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 青年圆桌

打印 | 字体: | 阅读 4577 次数 | 发布日期:2013/5/30

春节畅想
    春节是亲友团聚的节日,四处漂泊的人们,不怕旅途艰辛,都要回家过年,在欢笑声中享受着人间温暖。春节是祈福恭贺的节日,祝福也好,祈祷也罢,都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一种期待。春节是辞旧迎新的日子,年一过春天就要来临,万象复苏草木更新,新一轮的播种又将开始。2013年的春节,雪花飘飘,青年们激情洋溢,将蛇年春节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记录下来,与大家共享。
   
    刘力元:敬畏文字
   
    新春佳节,早已习惯除夕前后友人间的短信轰炸,自己也加入其间,品味各式绞尽脑汁的祝福贺辞,颇觉趣味。今年蛇年,就收到这么一条:“……谨祝百事顺遂,幸福蛇(舍)你其谁!”朋友取了谐音的巧,让人不禁莞尔。然而细细想来,近些年大家是否已渐渐习惯于诸如“非你莫鼠(属)”、“大展鸿兔(图)”、“蛇(舍)你其谁”这样的谐音串字?换取节日一哂的同时,是否有些感受到大家在脱离甚至是戏弄文字本源的方向上越走越远?想来着实有些后怕。
    文字,是人类脱离茹毛饮血,走出蒙昧跨入文明社会的一大标志;文字,是人类传承科学常识,让后人得以立于前人之肩的一块垫石;文字,是人类弘扬传统学问,跨越时空传播百家思潮的一只方舟;文字,是人类社会设规立矩,建立公共秩序的一大基石……没有了文字,人类的文明之光将在何处点燃?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大家民族的方块字由龟甲上的象形字演化而来,发展至今,每一个字都蕴含着丰富的内容和传承。大家的先人有“敬惜字纸”的传统,从前的文字工编辑、文史学家们对文字的推敲倾注大量的心血,贾岛有“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王安石有“春风又绿江南岸”中“绿”字的辗转与妙用,曹雪芹有《红楼梦》的“字字看来皆是血”,时至今日,也有台湾词人林夕在为陈奕迅“shall we talk”填词后得了抑郁症……例不胜举,正是有了这些人对文字的敬畏和努力,才有大家今天信手可得的学问盛宴。
    当今社会已经进入了网络时代,文字、学问的传播速度空前加快,各种学问泡沫应运而生。除了前文的谐音贺辞,行走大街,各式“衣(一)见钟情”、“服(福)星高照”充斥眼球;非主流的“火星文”在年轻一代中大行其道,名曰“个性张扬”;而诸如“神马”、“肿么”之类的网络流行语是否又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大家日常生活的口头禅?大家今天可以为之一哂,甚至褒扬其创意,然而明天,谁来为大家的子孙后代归本溯源?大家丢失了文字、摒弃了传统的民族,又该以怎样的面目立于世界之林?
    作为一个咨询工编辑,文字是大家的生产工具,善待、敬畏文字是大家的职业要求,哪怕无法做到“字字心血”,也应从最基本的不使用错别字、不想当然地生造词汇做起,保持和传递着一份对文字的敬畏,也是新时代咨询工编辑肩负的重要使命。
   
