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 青年圆桌

打印 | 字体: | 阅读 4752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6/2

你幸福吗?
    “你幸福吗?”央视的走基层调查,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人们对幸福的无尽想象,“幸福”一词成为媒体热词的同时,也逐渐演变为政府的施政理念。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约有20个省(市、区)明确提出了“幸福”概念,100多个城市提出建设“幸福城市”。法国思想家卢梭曾经说过,追求幸福是人类活动的唯一动力。对此,青年们也有思考。
   
    马高明: 守望幸福的“大同”社会
 
    自孔圣删诗书、定礼仪以来,国人便以“大同”为终极理想。孟子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是对“大同”更为生活的阐述。至于老庄崇尚的“小国寡民”、陶渊明代思暮想的“桃花源”,也是“大同”在许多人心中的映射。为何古人钟情于“大同”,却一朝覆于一朝,轮回颠倒,迄今仍留遗憾?大概古人并不知道“大同”蕴含的要旨乃是国人的幸福,而非高位者的幸福;是国人自发选择的幸福,而非高高在上者施舍的幸福。西方走了不同的路。亚里士多德曾深入阐释“幸福”的终极追求,与“大同”异曲而同工,而其道路却颇为不同。他们不依靠“选贤与能”,乃是将国人的智慧一齐发挥出来,人人皆有选择幸福的自由与能力。新中国成立以来,大家有幸逃出历史的窠臼,让人民成为国家的主人,把普通大众的幸福作为国家的最高追求,这才有央视追问清洁工“你是否幸福”。这是划时代的进步,是古人未曾到达的理想高地。
    幸福是一种追求,更是一种生活,它有许多的形式。普通人的幸福需要自由挥洒的空间。中国人历来重视集体,却容易忽视个体。然而,唯有个体的幸福才能达致集体的凝聚。苹果企业已故掌门人乔帮主是一个特立独行甚至让人厌恶的人,许多人觉得与他共事简直是一种受罪。但正是环境的宽容给予其发挥个性与才能的机会,让其在独特的生命放出最耀眼的光芒。在日益崇尚创意创新的今天,唯有自由挥洒的空间才能让个体喊出灵魂深处的真实,这就是幸福所在,就是社会可以进步的动力所在。
    团体的幸福需要求同存异的合作。社会越是进步,分工就越会精细,人与人之间的合作也会越来越紧密。迈入21世纪,如果大家仍然停留在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的阶段,那这绝不是什么诗情画意的事情,或可能与极度贫困划等号。既然合作是如此必须,那么个性的冲突在所难免,这时幸福便需要“求同存异”了。周恩来总理在万隆会议时以“求同存异”描述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个人之间也不外如是。如若个人自持一端,以消灭彼方观点为目的,甚至不惜上纲上线,那便没有了合作的基础,团体的幸福也难觅踪迹。唯有“求同存异”,争取各方最大公约数,才能在坚持与谦让中找到幸福的空间,体会“众人拾柴火焰高”的温暖。
    国家的幸福需要建立自由与合作的制度边界。美国独立战争胜利以后,13个殖民地代表曾就政治制度展开旷日持久的争辩,核心就是在个体自由与集体合作之间取得平衡。新中国建立伊始,1954年宪法明确界定了个体与集体的边界,终因政治变故而更改。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努力找寻平衡杠杆,却也偶然出现意外的偏摆,有时候是个体突破法律限制的极端自由,也有时候是集体政治侵入个人的合法空间。这些冲突是所有中国人苦尽甘来的蜕变阵痛,是一个伟大文明国家追求幸福的必然阶段。克服这些冲突,必然需要每一个普通人与每一个集体默默的付出和督促,为国家建立幸福的“大同”社会守望。
    相信在个体拥有幸福、集体创造幸福、国家建设幸福的基础上,无需央视记者追问,每一个中国人都会大声说出幸福的故事。
   
