨稍微从容一些,或谓淡定一些。大家对于价值取向的探求,应当更为聪颖,更为智慧。
    第一个智慧是,在大家追求物质丰裕的同时,要记得追求内心完善。按照过去传统的说法,是人们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还要改造主观世界。这世上有各种各样的宗教,包括中国的儒释道三家,都强调要关照内心、完善自我。一个时期以来,大家热衷于追求外在财富的积累,而忽略了内在人文的进步,这是一个很大的悲哀。把这两者人为地割裂开来,对立起来,恰恰是大家当下社会种种弊端丛生的深层根源之一。不是说世俗的人们都要去信教,但那种追求内心完美的努力,毕竟是极其可贵的。如果一个人一味地追求物质财富,最后精神世界一片荒漠,这个人的一生其实并不幸福。当他临终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也会觉得自己这一生很苍白、很单薄。
    第二个智慧是,在大家提高格调、力求纯粹的同时,要记得包容落差,善待社会。不同的个人、不同的阅历,不同的社会背景、不同的成长过程,如此等等,都会形成不同的价值追求。孔子说“和而不同”,拿到今天来讲就是求同存异,开放大度。我觉得这是一种理解力、一种包容心,也是一种力量、一种品格。没有必要整天像个卫道士那样,用虚伪的面目包装自己,其实内心并非那么纯粹。该是什么样的你,就活什么样的你,只要不去侵害别人的合法权益,包括坚持法律的规范、职业的操守,如此等等。在此之外,学问多元、社会百态,“林子大了,什么鸟都飞”,世人完全可以和谐共生、和谐共荣。
    第三个智慧是,大家在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同时,要记得主流价值,共同追求。无论是大千社会,也无论是单一个体,身处急剧转型中的你如果不想使自己陷入困惑和迷惘,还一定要有一个主流的价值取向。这个主流的价值取向,既不意味着对非主流价值取向的排斥,也不意味着既有主流价值取向与时俱进的改变。任何一个社会人,要活得比较明智、比较清醒,他一定会拥有一个主流价值;一个社会,一个团体,也一定会有一个共同追求。即便是站在自我立场上所表达的主流价值,它和共同追求之间,也是一个融入、融合和融洽的关系。因为每一个人都不是纯粹的个体,他只是大千社会的一个分子,这其中必然有一个个人和社会的协调问题。大家要建设的和谐社会,实际上就是不断地改善和升华社会的人际关系。
    最后,我的结束语是,大家作为规划院人,作为转型时代一个有责任感和正义感、有职业精神和良心的咨询工编辑,始终要保持积极向上的心态,保持个人的价值追求和社会、国家、民族的共同价值追求的高度统一。在这种智慧的相统一中,大家失去的只是一时的愚昧和迷失,得到的却是一生的理性和自觉!
   
当前访问 3929901 人次 | 联系大家 | 友情链接 | 访客留言 |本网站支撑的最佳浏览器:IE 8.0版本以上
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版权所有 英文域名:www.zdpi.org.cn
浙 | 浙ICP备05019917号 技术支撑:杭州健源网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