    倪  毅:不要忘记当初的梦想
   
    新春佳节,回家团聚,见到了许久不曾碰面的亲朋好友,不免相互间询问近况,但多是些“还可以”、“就这样子”的客套话,很少有人认真在意。不过,今年遇到一位初中同学,听他讲述近年来的情况,着实让我为之心头一震:他当初仅是班中一位成绩中流,表现平平的学生,毕业后听说因为家中情况特殊,便没有进入高中,而是在职高求学几年后直接参加了工作,在自家开的汽修行上班,生活还算安闲……可几年不见,他现在居然考上了国内知名的大学,并且现进入硕士研究生阶段,多篇文章在国内知名期刊发表,听他打算,仍有继续攻读博士学位的愿望……
    如此种种,让我这位曾经班中成绩居首,一直以来顺利进入高中、大学学习,现被他仍称为“学习委员”的人自愧不如。回家以后,我一个人想了很久,想到了对现状的安闲,想到了对学习的松懈,更是想起了曾经在大学寝室的一幕场景:当初大家八个人挤在闷热的宿舍内,看一部美国影片《追梦赤子心》,内容讲述的是一位资质平庸的人,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经历各种磨难,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最终进入美国排名第一的橄榄球校队,成为一名他梦想已久的橄榄球运动员的故事。当年看影片时,寝室闷热的空气让每个人都大汗淋漓,但胸中的共鸣却让大家只有为梦想去打拼的激动。时过境迁,我现在舒适地坐在空调房内,可以随手获取最新的常识与讯息,没有生活的拖累,没有家庭的阻挠,但却惊觉到当初的激情与梦想已经逐渐被自己遗失在生活的角角落落,曾经信誓旦旦地学习爱迪生百折不挠、学习张海迪克服困难、学习居里夫人投身事业的决心和抱负似乎已经永远成为留在泛黄作文本上的排比句。这位初中同学的故事,无疑给我敲了一次警钟,让我在每天忙忙碌碌、周而复始的生活中,停下脚步反思自我:内心是否还像他一样充满着对未来的理想和抱负,对生活的热心和固执,还有对学习和工作的追求和责任。
    新年伊始,我感谢这位曾经的同学,让我重拾最初的梦想,也许我成不了画家,只是在闲暇之余画几幅让我兴奋的作品;也许我成不了音乐家,只是在闲暇之余唱几首让我快乐或忧伤的歌曲;也许我成不了作家,只是在闲暇之余看几本让我常识丰富的书籍……但是,我有我热爱的工作,也许我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规划师,时刻牢记当初对未来、对真理、对生活持久不变的热情和矢志不渝的坚持,珍惜平时点点滴滴的学习和进步的机会,在有生之年,为我的家乡,为这座城市贡献一己之力。
    无论生活的艰辛还是生活的平庸,都不能成为大家放弃梦想的理由,就像麦当劳创始人雷蒙德阿克洛克所说:如果你心中还有梦,血液中还有激情,那就坚持吧,谁说你不会实现你的梦想。
   
    王  辰:一颗印章的美好回忆
   
    消雨是一个人,一个我儿时的伙伴,少年的同窗,一生的朋友。
    今年春节,我回了东北老家,和消雨欢聚了几次。期间,他亲手为我刻了一枚玉石印章。这小小的印章,把记忆拉回了20多年前的春天。
    初识消雨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大家同在一个小学,他一班,我三班。消雨由于政治觉悟高,业务过硬而出任他们班的体育委员,左臂上别着令人羡慕的“两道杠”,课间操排队时高喊着“稍息、立正、向前看齐!”。那时的他虽说身体单薄,但面色红润,声音高亢,不愧为老师的好帮手,同学的好榜样。
    高中我和消雨分到了同一个班。那时的大家好像约好了一样,同时疯狂地迷恋上了一个叫足球的东西。不谦虚地说,在球技上大家都很出色。他前锋,我中场。他冲锋陷阵,攻城拔寨。我输送炮弹,提供火力。大家所在的班级攻必取、战必胜,不久便成为一支令全校其他班级谈之色变的队伍,我和消雨的名字也成了校内外不小的传说。高二时分了文理班,消雨喜欢美术,号称要为艺术而献身,学了文。我没太多偏好,相对更不喜欢文科那些冗长而又必须背诵的东西,学了理。从此各奔前程。
    大学里,消雨如愿以偿的进入了他期待已久的工业设计专业,整个人变得成熟稳重了许多。大家之间的话题也开始广泛地涉及学业、工作、婚姻等人生重大问题。他有很多理想,经常兴致勃勃的和我讲他的艺术、他专业的未来,我笑说他搞的是伪艺术,他只是笑,眼睛里却流露着对自己专业的那份热爱与憧憬。他一直努力地追求着自己的理想,顺利地通过了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和托福考试,改写了艺术学院缺少英语尖子的历史。那时的他,就像一个刚刚出道便一夜成名的艺人,满腔热血,踌躇满志。
    硕士二年级的暑假,我父亲不幸遭遇车祸,生命垂危。本应在学校同导师一起参与科研项目的我,一路泪水赶回老家。守在爸爸的病床前,眼前的一切都是灰色的,只能默默祈祷上天能够保佑这个善良的中年人。消雨得知这个消息后,专程从美国赶了回来,像夏天里的冰水一般出现在我的面前,流进我的心里。不需要无用的慰藉,我已感到友情的浓重。走时,消雨留下了一个精美的果篮,我想这小小的果篮承载着大家20年的深厚友谊。
    如今的消雨在一家国际知名企业做工业设计。每个工程项目完成后,他都邀我分享他的设计图,高谈客户是多么欣赏他的设计,大赞自己的高明,痛批竞争对手的无能,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消雨是个爱憎分明的汉子,每每被榨取了“剩余价值”或是被克扣了“军饷”,便向我控诉国外“资本家”的“资产阶级劣根性”。然而回到工作中,依旧敢于吃苦,勇往直前。我想这一切都源于他对这份事业的热爱。
    消雨的工作态度、工作热情,一直给我传递着无限的正能量,正如他为我刻的印章上面的四个字——“终生学习”,每次把玩欣赏,都能感受到一种进取的力量。我想,这小小的印章不仅仅是一件工艺品,更是催人奋进的号角,是我和消雨多年友情的播放器,看见它,便按下了旧时美好时光的回放按钮。
   
