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 第一届创新论坛:我对科学发展观的认识与思考

打印 | 字体: | 阅读 767 次数 | 发布日期:2006/12/15

新农村建设的主战场
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研究员刘福垣
 
   新农村建设有两个战场,一个是农村,一个是城市。从中国全局来看,从浙江来看,现在的主战场在哪里?从对新农村的战略定位和新农村的科学内涵来判断,主战场在城市,大家只有靠城市的结构改革、体制改革,才能完成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
 
   一、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战略定位
   如何给“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一个准确的战略定位?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是针对27年来我国GDP年均9.6%的高增长,但同时大家的发展和增长严重脱节,尤其是农业是负发展。大家提出转变发展观三年多了,各地的不少做法仍然没有真正转变。到现在为止,发展和增长还没有区别开来,好多人脑子里的科学发展观不过就是科学增长观。
 
   中国现在的主要矛盾,是城乡二元结构的矛盾,是工业和农业两种生产方式的矛盾。它们不是一般的先进和落后的矛盾,是两个时代的矛盾。工业生产方式,也就是说全国660个城市的工商业已经现代化了。杭州不仅是现代化的城市,而且是现代化的“天堂”,在全世界找不着几个这样的杭州。从全国来讲,660个城市的生产方式基本上都现代化了。劳动力转化成商品,货币转化为资本,这样的生产方式就是现代化的生产方式。而城里人的生产方式,特别是劳动力的再生产完全商品化了,离不开市场了,他们的生活方式已经现代化了。也就是说大家中国现在的一只脚,已经迈入了现代化,即以660个城市为代表的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现在和欧、美、日的差距,是先进和落后的差距。但是大家2.6亿的小农户、将近8亿多的农民,主体的生产方式还是前资本主义的,是封建时代的小农经济在21世纪中国的“活化石”。这两者的差别,我认为是不能用先进和落后来形容的,是时代的差别。所以,中国的经济和社会版图,就像太极八卦的阴阳鱼,一半阴一半阳,现在阴面是矛盾的主要方面。
 
   既然三分之一已经现代化了,现在还要抓紧现代化的对象是哪块呢?是“三农”,核心是农业的生产方式。从这个意义上讲,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就是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新农村建成了,中国才整体现代化了。也就是说,要改变农业的生产方式,改变农民的社会地位、社会角色,这是中国发展的主体工程。在中国搞现代化,到底要化什么?就是要化农民为市民,化传统的生活方式为现代的生活方式,化农村的社会结构为现代的社会结构。从新农村建设的定位来讲,不是农村的事,是全国的事,中国的现代化化的对象就是化农村、化三农。如果在城市里头搞社会主义现代化,那是一种“达标运动”。正是因为过去把这个问题搞偏了,所以60年过去了,到现在为止,全球还没有一个发展中国家变成发达国家。核心的问题是人们只看增长了,光注意现代化的“现”字,根本不知道“现代”为何物。一个发展中国家不谈发展只谈增长,不谈生产方式,只谈增长方式,说明发展观还没有根本转变。发展就是质变,就是阴阳鱼的阳面战胜阴面。所以建设新农村的任务是什么?是转变农业的生产方式,改变农民的社会地位和分工角色。要抓住这个灵魂。
 
   二、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内涵理解
   大家要完整、准确、科学地理解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内涵。之所以要讲这句话,是因为我看到了现在有好多人涌到韩国去看新农村,对韩国和日本的农村羡慕得不得了。我早年考察过日本,最近几年也去看过韩国。我可以坦率地告诉大家,这两个国家的农村既不是社会主义新农村,也不是资本主义新农村,是绿化祖国、养活老人、社会保障的特殊形式。人家90%的人口已经进了城,90%的人来保护养活不到10%的人。60、70岁的老太太、老头,把地种得非常漂亮。为什么?他们手中的工具是现代化的装备,高、精、尖,又轻又巧。农产品是国际市场的6-9%,农村别墅、田间管理等各个方面设备都非常好,中央政府、地方政府都拿了大量的钱。这是一个特殊的“养老院”。大家现在没法学,学不起。或许杭州可以学,但是全国学不了。
 
   现在全国真正的城市化率也就是30%多。大家要充分认识装备现代化不是真正的现代化,武装到牙齿了,还是小农。这就像在原始森林抓到一只猴子,给它戴上耳麦,穿上衣服,它还是猴子,而不是宇航员。大家把农户武装到了牙齿,农具都搞上,但是他还是小农。在沿海发达地区,收入的80%不是来自农业,那他还是农民吗?250万农村人口,7900多元的人均收入,83.6%的非农收入,16.4%的农业收入,农业收入一年才1200多元。而杭州市每年的农村财政支出是20多亿元,平均每人800块钱,试想如果把这笔钱用到社会保障上,后果会是什么样子?
 