    张  娜: 幸福的“中国梦”
 
    2012已经过去,提起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走基层节目“你幸福吗”调查。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升,可是面对新的生活方式及物质观,包括你我在内的每个人都想问一声:你幸福吗?因此,这个节目引起了我很大兴趣。
    其实幸福只是一种感觉,本没有具体的衡量标准,采访不同的人,对幸福的理解也千差万别,从节目中也可以看出,被问到的很多人表示迷茫或者不解,幸福有时就是一种短暂的感觉,一种理想状态,处在纷繁复杂的现实世界,似乎说自己不幸福的人比比皆是。比如,对于世界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来说,奋斗了那么多年,名利双收,理应很幸福,可连他也表示“压力很大”、“奖金不够买北京一套房”;更不用说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广大人群,一位农民工兄弟很无奈的回答记者,“我是外地打工的不要问我”,更有疯传网络的“我姓曾”被封为“神一样的回答”。
    面对这些五花八门的答案,在忍俊不禁的同时,我总是有一种失落感。无论是为理想打拼的城市白领,还是进程务工的农民工,难道就不能过得幸福点吗?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有近2.4亿进城务工农民分布在各个城市,如此庞大的群体,他们的幸福与否,将直接关系到国家的民生改善及长治久安。根据马斯洛人的需求理论,人的最高需求是自我价值的实现,以进城务工者为代表的很多基层群众,目前尚处在满足吃饭、穿衣、住宅、医疗及职业安全、生活稳定等最基本的阶段,如果整个社会漠视这个群体,不为他们创造更好实现自我价值的途径,何来国家的进步与民族的振兴。
    当然,我国政府很早就关注到这个问题了,温总理就曾说过,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真正将改善人民生活作为其施政纲领,努力实现每个人能够“居者有其屋、病者有其医”。十八大也提出,至2020年,我国城乡居民收入要比2010年翻一番,并将城镇化作为带动现代化发展的主战略来实施。各地也纷纷在户籍制度改革、农村土地流转、医疗社保、教育等方面不断探索“农民工市民化”的新路径。
    从另一个角度看,若是那些千千万万个怀揣梦想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们,在奋斗若干年后,可以拥有和城市人一样的户籍、住房、医疗、教育机会,至少在他们的下一代、下两代实现了身份转换与地位认可,当他们面对“你幸福吗”电视采访,还会躲闪或者迷茫吗,他们可能变得更加理智与清晰,笑着说,我很幸福,不过我对大家城市发展还有很多建议……
    正如在美国一直有“美国梦”的说法,世世代代的美国人都深信不疑,只要经过努力不懈的奋斗便能获得更好的生活,即人们必须通过自己的勤奋、勇气、创意和决心迈向繁荣,而非依赖于特定的社会阶级和他人的援助。如今,在我国这个拥有五千年历史文明的泱泱大国,国人也正以一种奋发图强的精神,走上了为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征程,让大家每个人都成为坚定的“幸福中国梦”践行者!
   