    汤培源:繁华与落寞的更替
   
    今年春节回家,跟随父母回了农村老家一趟,见到了常年在外打工的诸位叔伯。在其中一位伯伯家墙上悬挂的玻璃相框里看到两张特别的合影,感触颇深。一张是前两年春节全家十来口人坐在板凳上的大合照。另一张是同样的院落,同样个数的板凳,只有伯爷爷、伯奶奶和伯伯一个孙女坐在各自的板凳上。
    拍摄第二张照片时,这个大家庭里的众多男女,当时不知道在哪座城市的角落里,为了生活而埋头打拼。他们背井离乡、外出打工,留下祖孙三人,组成了一个年龄跨度悬殊却又彼此相互温暖的特殊生活结构。
    城市化疾驰的脚步之声,难掩农村空心化之痛!这,便是中国农村正在面临的一个现实状况。
    根据《中国乡村发展研究报告——农村空心化及其整治策略》提供的数据,2010年我国农村人口6.7亿人,进城务工农民2.53亿人;在农村人口中,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留守妇女分别达到5000万人、4000万人、4700万人。浙江、江苏务农农民平均年龄已达到57岁。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村中的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外出务工,致使农村“空巢老人”数量猛增。他们独守“空巢”,谁解其中味?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老人正承受着晚年的孤寂,他们的生活和精神状态都亟待社会的关注。
    勤劳淳朴的中国农民,省吃俭用拉扯大孩子,正当他们可以稍稍歇下脚的时候,孩子们却又远走他乡,给老人留下无尽的寂寞与思念。老人们的心是矛盾的,孩子们进城打工,多赚钱,生活改善了,视野开阔了,相比在家种地确实要好得多,他们高兴。另一方面,他们也希翼子女能留在身边,享受天伦之乐。随着年龄的增加,精力的衰退,老人们总有一天难以照料自己。应该说,农村新“空巢”家庭的出现是计划生育政策的必然结果,也是大家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一种现象。子女们进城打工,追求更好的生活,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而在进城初期,他们又无力拖家带口,只得忍痛留下老人和孩子。“空巢”期的提前到来和较长时期的持续,无疑也会给农村“空巢”父母带来经济上、心理上和精神上的巨大压力。
    留守儿童则是当代中国农村的一个特殊群体,他们因父母双亲或单亲外出务工,而被放在祖父母或远亲近邻家寄养,有的甚至独守门户。由于长期与父母分离,他们在生理上、心理上的需要得不到满足,他们的安全、教育、情感、心理等一系列问题日益凸显。
    如何帮助这些留守老人和儿童,个人认为可以尝试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一是在农村中小学校建立和落实“留守儿童”管理教育的各项制度,形成以学校为主导的教育管理模式,使留守儿童的管教缺失问题得到弥补。
    二是逐步建立和完善农村社会公共服务体系,增强农村公共服务能力,为留守家庭提供切实的帮助和服务,解除农村家庭自我发展的后顾之忧。
    三是加快培育和完善农村以社团组织和民间组织为依托的服务机构,开展志愿者服务,增强农村社群的自我服务和自我管理能力,促进群众性的互助互帮,改善乡风民风。
    我在心中描绘一幅美好愿景,希翼中国广阔的乡村土地上,可以尽快实现“老有所养、幼有所教”,希翼中国的每一位公民都能平等享受城市化所带来的各种权利和义务。
   
  
当前访问 2685831 人次 | 联系大家 | 友情链接 | 访客留言 |本网站支撑的最佳浏览器:IE 8.0版本以上
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版权所有 英文域名:www.zdpi.org.cn
浙 | 浙ICP备05019917号 技术支撑:杭州健源网络 蒋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