   如何理解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内涵?首先农村是以农业生产为主体,它姓农,不能姓城。现代化的生产方式,是创造剩余价值的生产方式,不是不能纳税的小农户。现在不收农民的税是完全英明的,因为它自给自足都不可能做到,还收什么税?社会主义新农村一个字都不能含糊,要有社会主义必须要有体面的保障,不能靠别人施舍。
 
   必须解决一个概念,未来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它的目标模式,是个什么样的社区?基本上应该是以农场主为主体。这个社区,就是这些年大家喊的小城镇。实际上,新农村就应该是标准意义上的小城镇。这个小城镇有多大?它必须满足最低的人口规模,必须能够使处理污水、环境保护的成本最低。否则像现在,一试点就上百个村,将来要搞多少个新农村?一个村一套污水处理装置,搞得起吗?这几年发行1500亿的国债,其中相当一部分都给了污水处理项目,但是多数污水处理厂在那里睡觉。为什么处理不起?是因为人口的空间结构,还达不到可以收上这个费来处理污水。未来的新农村的规模,有钱就小,没钱就大一点。按照全国看,新农村的居民点怎么也得5000左右人,少了很难维持。
 
   杭州现在660万人口,如果要达到真正的小康,靠农业收入得户均30亩地。现在户均顶多1.2亩,这样的话得走出去多少农民。城市化率得达到96%,现在是62%,还有一定的距离。如果要现代化,户均得60亩,98%的杭州人脱离农业,真正化农民为市民了。对很多人不能再叫农民了,因为现在都是兼业户了,真正的农民已经没有多少了。按照1998年的算法,人口不增加的话就剩43万农村人口,算算每一个村多少人?能搞多少?所以应该是把内涵搞清楚。
 
   三、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主战场
   首先,主战场要解决什么问题?因为要大量转移农民,使农民真正改变社会身份和分工角色,主战场在城市。大家这50年最大的战略错误,就是就地消化农民。对转化农民,大家有四道坎儿:第一道坎儿,“以粮为纲”,另外种什么都要割“资本主义的尾巴”,结果农民穷得不得了。第二道坎儿,虽然可以搞多种经营,但是前面加了一个帽子,叫做“离土不离乡”,结果村村点火,户户冒烟。大家的农业副业化,是从第二道坎儿搞起的。作为13亿人口的大国,农业不是创造利润的产业。第三道坎儿,是“小城镇、大战略”,就是说我在城里“率先化”,你们在农村“自己化”,意思是把乡镇企业集中到小城镇里面去。现在,全国估计有4万个左右的小城镇。如果小城镇能解决农民的就地消化问题,大家现在早就没有民工潮了。民工潮1.3亿之多,每天来了怎么走法?如果小城镇能一年解决100个,大家三年就没有民工潮了。事实上是小城镇进不去,中小城市也是呼啸而过,直奔大城市。像北京城现在300多万的农民工。这就反映了只有城市、大城市才能更好地就业。所以,“小城镇、大战略”不能解决问题。第四道坎儿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是一招活棋。现在干的,真正落实的,还是历年一号文件的内容。因为它是全国性的问题,必须解决就地消化农民的思想。不解决这个思想,50年就多生了好几亿。因为小农经济就是快生、多生的机器,保留小农经济就要多生,而且生男丁。农民要儿子绝不是思想落后,是他理智的选择。结果为了生儿子,带出两个孩子来,一年给中国生出个澳大利亚来。中国现在要发展,一年如果能消化新生的1200万不过是“零发展”,阴阳鱼的线不动;如果解决不了就业,这1200万就成了“负发展”。当然,这里面还有个投资和就业的问题,还有一个环境的问题。
 
   整个说起来,大家四道坎儿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结果农民越生越多。问题出在哪儿?不是农民不想出来,1.3亿的民工潮是新世纪农民伟大的创造,要改变社会身份。现在全国超过3个月在城里打工的农民工有1.5-1.8亿,但是他是飞鸟,进得来住不下。要让他成为城市居民,城市消化不了。为什么消化不了?因为有三座大山压着,那就是社会保障、义务教育和住宅,这叫“新三座大山”。如果不推翻这“新三座大山”,还是城乡分制,这个新农村就建不成,中国的现代化就要泡汤,甚至是负发展。所以说主战场在这儿。
 
   农村的问题要靠城市来解决,因为这些年不是大家农村落后、农业落后,而是城市落后、工业落后。如果把农村的剩余劳动力都给吸取了,就不会这样。所以必须要改变城市的结构,要把城市的体系、城乡一体化考虑好。杭州市区如何?杭州市的郊区如何?县、市如何?应该有统一的体系,把这660万人的体系应该协调好。在这样的背景下,杭州千万不要搞“省管县”,还是要坚持“市管县”,否则的话,大家这盘菜就炒不成了。大家改善过去“市管县”的缺点,这种“改善”是说应该把大家的县早就纳入市域,形成市县一体化的发展格局。否则的话,大家谁有本事就谁干,那结果肯定又是“窝里反”、窝里斗。那就形不成杭州的统一市场。要想真正使农民得到转化,城市体系得科学,要有开放式的结构,让人进得来、住得下。整个体系各搞一套行吗?如果财政上是“省管县”的,市里也就管“半顶乌纱帽”。现在是做规划的时候,“十一五”规划县里就不必做。现在这样层层做,而且指标体系都是国家级的体系,这样整个市域能搞得好吗?
 
   第二就是加速社会保障、教育、医疗的改革。杭州市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但是这个问题的根不在这儿,在全国统一的体制,光靠自己搞不行。全国的社会保障要早点到位,现在还在那里做账号。做账号不是社会保障,那叫商业保险,强制储蓄。真正的社会保障就是财政拿钱,纳入当前的财政预算。不要搞基金,光搞基金的人就干掉三分之一了。这个钱不够财政得其他开销一概免谈。孩子教育得钱不够,也是一概免谈。少搞一些大剧院之类的场所就全解决了。现在加上“土地换社保”,杭州搞社会保障可以轻轻松松。在杭州率先推翻“新三座大山”是没有问题的,让大家的天堂真正成为天堂。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当前访问 4156014 人次 | 联系大家 | 友情链接 | 访客留言 |本网站支撑的最佳浏览器:IE 8.0版本以上
亚洲城网页版 ca88 cc 版权所有 英文域名:www.zdpi.org.cn
浙 | 浙ICP备05019917号 技术支撑:杭州健源网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