    陈丽君: 有一种幸福,叫小确幸
 
    “你幸福吗?”在央视的直播和全民娱乐下,毫无疑问地成为2012流行语TOP1,同时也引发了一场幸福潮,很多人都忍不住停下脚步,心底问一句:“我幸福吗”?
    何谓幸福?百度大概会告诉,那是一种心里欲望被满足的状态。听起来有些模糊,人的欲望到底有多大?能被量化吗?每个人的欲望相同吗?被满足的点一样吗?究竟要多大的幸福才能满足日渐膨胀的欲望?
    想来大幸福太过神秘,其实不过是个伪命题。对于大多数凡人的一生来说,欲望总是很大,但实质的幸福太过微小。就好比为了捕到大鱼把网眼织得很大,却无意间漏掉了太多的美丽小鱼。这些美丽的小鱼就是村上春树笔下的“小确幸”——一种微小而确切的幸福。
    相信每个人都拥有过这种如同一茶一饭、朴实淡然的幸福感。它们是生活中小小的幸运与快乐,有一股子甜柔、丰饶、温暖的感觉,是流淌在生活的每个瞬间且稍纵即逝的美好,是内心的宽容与满足,是对人生的感恩和珍惜。它们是上班路上两旁的法国梧桐“哗啦啦”的迎风吟唱,是休假在家看着阳光铺满房间的赖床,是某个冬日早上一向内敛的父亲笨拙又温柔的为你吹头发,是意外收到远方寄来的小小明信片,是午后阳光里悠闲翻书的惬意,是推开窗户看到的一抹绿……多么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正是这种小事才能让人感觉到爱与被爱,感受都自己在人世间最真切的存在。
    村上春树说,没有小确幸的人生,不过是干巴巴的沙漠罢了。但又有谁的人生真的是干涸的沙漠呢?其实每个人的一生都经历着许许多多的“小确幸”和“小不幸”,只是大家因为赶路的匆忙或追求完美,而放大了“小不幸”,忽略了“小确幸”。所以,不妨把网眼织小,把那些曾经漏网的“小确幸”一一拾起,最简单的快乐就会源源不断溢满心间!
    最后,在这个春天,忍不住想吟一下海子的诗,对我而言,这何尝不是一枚小确幸!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罗成书: 大  爱
 
    有一段时间,我常常思考人世间最伟大朴素的爱到底是什么,情爱、父爱、友爱……总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今年冬天,大家全家毫无怨言地陪儿子在医院过年的那一刻,我才明白,世间之大爱莫过于儿女与父母之间的爱。
    这种爱自然流露、真之又真,这种爱无私无怨、不图回报。曾记得听过一个小白鼠的故事。说的是一只用来实验的小白鼠,被研究人员移植了肿瘤做实验。随着肿瘤慢慢长大,她越发急躁,最后用嘴把肿瘤压下来,鲜血淋淋,骨头可见。研究人员开始很纳闷,后来发现没过一段时间这只白鼠竟然生下了一窝小鼠仔。为了给小鼠仔乳养,这只母白鼠虽奄奄一息,却足足撑了21天,才安然地闭上眼睛。原来,老鼠的乳养周期就是21天。动物尚且如此,何况人呢。
    还有一种爱,无限接近儿女与父母之爱。我相信袁利害是真实的,她以一己绵薄之力,收养了众多弃婴,可亲可敬。我也感慨,本来这种爱应该是大家社会给予的,何以缺失呢?大家的福利院呢,像家的样子吗?大家的阿姨老师,有慈母般的微笑和慈父一样的胸怀吗?真心希翼大家全社会能有温暖的小窝,为这些孤雁提供心灵的港湾。
    还有一种爱,本认为可以与父母之爱相提并论,所以有称之为“父母官”的。我喜欢“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直白表达。做官的,当心为民所系、权为民所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反观当今,鞠躬尽瘁的人民公仆何在呢?多的是为一己之私,一党(结党)之利,表面搞一套,私下搞一套,玩女人,玩票子,玩权术。好在“习李”有新政之像,希翼能开新风,重构为官之道。
    自然而然想起大家全社会为之努力的社会主义价值体系。我希翼这个价值体系的核心是爱,爱国,爱党,爱社会主义,爱领导,爱同事,爱路人,而这些爱都要无限接近人类纯真之爱——父母与儿女之爱。
    人生短暂,转眼到了三十而立的关口。三十而立,当有不一样的人生胸怀吧!和谐始于小家,和于大家。大爱无疆,大家的心当装着家庭,也当装着全社会。
 
 
当前访问 3199230 人次 | 联系大家 | 友情链接 | 访客留言 |本网站支撑的最佳浏览器:IE 8.0版本以上
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版权所有 英文域名:www.zdpi.org.cn
浙 | 浙ICP备05019917号 技术支撑:杭州健源网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